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时间:2014-12-05

即使没有月亮,心中也是一片皎洁

她的心境
以玉殓葬是中国古老的丧葬习俗。古人认为人死后不能空手而去,要握着财富及权力。在新石器时代逝者一般握有兽牙,商周时期,逝者手中要握着象征财富的贝壳,到汉代就演变成猪形玉握。

岂凡 评论了: 汉八刀

10-11 17:32
举报| 回复
作为慎德堂如此重要的宫殿,按照清宫规制,必定制作一玉玺,曰“慎德堂宝”,然后存放在该处。经庚申之变大量流散之后编修的《道光宝薮》当中虽不见著录,但是清宫旧藏《喜溢秋庭图》和《道光帝行乐图》画轴上方皆钤“慎德堂宝”印一枚,可与此印相互比对,尺寸大小还是印文篆法布局,都完全相合。
汉画像石《薄太后输织室》上,四分之三都在描会织室纺纱织帛的场景,右方有丝字。丝是两个“糸”合组而成。煮蚕、缫丝时只要把几个蚕的丝头(绪)并在一起,于圈绕过程中就会抱合成一股丝线,就是象形的“糸”字(读音为密)。书面中人与物都不少,乱中有序,也营造出一种空间感。左角有两名男士,冠服穿戴齐整的官员,朝着坐在织机前的妇人跪着作揖,状貌恭谨,后方站立者是侍从,妇人不就是薄太后!

乐晴垒字 评论了: 大作

08-25 14:55
举报| 回复

君子如琢 评论了: 薄夫人!

08-25 13:21
举报| 回复
明代,尤其是明代中期,花鸟画在前人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由于当时的江南吴地(今江苏苏州市)经济发展、人文荟萃,花鸟画的代表人物有相当部分出于此地域,陈淳、陆治、周之冕就是此中出类拔萃者。
赵昌绘《写生蛱蝶图》,图绘群蝶恋花的田园小景。轻灵振翅的蛱蝶起舞于画幅的上半部;秋花枯芦摇曳于画卷的底边。在物象表现上,作者用双勾填色法画土坡、草丛、蛱蝶。其勾线富于顿挫和粗细变化,墨色亦有浓淡轻重之分,敷色积染多层,特别是蛱蝶的翅翼更因积染而色彩浓艳厚重,从而与主要以植物色染就的草叶形成“轻”与“重”的对比。
绢本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画状写了杨柳枝上幼鸟嬉戏的场景,很是清新生动。画中幼鸟描绘简括传神,头足以浓墨点染,双翅以浓墨勾写,中以淡墨晕染,幼鸟姿态的高下、腹背、俯视、升沉,俱臻精妙。而柳枝的疏宕、交叉、穿插、飘垂,亦笔笔精到,不可增删。
08-13 16:46
梅花绣眼图页 宋,赵佶绘,绢本,设色,梅枝瘦劲,枝上疏花秀蕊,一只绣眼俏立枝头,鸣叫顾盼,与清丽的梅花相映成趣。所绘梅花为宫梅,宫中的梅花经过不断剪枝,人工修饰痕迹较重。此种梅的画法精细纤巧,敷色厚重,自有一种富贵气息,代表了皇家的审美意味。
南宋著名画家马远是一位十分有才气的画家,他不但在山水、花鸟画上开创新风,而且在人物画上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马远早在青年时期就已经显露出出众的艺术才华,20多岁时绘制的人物画就得到过宋高宗的御题。
画卷上无作者款印。尾纸处有元代赵岩题诗,明代董其昌题跋及清代乾隆帝御题诗一首。钤宋贾似道“魏国公印”、“秋壑”、“台州房务抵当库记”(官府印),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之姊鲁国大长公主“皇姊图书”,明“典礼纪察司印”(洪武时官印),清梁清标“蕉林居士”、“棠邨”及清乾隆、嘉庆帝收藏印。因董其昌在该图上题跋:“赵昌写生曾入御府,元时赐大长公主者屡见冯海粟跋,此其一也”,遂将此幅作品定为赵昌所画。
锁,我们常见的一种器物。《辞源》曰:“锁,古谓之键,今谓之锁。”大约是因为锁的严实性,古人除了将之用在保管物品上,还引申为祝福和爱情之意。古锁的文化内涵,为本来坚硬的金属增添吉祥如意的民俗色彩。新娘出嫁时,在嫁妆箱上用“十二生肖”锁,脖子上要挂上吉祥锁;寿宴时用“福禄寿喜”锁;小孩过生日就会用长命锁;流传最广且最具有震撼力的莫过于黄山莲花峰上的“连心锁”了,可谓是“情比金坚”最美好的祝愿。

乐晴垒字 评论了: 出全给我

07-18 14:37
举报| 回复

新天地的小窝 评论了:

07-18 13:42
举报| 回复
她的心境(129)
文本心境(22)
图片心境(107)
视频心境(0)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