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缮--残缺中恪守美的向往

金缮师·唐潔简介

    唐潔原名瞿汕,宁德古田人。师承文物修复专家张兆祥老师( <中国瓷器三千年> <中国文物大典2>编撰人);文物修复专家叶剑飞老师。  是最具创意的金缮修复师,是第一个将石雕工艺与金缮修复工艺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创作了3D立体金缮;立体浮雕金缮;阴刻金缮以及雕花金缮等作品。精湛的技艺与独树一帜的创新精神唐潔的作品大受欢迎,引领了最新的金缮潮流。唐潔说:’刚开始做金缮纯是因为惜物爱物之心,后来便爱上了这种尽善尽美的传统工艺,她说最开心的莫过于一件件残器在自己的手中涅槃重获新生。唐潔希望金缮这门手艺可以在我们这代人的手中发扬光大,所以应广大金缮爱好者的要求开办了金缮学堂。

唐潔·窑渣处堆漆3D立体浮雕


金缮的本意在于面对不完美的事物用一种近乎完美的手段来对待。虽然用金不是太多,但是金代表一种姿态,一种态度,用世上最贵重的物质来面对缺陷,精心修缮,面对缺陷不去试图掩盖,欲盖弥彰,坦然的接受生命中的这份不完美,在无常的世界中恪守心中那份对美的向往。化残缺为美,在不完美中追求完美,由此获得升华,反而超越原有的层面,达到更高的境界。


唐潔·立体浮雕祥云

金缮是一种用漆艺修复瓷器的艺术,在中国古代有一种叫做“漆修”的行当,像流传到今天的传世古琴,几乎都在历史上屡次用漆修缮过。古代的漆器、木器、砚台等皆可以用漆来修缮。天然的树漆在我国的应用历史非常悠久,2013年在浙江发掘出迄今已有八千余年历史的漆弓残件。漆很坚固、很稳定,是一种黏性极强的物质,有很好的可塑性。瓷器非常光滑,一般物质很难在其表面附着。法门寺地宫中藏有一只秘色瓷碗,碗的外壁用漆艺中金银平脱工艺装饰,一千多年了,生漆还是牢牢地附着在上面,以此可见生漆的黏度和牢度。法门寺的这件秘色瓷金银平脱碗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件和漆结合的瓷器。


唐潔·立体浮雕水滴流


据目前的资料考证,金缮最早出现在日本,日本江户时代的伊藤东涯所著《蚂蝗绊茶瓯记》中记载,中国南宋的一件龙泉窑茶碗传到日本以后,一直被当做国宝珍藏。室町时代时,幕府将军足利义政得到了这只碗,他非常喜欢,奉为珍宝。但有一次,这件备受珍爱的瓷器还是摔裂了,足利义政很痛心,但当时全日本再也找不出第二只这样的茶碗,所以他将目光投向了中国。中国当时和日本之间有被称为“勘和贸易”的,由政府主导的商业往来,所以足利将军派遣使者跟随商队一同来到中国,他希望使者们能在中国本土找到这样的一只碗。可是当时已经距离宋代很久远了,使者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找到相似的茶碗,无奈之下,只好听从中国方面的建议,请工匠将碗锔起来,带回日本,因为锔钉形状像蚂蝗,所以日本人称这只碗为“蚂蝗绊”,现存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因为足利将军不满意这样的修复方式,于是日本的工匠们开始琢磨金缮这种修复工艺,希望既可以将瓷器修复完整,满足其实用功能,同时兼顾审美趣味,这是金缮工艺在日本的起源。


金缮是用生漆作为黏合剂和塑形剂将破损的瓷片修复完整,最后在破损部位表面贴金装饰的工艺。相对于另一种传统瓷器修复技术锔瓷而言,金缮因为不在瓷器上打孔钻眼,对器物的破坏最小。现代文物修复公认有三大原则:可识别、可逆转、最小介入,金缮作为一种修复方式最能体现此三大原则的要求。欧美不少博物馆里的瓷器是经过金缮工艺修复之后再陈设出来的。金缮最后会使用黄金来装饰修复的部位,日本人用黄金的本意在于面对不完美的事物用一种完美的手段来对待。虽然用金不是太多,但是金代表一种姿态、一种态度,用世上最贵重的物质来弥补缺陷。这里边反映出日本人的文化心理,这样一种美学现象背后自然有其哲学基础。

“侘寂”是日本美学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侘寂”描绘的是残缺之美,接受无可避免的情况,完整的瓷器不慎损坏,刚才还好好的“完美之物”瞬间瓦解,变成一堆残损的碎片,这是“非美”的,或者说是“丑陋”的。但“美是可以从丑之中引诱出来的……美是发生在我们与事物之间的动态事件,只要有适当的环境、脉络或者观点,美就能自然萌发。因此,美就是一种意识的转变状态,一种诗意与优雅的特殊时刻。”(李欧纳·科仁)金缮正是基于此思想基础的实践,其哲学基础正是日本文化中这种对残缺美的崇拜。



唐潔·纹饰雕花


用金来装饰残缺除了残缺崇拜这种形而上的意义以外,单就金色本身的视觉效果而言,几乎没有第二种材料可以取而代之。金色可以和几乎所有的颜色搭配,而这种搭配不是为了和其他颜色“顺色”,而是为了恰恰好地、刻意地保持距离感。



金缮作为一种修复手段是最近才开始进入国人的视野的,又在很短的时间迅速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关注。这几年茶道开始在国内兴起,承袭中国唐宋饮茶方式的日本茶道很自然地成为我们学习、效仿的对象。许多日本茶道具流入中国,其中不乏相当数量的、用金缮修复的物件,所以金缮在国内有一定的受众基础。金缮工艺所使用材料的天然属性使得工艺本身无毒,没有化学物质,所以用其修复的瓷器,比如餐具、茶杯、茶壶等就不用担心修复后的使用安全问题。今天的社会审美多元化,金缮所表现出来的“不确定”、“独一性”等无常之美颇具现代审美意味,许多年轻人喜欢用金缮修复的器物正是基于此。不过对于更广范围的大众而言,破碎的器物再次被修复,而且修复过的器物有一种别致的美感,这样的情形太有戏剧性,也超出了以往的认知。

金缮不仅仅是修复  而是器物的涅磐新生

作品欣赏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