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朱祁镇太神了,当着人质却把绑匪忽悠成了粉丝

明朝有很多有特色的皇帝,比如朱元璋的狠,朱棣的霸气,朱厚照的顽劣、嘉靖皇帝的心机。今天脑洞老师要说一个最有气质的皇帝,这位皇帝就是明朝的第六位皇帝朱祁镇


这位仁兄参加工作很早,九岁就顶了父亲的岗当了皇帝。到了二十三那年,青春年少,热血沸腾,又听了身边一个掉了把的家伙
王振的动员,带了二十万大军想去扫平瓦刺,结果大败,酿成“土木堡之变”。明朝损失惨重,朱祁镇被瓦刺俘虏。

好了,我们今天就从他被抓那一刻说起。

当时
土木堡外喊杀连天,明兵明将纷纷倒下。当时明军也没有让领导先走的觉悟跟条件。所以朱祁镇坐的车子就被瓦剌兵追上了。这时,朱祁镇从车子上走下来,盘腿坐着,面对南方,十分淡定,很有一种泰山崩于前,压死我算了的感觉。


当时,他确实是死的心都有了。本想立点军功向列祖列宗炫耀一下,结束把老本都搭上了。明朝自建国,哪遇上这倒霉事啊。

可是,就是这样反而救了他,他要是大呼小叫,一路小跑地说:别杀我别杀我,我是皇帝。可能瓦刺兵上来一刀就砍死了,反正也听不懂。他这一坐,搞得跟高僧似的,穿的又高大上,瓦刺兵不好下手了,觉得肯定有来头,所以绑起来就走。

这下真的是捡到宝了。

很快,
朱祁镇被带到了一位瓦剌高级军官的面前。

这个军官一看这俘虏挺有气质的,不像别的俘虏垂头丧气,就问你什么来头啊,交待下。结果对方来了一个反问句:“你是也先不,你是伯颜帖木儿不,你是赛刊王不?”

介绍一下,也先是瓦刺的太师,掌实权的,伯颜帖木儿是也先的弟弟,赛刊王也是瓦刺高官。这三位就是瓦刺三巨头。

意思是,你是这三位其一吗?不是的话,别跟我说话,我想静静。


巧了,这位正是三号人物赛刊王。

这牛大了,一上来就点了三个硬菜。赛刊王赶紧叫明朝俘虏来认,终于知道这位主就是明朝的皇帝。

发达了!发达了!瓦刺三巨头马上聚集开会,商议中大奖的处理工作。有人建议杀了,毕竟
朱元璋朱棣们对瓦刺下手太狠了。现在他的后代落到咱们手里,能让他痛快嘛。但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朱祁镇。这里面,以瓦刺二号伯颜帖木儿最为支持。


于是,伯颜帖木儿就成了
朱祁镇的看护人,可看着看着,伯颜帖木儿竟然对朱祁镇服服贴贴,具体过程不详,所以也不知道朱祁镇这位人质是怎么把绑匪忽悠成粉丝的。反正伯颜帖木儿一有空就找朱祁镇喝酒谈人生谈理想,对朱祁镇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然,这只是老二的想法,老大也先有他自己的安排。

在也先看来,
朱祁镇就是一个奇货可居的肉票,拿着他自然可以敲诈大批的财物,所以在伯颜帖木儿跟朱祁镇聊天的时候,也先就跑去联系人质家属。还真灵,明朝马上送了一批钱财过来。这其中有一大部分是朱祁镇的老婆钱皇后送来的。

钱皇后跟
朱祁镇的感情非常好,听说老公还活着,马上把自己的金银手饰都送了过来。也先照单全收,就是不放人。

开玩笑,这世界上有几个绑匪能绑到皇上啊?这简直就是万能摇钱树嘛。使劲摇,拼命摇。

摇着摇着,不掉钱了。为啥呢?原来明朝宣布
朱祁镇被提前退休。在明朝大臣于谦的主导下,明朝起用了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当皇帝。

皇帝很值钱,太上皇就不值钱了,不但不值钱,还是负资产,毕竟天天要供他吃,供他穿,还搭进去一个二把手天天陪他聊天。

不划算不划算,干脆弄死算了。为了弄死一个人质。绑匪也先费尽了心思。先是用剑砍,结果剑断了,把
朱祁镇扔水里,结果人家自带救生圈,浮起来了。又比如他半夜想杀死朱祁镇,结果一出门就打雷,把他的马劈死了。

了不得,
朱祁镇果然是有主角光环加持的,所以也先也就先歇菜了。

后来,也先实在不甘心,就把
朱祁镇带出来到处去赚明朝的城门,说你们皇帝在我们手上,开不开门,不开门就弄死他。

可是,为人进出的门紧闭着,为狗进出的洞也紧闭的。

也先又想了一个招,说要把妹子嫁给
朱祁镇,然后带着朱祁镇去南京搞伪政府。朱祁镇说我现在当着阶下囚,那敢娶你妹妹啊,等我回了京城,我一定迎娶他。

也先一想,是不是嫌自己的妹子太丑啊,出去看了看妹子,觉得有道理,又选了六个美女送过去。
朱祁镇又是一句:感谢感谢,等我回到北京,这六位也一并纳了。


得,油盐不进,就这么着吧。朱祁镇在瓦刺不急不躁,真的当成北狩了。也先都要给朱祁镇跪下了。

而明朝那边终于决定把他迎回去了。其实也先早就想请走这尊只吃饭不挣钱的人质。只是明朝那边不想接收,道理你懂的。明朝已经有新皇帝了,再接回去,怎么安排?

还是于谦跟新皇帝朱祁钰谈妥了,接回来归接回来,但朱祁钰的地位不变。


于是,经过谈判,也先送走了朱祁镇。也先是相当高兴啊,终于送走这尊神了。

也有依依不舍的,比如二杠头伯颜帖木儿。一听
朱祁镇要回去,他支持,但提了一个条件:回去后,朱祁钰必须把皇位还给朱祁镇。

这档子事情,普天之下,也就这位兄弟替
朱祁镇想着。别的人根本不敢想。

当然,这也不太可能啦,
朱祁镇也不指望了,能回家就行。送别那天,伯颜帖木儿一送就是送了千里,到了边境才哇哇哭了一通后才回去。

这一别,确是永别。四年后,伯颜帖木儿死于内部争斗,而
朱祁镇在北京一个小院子里过着囚禁的生活。

伯颜帖木儿刚走,又有一个人打马急奔而来。一看,是一个露着憨笑的瓦刺大将。他举起手中的一只猎物:“我刚打到了一只獐子。你要走,就送你当礼物吧。”

粉丝真多!

带着獐子,
朱祁镇回到了北京。


一回去就被弟弟尊为太上皇,然后关进了一座小院,开始了七年的囚徒生涯,直到下一个明朝皇室的重大事件:夺门之变发生。

订阅脑洞历史观,我们以后再聊这个。

头条号 / 脑洞历史观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宋明故事
30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