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器之用”到“君子人格”竹文化符号的审美流变


“物器之用”到“君子人格”文化符号的审美流变

文/微观翡翠采编



竹文化在我国传统文化场域里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英国学者李约瑟甚至说:“东亚文明乃是竹子文明。”




竹文化符号的审美流变形式


“竹, 冬生草也”,植物学家将之归为禾本科竹本科竹亚科,说明竹首先是自然的产物,自然属性是其最基本的属性。然而,人类在利用竹材的自然属性适应和改造社会的 同时,不断将“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于竹子的自然属性上,从而使竹子染上了“人化”的气息,烙上了文化的社会属性,也正是文化的深层蕴意才使得竹的内涵与精神得到进一步的丰富与发展。


竹由自然属性向社会属性的人化过程并非一蹴而就的,而是经历了长时间的历史文化变迁。在中华文化演进的历程中,竹由器物文化向观念文化扩展,内化,隐化到人 的心灵深处,幻化成敬仰,崇拜,祈求等巫术,宗教的崇拜物,成为艺术家寄寓情感,理想的审美对象,人格化为思想家体现理想人格的象征物。



竹制生产工具


自然属性是竹子的基本属性,一切自然的产物都以实用功能为价值目的。竹子最开始被人类所发现和使用的价值就体现在生产生活的劳动工具上。可见于《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夫。”


《弹歌》相传作于黄帝时期,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诗歌。它不仅反映了我国先民在适应和改造社会过程中制作生产工具的智慧,也揭示了竹子这一自然产物所具有的最原始的器物之用——“飞土”和“逐夫”。“飞土”即用竹来凿挖安身的山洞,或刨垦土地以种植;“逐夫”即把竹子当成捕猎动物的武器。这些都与人类生产生活密切相关。



礼器


竹子作为生产生活工具参与并加速了人类改造社会,在改造的同时,也逐渐被人类活动所影响,烙上“人化”的印记。众所周知,在原始社会,人们有了新的收成,尤 其是丰收的时候,都会举办大型的欢庆仪式。比如捕获到猎物,往往会拿着捕猎的武器,围绕着战利品手舞足蹈。这种形式在后来逐步发展为祭祀的礼仪,而竹子作为捕猎或者生产生活工具,或多或少地参与了这种仪式,也就逐渐演变成祭祀礼仪中的“礼器”。


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神话传说的创立。神话传说起源于先民对于自然伟力的崇拜,也表达了他们试图改造自然的愿望。虽说神话是原始人类对自然力的形象化,人格化,是处于生产力低下的人们的社会生活及其思想感情的反应。但是,在形象化,崇高化。竹子在参与生产实践的同时,也参与了神话传说的创立,也就变得神圣化,崇高化,神秘化。


随 着竹文化的宗教神圣化之后,竹也就自然而然地走向了祭神、祭祖、祭鬼等祭祀活动中去了。如苗族祭祖用竹枝扎成花树,瑶族祭神时手擎系有五谷杂粮的带叶竹枝 等,不仅如此,《太平御览》七二六卷说:“折竹以卜,占来岁丰俭。”《楚辞离骚》载:“索琼茅以筵篝兮,命灵氛为佘占之。”



乐器


伴随着竹子“礼器”时代的到来,竹子同步跨入了“乐器”时代。在远古时期,诗乐舞是三位一体的,不仅如此,诗乐舞产生的根源也是三位一体的。关于诗歌,诸如 《弹歌》之类,即是对原始先民劳动场景的事务性记载,而它正成为了诗歌的始祖。关于舞蹈,大多数民族学学者都认为其起源于对劳动的模仿,尤其是对祭祀,欢庆等集体活动的模仿,如彝族火把节的“跌脚”就与原始先民的欢庆仪式相像。关于音乐,最初应该也只是源于祭祀,欢庆等活动时敲打拍击手中的劳动工具而形成 有节奏的声音。而竹子作为最早的生产工具之一,更是最早参与了音乐的产生过程。


竹笛、竹萧、竹号、竹板、竹琴、竹骨、笙、喉管,渔鼓等都是以竹作为“乐器”的制作材料,竹材的踪迹遍及膜鸣乐器,体鸣乐器,气鸣乐器,也是弦鸣乐器的重要构成要素。因此竹被称为中国古代音乐的“八音”之一,常用“竹”来代表管乐,甚至用“丝竹”统称音乐。



君子形象


竹文化历经了由竹制生产工具到礼器再到乐器三种“物器之用”的审美流变之后,彻底走向了“人化”的道路,逐渐超越实用功能,宗教精神,艺术趣味,幻化成了具有君子形象的人格理想境界。


竹的“君子人格化”首见于《诗经 淇奥》,其以“绿竹”起兴,将之比于武公之德,这种“比兴”手法逐渐演变为儒家哲学传统的“比德”思想,这才出现后来文人雅士喜欢用梅兰竹菊等自比。


此时,竹还只不过比德于君子,仅仅是君子的参照物。直到嗜竹如命的王徽之直言:“何可一日无此君。”(《晋书 王徽之传》)以“此君”指代“竹”,正式完成了竹子人格化蜕变的历程。“竹”已经不是君子的参照物,而是君子本身。其后如李白,王维,苏东坡,郑燮等,无不深爱“此君”。苏东坡《于潜僧绿筠轩》写道:“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使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浅显而又透彻地表明了竹与君子人格的关系。



竹文化符号的审美流变


“竹”在流变过程中,实用功能不断“虚化”。竹文化符号从竹制生产工具到礼器,再到乐器,终而到君子形象,其价值体系实现了由自然功能到宗教精神,再到艺术趣味,终而到人格理想的三种流变。由此观之,竹的社会属性逐渐取代其自然属性,审美趣味逐渐取代实用价值。


“竹”不仅仅用作生产工具 ,也在由物质层面的实用功能转化成精神层面的价值载体。人类主体意识的觉醒,渐进历程真正实现“天人合一”的竹的君子人格化。


在竹文化符号的审美流变形式中,竹作为“日常生活”中的自然事物,被广泛应用在器物雕刻、塑造之上。“日常生活审美化”把“审美的态度”引进现实生活,大众的日常生活被越来越多的“艺术的品质”所充满。



图文来自网络,微观翡翠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 观 翡 翠

【人文 · 翡翠 · 情怀 · 分享】
我们期待你从这里开始,发现一个有趣的世界。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五千年
86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