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各种谐音隐义、经典对联

红楼梦》中人物众多,形形色色,层层叠叠,关系复杂。曹雪芹对于塑造这些人物倾注了大量心血,就连起名也颇费了一番心思,紧扣书的主题,与内容协调一致,也与人物形象和情节发展相协调。曹雪芹起名很注意人物的性格化,用字奇,字面广,有的用的是鸟名,有的是花名,有的是宝珠玉器的名字,丰富多彩,富贵高雅。许多人物的名或字,或几个人的名字合起来,都是大有深意的。有的暗示了人物的命运,有的则是对情节发展的某种隐喻,有的概括了人物性格的某些特点,有的是对人物行事为人的绝妙讽刺,有的是人物故事的某种暗示等等。


曹雪芹是采用由远至近来触及和展开四大家族故事的,首先写了甄士隐、贾雨村、冷子兴等,从而交代了本书是“真事隐,假语存”,并以此提醒读者注意。


四大家族的故事一开始是通过甄士隐贾雨村冷子兴刘姥姥由远及近,从外到里去讲述的,不管贾家还是江南的甄家,这四个人讲述的故事都是“真(甄)假(贾)难(《广韵》:冷,难,音相近,可相通。)(冷)留(刘)”,意味着四大家族一败涂地的悲惨下场。

书中的主要人物是宝玉、黛玉、宝钗和妙玉,他们之间关系的复杂也反映在了名字中。“钗”与“黛”都是封建社会大家闺秀的代称,宝玉的名字拆开,分别给了两个少女,组成了“宝钗”和“黛玉”,由此可见他们三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其间的纠葛也必定是紧密和变幻莫测,以致有了宝玉钟情于黛玉,却与宝钗联了姻的结局。妙玉也由一个“玉”字与宝玉相连,二人情投意合,性格上也具有许多相似之处,是宝玉的一面镜子。


对其他重要人物,作者主要使用了谐音来定名,这是大量的,并且“谐”得非常巧妙,足见作者的苦心妙思和驾驭文字的能力。

甄士隐,贾雨村:真事隐,假语存(假语村言)。


贾宝玉:“假宝玉”,具有反叛精神的“真顽石”。


妙玉:“庙”中之玉,表明了她的身份,原是出家人。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姐妹:谐音“原应叹息”,叹息她们短暂的青春年华。春天本来就很短暂,更何况分成了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就更短了。也有人认为是“原因探析”,探析封建社会衰败、灭亡的原因。


王熙凤:凤为雄性神鸟,喻意凤姐像个才干卓越、犀利锋快的男人。也谐音“枉是凤”,虽然才干出众,也免不了香消玉殒,一领草席裹尸丢旷野,女儿差点被卖的下场。


花袭人:花的姿色俱佳且香气迷人,却在背后给你温柔的一刀。也喻示了袭人是“戏”子(蒋玉函)的“人”。


秦可卿:亲可情,滥情,可和任何亲近的人发生奸情。但是仔细考察,事情可能并不这样简单,似乎里边还有其他隐情。


晴雯:晴天的云霞,只是“彩云易散”;也有说就是“情文”。


贾政:假正,愚腐,假正经,满嘴仁义道德的伪君子。


贾赦:假设,是说他在贾俯是个摆设,不被贾母看好。


贾蓉:蓉者,“容”也,“容”到了其妻与其父通奸、勾引小叔地步。


贾瑞,字天祥:瑞者,天欲赐福之喜兆也,但是前面加了个“贾(假)”字,意思就全反了,所以书中贾瑞第一个死了,接着群芳一个个香消玉陨,可见这是个假的喜兆,故称之为贾瑞。蔡元培认为贾瑞就是“假文天祥”,因为贾瑞正好字天祥,而文天祥刚好字宋瑞,所以蔡元培认为这个人物是用来讥讽那些投降满清的明朝人,暗指他们没骨气。


贾化,字时飞:假话,实非也。


贾链:假廉,假脸,是个不知廉耻的荒淫之徒。


贾敬:假静,他好静搬到郊外居住,作者讽刺他是假喜清静。


贾蔷:比起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贾家子弟,贾蔷稍微“强”点;“蔷薇花”也是爱情的象征,贾宝玉从龄官和贾蔷的爱情中明白了爱的真意。


薛蟠:“蟠”本义是“曲折、盘绕”,薛蟠字“文龙”,“蟠龙”是传说中八龙里最为凶恶的一个。


娇杏:侥幸,因回头多看雨村两眼后来成为雨村正室,何等侥幸。正是“偶因一回顾,便为人上人”。


冷子兴:强调一个“冷”字,书中把此人安排为“冷眼人”,作用非凡,不仅借他之口“演说荣国府”,使读者对后边展开的情节有所思想准备,而且很早就看出了豪门的破败之相,可见冷子兴的“冷眼”够厉害的。

四春的丫环分别是“抱琴、司棋、侍书、入画”:寓“琴棋书画”四艺,同时也暗喻她们主人的特点、爱好和艺术修养。


四大郡王(东平王、南安王、西宁王、北静王):比喻“东南西北,平安宁静”,是作者有意为当朝者粉饰太平、歌功颂德的一个假语。


秦钟:情种,与能儿偷情害死其父,也害死了自己,好一个情种。因其性格品貌很合贾宝玉的喜好,被贾宝玉引为知己。


鸳鸯:一个反喻的名字,鸳鸯鸟本来是成双成对的,是爱情的吉祥物,但是“鸳鸯女”却不能拥有自己的爱情,被贾赦逼死。


贾环:“贾环”即“坏”,此人确实够坏的。


紫鹃:紫是红过了头,固有“红得发紫”一说,红色是曹雪芹喜欢的颜色;杜鹃既是名花,又是善解人意的“亲人鸟”。综合上述特征为“紫鹃”,黛玉闺中益友。


孙绍祖:孙臊祖,给祖先丢人。本是靠贾俯的势力腾达,却恩将仇报,害死迎春。


夏金桂:下金龟,此名足见曹雪芹对这只河东狮的鄙视,是她直接害死了香菱。


平儿:瓶儿,摆设。


戴权:“大”也读dai,“戴权”即“大权”,专管买官卖官。


焦大:骄傲自大,依仗自己救过太爷的命,在新主子面前就骄傲自大,不服管束。


卜世仁:不是人,他亲外甥贾芸向他借银,非但不借,还肆加嘲笑。


甄英莲:真应怜,本生在官宦人家,却从小被拐卖,又被金桂害死,一生命运实在坎坷,让人可怜。


霍启:祸起,甄士隐的家仆,是他将小香菱走丢,彻底改变了香菱一生的命运。


封肃:又疯又俗,此人是甄士隐的岳丈,为人奸险小气,贪慕权贵。


冯渊:逢冤,为了英莲,被薛蟠活活打死,其冤深似海。


詹光、来升、吴新登、程日兴、单聘人:贾府门下的一帮酸腐清客和管事,分别谐音“沾光”、“来升(官)”、“无星戥”,“乘日兴”、“善骗人”。


书中写的四大家族也是用了谐音,贾、王、史、薛分别是假、亡、死、雪(雪不长久)。就连地名“青埂峰”,也可能就是“情根峰”。


《红楼梦》开篇不久,曹雪芹就绕了个弯子虚构了一个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的神话,让空空道人看到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多年的“石兄”的故事,那故事“朝代年纪,地舆邦国”都“失落无考”,也“毫不干涉时世”。这是雪芹先生为了躲避文字狱故意用“假语村言(贾雨村)”把“真事隐去(甄士隐)”。


《红楼梦》谐音地名

青埂峰:情根峰

仁清巷:人情巷

十里街:势力街

潇湘馆:消香馆

梨香院:离乡怨

蘅芜院:恨无缘

怡红院:遗红怨

风露茶:逢怒茶


再来看看红楼梦里的七幅经典对联,亦充满警示作用: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太虚幻境联


对联所言,把假当真,则真的便成了假的了;把没有的视为有的,有的也就成了没有的了。正如鲁迅在《集外集拾遣·〈绛洞花主〉小引》中所言:“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这副对联阐释了“假”“真”“有”“无”的哲理,似是对读者在读《红楼梦》时的一种提醒,切忌穿凿;同时,给人们认识和思考复杂的人生以深刻的启迪。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智通寺”门联


这副对联的特点是语浅而意深。所谓语浅,是指联中的两句话通俗易懂,明白如画。写的是因身后已有余财仍不罢休,直到碰得头破血流时才想到要回头,语意谁都可以理解。所谓意深,联中所指并不仅说说道理而已,它的深层意思在于:一是联中的“忘缩手”“想回头”,词意深远,耐人寻味。它是深于阅历、深谙世道者毕生惨痛教训的经验总结。


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宁府上房联


这副对联对仗工整,文辞精美,言简意赅,意味深长。所讲修身处世之法,如果把它从《红楼梦》这部小说中的具体情节中抽出来,单独予以品味,并把人情世故提升为一门交际学问来研究,则大有文章可做。这副对联不能不说是千百年来人们凝聚成的处世哲学的形象概括。由此,我们可见曹雪芹的高明之处。


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笼人是酒香。

——秦氏卧房题画联


画上题联,联须紧扣画意。上联意为春寒轻微,春睡沉沉,锁于梦乡;下联道是人被酒的香气所吸引。这里将画与对联艺术的有机结合,正是我国对联艺术与绘画艺术的优良传统。对联与画结合常有烘云托月、画龙点睛之妙。且着这副题画联与画和室内的陈设是何等的相辅相成。这副对联不仅对仗工整、平仄合辙,更为重要的是:用在秦氏卧房,起着点明卧室情景的作用,创造了一种不可或缺的艺术情思和氛围,突出和渲染了所描写的特定人物和环境。


绕堤柳借三篙翠,

隔岸花分一脉香。

——沁芳亭联


上联写的是波光澄碧,似是借来了岸柳的翠绿;下联道的是水质芬芳,好象这一脉之水,分得了隔岸的花儿香气。这副对联是写“水”的,但妙在不着一个“水”字,全是借“绕堤”“隔岸”去反衬出溪水;借“三篙”“一脉”反衬出“水深”“溪形”,把水色、水质、四周环境氛围糅合在一起来写,构成一幅柳映溪成碧、花落水流红的极富诗意的画面,怪不得赏景的众文人称赞不已。读者读到此处,亦可领略“沁芳亭”上的诗情画意。


座上珠玑昭日月,

堂前黼黻焕烟霞。

——荣禧堂联


这是一副中堂对联,即平常所说的堂联。堂联多起装饰作用,故也称“装饰联”,多是用来布置、美化客厅、书房、卧室、案头等室内环境的联作。在形式上,堂联起着装点屋舍、美化环境的作用;在内容上,则体现主人的不同风格、素养、情怀、志趣和爱好,这副“荣禧堂”中堂对联,上联称座中所佩的珠玉,发出的光彩可与日月同辉;下联言堂中人所穿的官服,其色彩如云烟似彩霞,可见贾府的豪华显贵确实到了顶点。这副对联就是对这个“钟鸣鼎食”之家最为生动形象的描绘,这是紧扣着《红搂梦》对荣府的显赫荣耀的社会地位所设置的艺术妙笔。全联对仗工整,立意优雅,文辞佳丽,形象地刻画了达官贵人所追求的情趣和世界观,是为《红楼梦》创作主旨服务的佳品。


宝鼎茶闲烟尚绿,

幽窗棋罢指犹凉。

——潇湘馆联


上联言宝鼎不煮茶了,屋里还飘散着绿色的蒸汽;下联称幽静的窗下棋已停下了,手指还觉得有凉意。这绿色的蒸汽,显然是翠竹的遮映所致;这凉意,也是因浓荫生凉之故。可谓视角形象与触觉感知二者俱兼。联中的“茶闲”“棋罢”用得绝妙,吟诵此联,由景及情,由物及人,在贵族家庭中生活的公子哥儿和小姐们那种闲情逸致之情态,似映入眼帘。


图文来自: 读史(微信)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红楼一梦
35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