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读纳兰词

说起词,大多数人都会想到宋词,宋词里首先想到的大都是“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的李清照,然而,在南唐后主遗风的清代第一才子纳兰性德的几首词也是让人印象深刻。

纳兰性德,生于清顺治十一年(1655),正黄旗人,喜欢看清代电视剧的人应该知道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明珠,性德是明珠的儿子,你要是还不知道的话,那么我再说一句《七剑下天山》,只怕你已经点头微笑了,是的,就是他。

纳兰最为有名的一首,只怕大家都耳熟能详,就是那首木兰花,太多人都喜欢这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说纳兰,必先要写上这一首

《木兰花》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怎样的问懵了苍生,勘透了世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接下来总会感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这首浣溪沙应该是纳兰怀念妻子时所作。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深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是怎样的一种失去后才感到销魂蚀骨的寻常!

《如梦令》

正是辘轳金井,满砌落花红冷,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说到一相逢,秦少游《鹊桥仙》里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只怕是词中最广为人知的了,纳兰的这首一相逢却又是一种风格,当时我与你满砌落花红冷,眼波心事难定的在左岸一相逢,如今却只落得我一个人从此簟纹灯影的忧郁惆怅。某人,你懂的···

《浣溪沙》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边。想看好处却无言。

纳兰词中有好几首是自叹多情的,这首浣溪沙是其中之一

《山花子》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最喜欢这句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早知人到情多情转薄,真正是如今悔多情!

《摊破浣溪沙》

一霎灯前醉不醒,恨如春梦畏分明。澹月澹云窗外雨,一声声。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听鹧鸪啼遍了,短长亭。

这首应该是山花子的延续,都是自怜自伤的哀词。无论是悔还是不,总是免不了多情带来的困扰,是的,真的要不多情···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总觉得纳兰词中太多哀愁,要是用今天的说法形容他,我觉得他的词有点小资的色彩,我是人间惆怅客,断肠声里忆平生。看的出来他的心里是多么的不快活!在尘世里翻滚的人们,谁不是心带惆怅的红尘过客?

《采桑子 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漂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好一个冷处偏佳,别有根芽。只有精神至清至洁如纳兰,才能咏出这样意境空灵,格调高远的词。

《采桑子》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不管是清醒还是沉醉,一个人,始终忘不掉,“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如相逢在梦中。”伤心···

《南乡子 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屏障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兼鸟)(兼鸟)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这是一首悼亡词,是纳兰怀念亡妇卢氏所作,卢氏,康熙十六年五月去世,纳兰总觉得对她有所亏欠,所以才有只向从前悔薄情的一句,在没读过纳兰词的时候,我总觉得苏轼的《江城子》是一首无人可出其之右的绝美的悼亡词了,可是在读到这句一片伤心画不成时,总是心疼到失声,碧落两茫茫,从此人间天上,是一种怎样的哀怨···

《忆江南 宿双林禅院有感》

1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吹那堪听。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2挑灯坐,坐久忆年时。薄雾笼花娇欲泣,夜深微月下杨枝。催道太眠迟。

憔悴去,此恨有谁知?天上人间俱怅望,经声佛火两凄迷。未梦已先疑。

爱人离去了,心字已成灰,枯坐长忆,你我曾经的快乐,情在不能醒。未梦已先疑···

《减字木兰花》

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银汉难通,稳耐风波愿始从。

碧落茫茫,是人间天上,对你的诺言千年不变,即使银汉难通,也要等到稳耐风波愿始从的那一天···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只有纳兰容若,才有“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的一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优诗妙词
4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