从孔子、王阳明到曾国藩、马一浮(新)


中国文化发展至近代,能与阳明致良知、知行合一异曲同工的儒宗乃马浮老,其六艺、诗礼之说,精微雅正。
马一浮先生说“心之专直为志,言之精纯为诗,行之节为礼,德之和为乐。”
马浮老曰:“六艺之教,莫先于诗,莫急于礼。礼者,履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在心为德,行之为礼。故敦诗说礼,即是韬德履仁。”
现代新儒家贺麟评论说:“马(浮)先生兼有中国正统儒者所应具备之诗教、礼教、理学三种学养,可谓为代表传统中国文化的仅存的硕果。”
学诗学礼的传统记载于《论语》中的孔子教子,也是孔子日常教学的主体,这个传统是孔子继承的前代文化并发扬了它,这也是唯一贯穿中国人一生的教育。教育一词出于《孟子》,其主体是明晓人伦,而方法就是通过诗歌的方式通情达理,我们通常讲礼仪,而事实却是有仪而无礼,礼就是理,我们丧失这种教育已久,以致对人伦的核心把握也变得支离、模糊。
再读司马迁、班固之著述,明言六艺与五经、儒学与孔学之别,而这个别在历史上多处于两可,不可不慎。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犹禅宗与佛教之关联,庄子、司马马、班固等古贤皆折衷诸子百家于孔学,从于周公、六艺之典为儒,古贤亦多厘清儒学与孔学之别,而不从三教门庭之争。
程朱立四书,只是改换门庭的儒学,即然孔学可立于六艺,以七十子及四书之言而为孔学亦未必然,圣人之道一,然周孔之辨乃中国思想史上最大一关节,亦是经学与理学在中唐、北宋即古文八大家思想转变上的关键,代表人物为韩愈、欧阳修,此在近古因朱子官学之弊、门庭之争亦多处于两可,亦不可不慎。
学各有宗,道无两分。 六艺九种与经学、七略与四库之比较在当前中国文化思想史的重叙上当可多多著意生发。
幼儿教育(小学)用王阳明的话讲是使其行之,行中得知,即行知。大人(大学)的教育呢,教其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才不会妄行,即知行,但都是合一的。 小行可以带来小知,大行却不见的带来大知。小知不一定带来小行,大知一定可以带来大行。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此盖小知非真知,反亦诬为假,所以君子不易知也,岂人不易知,己亦不易知也。大行非常行,却易似不善,所以子不称善人为君子,人不亦知也,而己之良知岂能自蔽而不知乎? 庄之自由、孟之平等是为良知,而知行合一莫过六艺四科之旨。
时人论钱、熊二贤,余读钱氏书,见钱特重诗,思孟子言王者之迹熄而诗亡,仲尼作春秋,推及子曰兴诗立礼成乐之述,想仲尼以时圣之世,立于圣位经言,而后人或捧或屈,均以子待之也,岂知孔也,诸子本诸候卿士之师,所以古贤皆立三教九流于子,而孔不与焉,重经史以根干,子、集为枝叶。史本出于经之春秋类,诗礼乐三学为内,六艺有大小之分,为外显,诗后有春秋,诗史亦为显学,此史之大也,书后有礼,典章之大也,乐后有易,哲之大也,合近之考据、经世、义理三学,辞章为其形,上溯而合文学、政事、言语,德行为其旨,三学四科之论,余继曾氏、马氏之骐尾, 以此清议古贤时君,或可尽于一二。
儒今之知识人之谓也,在佛亦有儒释,各有学焉,与儒家、儒教有別。 古人多以圣、贤、君子、狂狷、小人辨人之学,言儒亦以通、大、俗分之,而不似近人三教、中西、儒家儒教之分。
古之学者为己,但求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故有此分。今之学术重知,故有此别。然其间演化之脉落已如刘兄所言,学术之分科便于传承,亦可沉潜味道,变化气质,穷其本源,归于一心,分科之义或可如是观,亦可大哉!(畅钟教授)
道以学术为形,学术以道为体,诚不可偏废。现在的国学教育为什么这么难建立,这是历史的遗留问题,现代教育学科是从中世纪的七艺发展而来,而中国在近古的八股与朱子官学早已偏离了孔门六艺的教育,而在清末的改革中,以读经书院教育外,全面采取西方学校教育,先日后美,而保留传统岂非梦呓,所以请诸贤对此历史当著意重估。
检讨历史即重视当下,癸卯学制的第二年,1905年的康有为等人上书废科举兼废书院是极不成熟的,1913的癸丑学制废读经与其立孔教是由直接关联的。 历史上读经即是经由癸卯学制订下的,弊端即以读经代书院,甚荒唐。癸丑学制废了读经,就像1990年代台湾不在把四书列为必读书后,读经进入民间运动期。
往前追溯,曾国藩对传统文化、教育转型是有设想的,然其于1872年第一批留美幼童外出后即早逝了。九年后的1881年因保守派的固执,留美幼童计划夭折,人员被招回,也宣告改良派的失败。1895年甲午战败后又盲目崇外,改革混乱无序,1905年的废科举兼废书院给近代中国的转型带来很大伤害,有人言其间接造成孙毛革命。
废科举之害大矣哉!西人十四五世纪学习中国之文官治理系统,国人则只重其流弊而不明其大用。当改而革之,甚憾!另,就科举之路而言,亦教化之一途焉。国之教统政统废矣!(畅钟教授)
 今日之高校文史哲犹受清学之影响,从西方学术的角度看清学成就很大,任公有清学是中国的文艺复兴的美赞,这些和大众的认知出入不小,所以姚、钱多选,湘乡站在文明传承的角度而不仅为一代之学术,所以虽也选清人作品,但量不过。湘乡增补经世为清学(国学)四学,却远追四科,诚巨眼也。唐以来古贤者多重古文,原不以门庭、时学为意。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父师教育体系
47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