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南师讲故事:成吉思汗与丘长春真人

西游记》是有两部书,除了一部小说以外,还有真正一部《西游记》,这个《西游记》是道家的书,不是小说啊。那是元朝开始,道教一位得道的所谓龙门派的神仙道人丘长春,到新疆以外跟成吉思汗见面,成吉思汗派人来请这位有道的得道的丘长春真人,在北印度的边境见面。那么跟着丘长春真人去的弟子们,一路上的记载,由山东动身,一路经过北平、到甘肃、出新疆、经过蒙古、经过沙漠,一直追成吉思汗的大军,一直追到了印度的、北印度的边境,他们才见面。因此啊,这个记载也叫做《西游记》,这些都是很好的文化里头的、古代的,研究地理、研究宗教史、研究文化史的发展,研究一个战乱时代,一个大宗教家、教育家影响了多大一个时代。

 

尤其像丘长春当时在山东,可以说不是属于宋朝的人,那是属金国的统治,那么成吉思汗元朝那个时候开始力量还达不到山东,山东这一面是金国,长江以南是南宋,西北方面还有夏国,都是国家。这个成吉思汗听说这个丘长春(是)有道之士,非要请他去,要想皈依他,学神仙之道。那么就派大使通过了夏,那个时候叫西夏,再(通过)外交关系到金国请丘长春,到西北见面。那么那个时候南宋也请丘长春到南方来,他不来,到处(都请他,)西夏也请他不去,至于那个时候统治了占据山东的金国请他也不去;一接到成吉思汗的邀请函,马上答应要去。一班弟子们大家都哗然,很奇怪!这要通过经过两三个战场,多困难!为什么要到、看这个一个蒙古人成吉思汗?南宋各地的政府请你去,马上做国师的,不去。他说“非你们所知啊”,你们不了解。他就看到未来的大势,成吉思汗会统一了世界、统一了当时的中国,他就有神通早知道了。

 

那像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命财产不晓得要死多少,他非要去不可。所以跟成吉思汗俩一见面,成吉思汗向他求道,他说这个道啊你不需要问,你只要学到仁义之道,少杀人就是道。成吉思汗很佩服他的话,拜他为师,就告诉他万一将来我统一了金国,乃至统一了整个的中国,他说师父啊,你有什么要求?他说我有个要求,你啊现在给我俩定了契约。所谓丹书铁券,古代那个契约,皇帝、一块铁上面烫了字,打成两半,两个拼拢来就是一块文字,丹书契约、铁券,像我们要签字的,以后万一你的部队打到中国,统一中国了,(只)要(是)我丘长春的这个教门(所以后来叫作龙门派的道教,北派的道教),只要门口贴是龙门派丘长春的弟子,统统不杀。成吉思汗说:就是这样办!我们定了契约!

 

所以后来忽必烈统一中国,乃至元朝的部队、蒙古的部队,打到中国来,北方从山东、好几省,所有老百姓的门口都贴了道家的标记、龙门派的标记,这些蒙古骑兵一看到,把马头一拉就走了。你说他这么一做啊,保存了多少生命财产!这个都是我们所谓修道、研究文化教育的人值得效法的、值得注意的地方。一个成就人的力量,这才叫作度人、救世救人。他眼光早就看到。

 

非常奇怪的,这个成吉思汗后来在西进的路上,他(丘长春)已经回来在北京了(所谓北平,过去也称北京),所以北平有个道家的丛林大庙子叫白云观,那就是元朝专为丘长春修的,很大,道家的丛林。佛家和尚也可以去挂单的,这个道家的、道教的人到佛家挂单,佛家到(道教挂单),两方面都可以互相挂单。那么专为丘长春修的、盖的。等到成吉思汗在西北一死的时候,丘长春正在洗澡,忽然感觉到不对,仰头一看天,他马上很快洗完澡出来,叫徒弟拿衣服来换,徒弟知道很奇怪,什么意思啊?他说那一个人他也走了,我也要走了,就是成吉思汗死了,他也马上打起盘坐也就死了。像这一类的故事啊非常奇妙,很有意思的故事,这都是我们历史上有名的记载。可惜大家因为读书不多啊,这些好的地方,在正史上啊,古代的历史都是儒家做的,把这些重点都拿掉了。

 

这是我们讲到玄奘法师引出了《西游记》,因提到《西游记》而讲到道家的真正有一本书叫《长春真人西游记》,因讲到真正的《西游记》,而牵扯到丘长春、成吉思汗这个历史的故事,附带的文章。

 

《唯识与中观》

 

-----------------------------------------

 


我们研究的这个《参同契》,是采用清代朱云阳道士所注的版本,尊重他一点可以称他为真人。我们认为在所有的《参同契》注解中,他的最正统。朱道士是道家北宗龙门派的传人。龙门派在道教里是元朝以后开始的,创派的祖师就是跟成吉思汗非常要好的道士丘处机,又名丘长春真人。丘长春真人有一本书叫《西游记》,不是孙悟空那个《西游记》,这一段故事在我们历史上也很特别。中国文化史上有两个特别事件,一个是在南北朝时,为了争取一个外国学者法师鸠摩罗什到中国来,派了几十万大军消灭西域两个国家。这个历史是外国所没有的。

 

另一个就在元朝成吉思汗西征,打到印度时,他得知中国山东有一个有道的道人丘长春,就派大使到山东把丘长春请到印度边境上见面。所以丘长春由山东到北京,由北京到新疆,一直到了天山南面跟成吉思汗见面。成吉思汗要拜他为师求道,丘长春告诉他少杀人,将来自然一统天下。丘长春早就知道,中国免不了一场灾难,所以与他约定,万一你打到中国来的时候,不要杀人。成吉思汗答应了,所以给他铜符铁券,就是两个人定了契约,两块铁上面盖了印。后来蒙古人打到中国北方的时候,每家门口只要有这个符牌一贴,元朝兵就不进来,保存了多少人的生命财产。这个在历史上也是一段奇迹。

 

现在北京的白云观,是有名的道教丛林,就属北宗龙门派,这一派是出名的绝对清修派。南宗修道的人,许多道士是有家庭、有太太有孩子的。后世道教里的道士,也大部分是北派丘长春的传承。我们手边拿的这本《参同契》,是朱云阳注解的,他就是北派的巨子,不过他也通南派的各种修法。他的注解实在很好,那是正统道家修炼神仙的学理,我劝大家自己多看才好。

 

《我说参同契》

 

--------------------------------------

 

丘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这都是他师父王重阳真人为他取的名字。他是山东登州栖霞县的人,当金熙宗大定七年间,他方十九岁,居昆嵛山修道,而遇王重阳,便依之称弟子。重阳当时赠以诗曰:“细密金麟戏碧流,能寻香饵食吞钩。被予缓缓收纶线,拽入蓬莱永自由。”对于他的器重,由此可见。他追随依止于重阳,不过四年,重阳便即坐化。临殁吩咐他听学于马丹阳,他便随马丹阳、谭长生、刘长生等四人,护重阳灵柩,归葬终南山下,并且随丹阳等庐墓三年,极尽师弟之礼。后来他便独居于磻溪、龙门七年,专志修道,备尝难苦。后世道教的龙门派,俗称北派的,就宗于他修道于龙门而定名。他在这几年中,对于修道的心得,随时作成诗歌,因此流传开去,声誉便逐渐隆盛起来。因金朝的京兆统军夹谷公礼请,遂还归终南,弘扬全真道。金世宗二十八年,召请入见。世宗向他求道,他便先说延生保命之要,次及持盈守成之难。又说:

 

富贵骄淫,人情所常。当兢兢业业,以自防尔。诚能久而行之,去仙道不远。谲诡幻怪,非所闻也。

 

金世宗对于他,非常重视。先安置他在万宁宫之西,一年之中,屡次召见。他急急请求还山,到了是年八月,才放他还终南山。赐钱十万,他都辞而不受。二十九年,世宗死后,他便于章宗明昌元年(公元一一九○年)回到故乡栖霞,大修道观,安置徒众。当南宋宁宗嘉定十二年,金宣宗兴定三年(公元一二一九年)的时期,他住在莱州的昊天观。那时山东大部分的地方,都被南宋收复。宁宗久闻他的道望,便遣使召请南行,而且命令大帅彭义斌派兵保卫起行,他都辞谢不去。地方官怪而问他的原因,他便说:“吾之出处,非若辈所可知。他日恐不能留耳。”到了那年的五月,成吉思汗在西征的途中,从奈蛮国遣近臣札八儿、刘仲禄,远涉间关险阻,到山东来请他西去。

 

刘仲禄奉命为请师的专使,其初一路行来,还不知道丘长春在山东哪里,本来想带兵五千,专来迎请。后来经过金朝西北驻军和边臣的劝告说:正当两国议和,恐怕金人惊扰。才只带蒙古亲兵二十人,一路探访,来到登州。丘长春却一反常态,立即接受了成吉思汗的邀请。选弟子中可以从行的,共计十八人,便于(公元一二二○年)二月北行到了燕京行省(北京)。他所经过的地方,大家争求他的文笔诗颂,只要有此一纸,就可免了元兵的杀戮。后来元朝用兵中国,人们都求丘长春全真道的庇护,犹如清末时期,国人求庇于外国教士一样,真是历史上一件异事。

 

丘长春到了燕京的时候,成吉思汗的西征行程,已经更加辽远。据《辍耕录》等的记载,他便进表陈情,奏请不去。到了十月间,成吉思汗在邻近印度的边境,遣使奉诏回邀西去,他由此便不辞险阻,远涉沙漠,追随成吉思汗的西征路线,历时四年,经数十国,行万有余里,《元史》称其:“蹀血战场,避寇绝城,绝粮沙漠。”于公元一二二二年,到达邪迷思干城。再过铁门关。才在雪山之阳,与成吉思汗见面。居住一年以后,他自北印度的边境返国,成吉思汗派骑兵数千,护送他回燕京。改天长观为长春宫。又敕修白云观,合而为一。并以万岁山、太液池赐之,改名为万安宫。

 

在我们的历史上,当六朝的时期,前秦苻坚为了迎接高僧鸠摩罗什东来,专为他发兵七万征服龟兹国,才得到了罗什大师。后秦王姚兴,而且又为了大师,于弘始三年(公元四○一年)派兵灭了后凉,他才到了长安。在此以前,苻坚为了争取道安法师,及习凿齿等学者,也不惜用兵十万,进攻襄阳,硬把他们俘去。历史上为了一位学者大师,至于兵戎相劫,而且还因此攻城灭国,实在为千古稀有的事。但是那是为了争取另一外国的学者大师到中国来传法的举动。至于唐代玄奘法师,为了求法,在交通阻塞的当时,单人渡戈壁沙漠等地的险阻,远到印度去留学十八年,声名洋溢中外,功业长留人世,这也是一件永为世人崇拜的事实。可是人们却遗忘了当成吉思汗武功鼎盛的时期,他远自印度边境,也为了一位学者道士,派兵东来中国,迎接丘长春。而且更忽略了丘长春的先见之明,他不辞艰苦地到了雪山以南,是为得预先布置,保持民族国家文化的传统。这是多么可歌可泣,而且含有无限悲愤的历史往事!因为他是一位道教的道士,便被自命儒家的历史学者们轻轻地一笔抹煞,无奈不可乎!

 

翻开历史的记载,自秦皇、汉武,海上求仙以来,并唐、宋的帝王,误于神仙方术者,屡见不鲜。丘长春以全真道的大师,成吉思汗呼为神仙而不名,而且经过如此艰难的请去,他应当传些长生不老,修成神仙的法术了。事实上,并不如此。他教给成吉思汗的,却都是中国正统学术,儒、道两家忠孝仁义的话。尤其谆谆劝其戒杀而治天下。这比三国时期于吉、左慈等方士之流,想以方技动人的,就不知高明到多少倍了。《元史·释老传》载:

 

太祖时方西征,日事攻战。处机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杀人。及问为治之方,则对以敬天爱民为本。问长生久视之道,则告以清心寡欲为要。太祖深契其言,曰:天锡仙翁,以悟朕志,命左右书之,且以训诸子焉。于是锡之虎符,副以玺书。不斥其名,惟曰神仙。

 

同时,丘长春又把握许多机会,对于成吉思汗,加以机会感化。如本传载:

 

一日雷震。太祖以问处机。对曰:雷,天威也。人罪奠大于不孝,不孝则不顺乎天,故天威震动而震之。似闻境内不孝者多,陛下宜明天威,以导有众。太祖从之。岁癸未,太祖大猎于东山,马踣。处机请曰:天道好生,陛下春秋高,数畋猎,非宜。太祖为罢猎者久之。

 

成吉思汗既赐给丘长春以虎符玺书,在过去中国帝王的习惯上,便算是等于列土封侯的荣宠。在某种情形之下,他凭这些东西,就可以便宜行事的。丘长春以间关万里之行,换得虎符玺书而归,不但为道家文化,增长声威。而且他们师徒,还凭此服务战地救了许多自己国民的生命,不使死于元兵的凶残淫掠之下,这更是值得大书而特书的一件事,如《元史·释老传》载:

 

时国兵(元兵)践蹂中原,河南北尤甚。民罗俘戮,无所逃命。处机还燕,使其徒持牒,招求于战伐之余。由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与滨死而得更生者,毋虑二三万人。中州人至今称道之。

 

后来忽必烈统一中国的时期,其徒尹志平等,世奉玺书,袭掌其教。其余的门人,分符领节,各据一方,执掌他的教化,也庇护了多少国民的生命财产。而且到了元武宗至大三年(公元一三一○年)还加赐金印。当国家有难,受异族统治之下,一个新兴的道教宗派,做了许多保存民族命脉的工作,追怀千古,实在应当稽首无量。

 

整理自《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南怀瑾老师智慧
48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