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棋书画剑,诗歌茶酒花-----花与禅

花道追求的境界就是“天、地、人”的统一,它清淡、恬雅而有富有禅意的气质与佛教修行清心寡欲的观念不谋而合。而佛经中也有许多关于花的典故。


  《方广大庄严经》卷三中说:“ 释迦摩尼佛诞生时现三十二种瑞相。一者一切大树含花将发。二者诸池沼中优钵罗花。拘物头华。波头摩华。芬陀利华。皆悉含蕊。三者诸小华丛吐而未舒。”即道出花中清静无为、无欲无贪、坦然自在的悟性与佛性。


  宋·释普济《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

  佛祖云:“正法眼藏,涅椠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真正的超然顿悟,勿需语言赘述而了然于胸。这里用“拈花微笑”也正是因为花具有静谧、协和、美好的无言心态,能给人带来纯净无染、豁然超脱的无量欢喜。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大自然中万物都被赋予了生命的内涵。花开花落间亦能体会人生无常,极尽繁华不过一捧细沙。凡间千姿百态不过是梦幻泡影,因缘聚会而起,随缘而散。

  

 


  《解脱道论》第五中提到:“是故世尊告诸比丘,如是比丘。于郁波罗池花、分陀利池花、若郁波罗花、波头摩花、分陀利花。水生水增长,从水起住水中,从根至首以令水满其中。如是比丘,此身以无喜乐令满润泽,以无喜之乐遍满身心,于是如郁多罗波头摩分陀利花从水而起。如是入第三禅。”

  由此可知,花由根至身,栽于水中供养,昼夜焚香熏陶,无喜乐之烦忧,明心见性,修得圆满。

  

 


  佛经中说:“旃檀多香,青莲芳花。虽曰是真,不如戒香。华香气微,不可谓真。持戒之香,到天殊胜。”

  奇花异草之香,纵然香氛袭人,亦不如修行人摒弃俗念,涤除尘世的污垢,从而形成的“戒香”。具足清静戒,施行诸善法,能解世间缚,诸恶常远离。

  


  《修行本起经》、《魏书·释老志》、《佛国记》中都有许多“以佛供花”的记载,《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中说到用香花供佛,能获得十种功德:“一者:处世如花;二者:身无臭秽;三者:福香戒香,遍诸方所;四者:随所生处,鼻根不坏;五者:超胜世间,为众归仰;六者:身常香洁;七者:爱乐正法,受持读诵;八者:具大福报;九者:命终生天;十者:速证涅槃。”

  花因芬芳娇媚,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故被善众虔诚供佛。《佛说阿弥陀经》中有云:“其土众生,常以清旦。各以衣祴,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因此,佛殿中常以花皿盛载鲜花供奉,即便是简单的瓶供,也要配合清虚、淡雅的布局,以衬托佛堂静观、庄严之气氛。

 

  杉浦康益花系列陶艺作品,或花团锦簇,或含苞待放。都有一种静谧的禅意之美。以花为题,加之陶瓷的质感,刚柔并济,烘托出艺术家巧手雕琢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灵感。在他的作品中无处不体现了一种禅者的心性。

  俗话说:匠人“易得”,匠心“难求”,匠人追求的不但是手艺的娴熟,对品质的精益求精,更高层次的向往是往美学高峰的攀岩。在每一步锤炼、打磨、切削的过程中,都是与艺术品的心与心的对话。一个凝结作者心意的作品不但能够传神,更能够与观赏者通心。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代文化
6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