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演郑州市曲剧团新版《白兔记》将于9月10日在河南人民会堂上演

报名结束时间: 2019-09-10 14:00
展演时间: 2019-09-10 14:30  至  2019-09-10 16:39
展演地点: 河南省 郑州市 金水区 花园路1号 河南人民会堂 【查看地图】
用: 免费
活动结束
已有 0 个人报名

暂时还没有人报名哦

展演详情


2019年9月10日,河南地方戏精品剧目展演二场
剧目:曲剧《新版·白兔记》
领衔主演:张娜(国家一级演员)
单位:郑州市曲剧团
地点:河南人民会堂
第一场演出时间:2019年9月10日下午两点半。
第二场演出时间:2019年9月10日晚上七点半。
热烈欢迎您看戏、评戏与鉴赏……

以下文字是转载部分,帮助您全方位解读河南郑州市曲剧团新版《白兔记》。

原文标题:老戏新编非易事——从《新版•白兔记》谈剧本创作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东方艺术杂志社 东方艺术杂志社
作者:王明山

搞了几十年艺术创作,写了几十部作品,有戏剧、影视、曲艺、歌曲,还有杂七杂八的其他东西。本事不大,还挺“烧造”,老存一丝“值得自豪”的底气,那就是老以自己是“原创自居”,曾有过“改编别人东西是没本事的表现”之狂言。近几年,阴差阳错,出于无奈,也改编了几部作品,其中包括郑州市曲剧团排演的《新版•白兔记》。回忆起整个创作过程,也是酸甜苦辣皆有,受尽折磨无数,真正体会到:老戏改编非易事,不下点真功夫,没有点真本事还,真不行。


《白兔记》与《荆钗记》《杀狗记》《拜月亭记》齐名,被称为“四大南戏”之一,多少年来,引起戏剧界同仁的普遍关注,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全国已有很多演出版本。郑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和郑州市曲剧团让我来改编这部戏,起初我是不愿接受的,原因有三怕:第一,这个戏影响较大,改不好怕出力不叫好;第二,郑州市曲剧团明确交代,是因人而写,而这个演员我又非常熟悉,她一直是花旦、刀马旦行当(还演过彩旦),生活中乐于助人,热情豪爽,还直言快语,透明磊落,从没见她“软弱”“温柔”过,怕她难以胜任李三娘这个“悲悲戚戚”的苦难青衣;第三,这个戏在我看来,还有非常大的问题,硬伤多多,人物、情节都存在很大缺陷,况且“先入为主”的定势在人们心中顽固地存在着,怕难以扭转。为此,一直磨蹭交涉了两个多月。鉴于是本市编剧,经不起组织的“命令压力”和“朋友间”的软磨硬泡,以及演员妹妹的“倚小卖小”,无奈地答应了。但也提出了一个重要条件,那就是“允许我丢下原本,重新结构编写”。


在重新结构编写中,我做了以下努力:
第一,根据演员条件编写。我把李三娘的人物行当根据剧情进展,设计为依次递进的几个阶段:第一场,花旦;第二场,闺门旦;第四场,青衣;第六场,带有老旦特点的大青衣。这样,让演员步步“成长”,把握人物格调,使她的表演更有层次,一改“一成不变”的角色形象。
第二,努力塑造准确的人物性格。原本中,李三娘一直是受人摆布、戚戚苦苦、逆来顺受的“怨妇”形象,要把她变为对生活充满希望、遇见挫折而“心里有灯不怕黑”的坚忍不拔追求幸福的人物形象。李三娘哥哥李洪信和嫂嫂张丑奴(我把她改名张奴媚)属一个类型,都是折磨李三娘的反面角色。像刘知远的无奈出走是李洪信陷害,李三娘生子过程受折磨、生下的孩子被扔进“茅池”、逼李三娘推磨担水等行为,都是李洪信与张奴媚二人“合谋算计”“推波逐浪”的“一致行动”,我认为必须调整。我把李洪信改为既怕老婆又同情妹妹的长兄,李三娘受害的过程中,他一直在无奈的随同中尽量为妹妹辩解遮拦,给予保护。并且,还给他增加了“给妹送鸡”“帮妹推磨”“给妹妹请接生婆摔伤”等重要情节,使这个人物更富有人情味,更加合理准确,也为整个戏增添了可看性与动情点。原本中,刘知远的人物性格也是模糊的,李洪信陷害他是外国奸细,官府派人要置他于死地,他在“无处躲避没法保全生命”的情况下才去“入军”,以便“暂且还会活上几日”;在打仗受伤遇岳氏女后,苦苦相求救命,而岳氏女的条件是“救你可以,你得娶我”,刘知远就无奈答应了……这些都让人觉得别扭。岳氏女也是如此,极力劝说刘知远“李三娘肯定会因你参军不知死活而改嫁的”来拴牢刘知远的痴心。这两个人物的特定行为衬出了特定性格的缺陷,不可信,不合理,必须改变!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外敌入侵,汉王广招兵员,张奴媚告诉官府,本家有个在籍军人,促成让军中少尉接刘知远入军打仗”,“杀敌负伤来元帅府养伤,伤势好转后立即打算回家团圆”;把岳氏女改为“喜欢上刘知远”,但“怨只怨苍天让俺相识晚,俺只能看一眼是一眼暖暖心田”了,也为后来听说李三娘产子丧命,义不容辞地“未婚先把后娘当”做了很好的爱情基础铺垫。


第三,合理地结构故事情节。原本故事情节很多地方不合理、不顺畅,甚至有硬伤,造成人物性格不准确,行为表现不合理,故事难圆其说等问题,必须根据现代观众的审美观念、思想逻辑去大胆改造。1.把第一场李三娘哭哭啼啼地“交代诉说”的出场,改为满怀喜悦、充满阳光的亮相,在告诉丈夫“咱有孩子了”的“东山日头一大摞不缺光彩,总有一天能晒出青红皂白”的憧憬中迎来“夫君被迫入军”,李三娘深明大义,交代夫君“海水杯茶要知深浅,孰轻孰重要掂一掂,望夫君战场把本领显,奋勇杀敌奏凯还。”刘知远则留下玉兔陪伴妻子,“愿白兔佑妻儿无恙平安”,二人含情离别。2.面对嫂嫂逼嫁,李三娘要无奈自尽被家院窦成救下,改为李三娘在无奈自尽时突然转念,鼓励自己坚强地活下去。3.变刘知远雪地被岳氏相救为杀敌受伤后被岳元帅安排在帅府养伤,伤势略有好转,即提出转还家乡与妻子团聚。岳元帅(新增人物)念刘知远功劳显赫,举荐褒奖,官升三品,并与其置下宅院,主动派人把刘知远家眷接来共享团圆。4.改掉原本中李三娘产下的孩子被哥嫂扔进粪池,尔后被家院窦成救出送往军营的情节,换为窦成知道张奴媚欲害婴儿,与三娘合计将婴儿送往军营,抱婴儿出门时,听到丫环传来“李三娘因身子虚弱而死”的信息,但情势紧迫不便久留,深深一跪,急忙抱婴儿悲愤而去。5.删去“窦成送子”的过场戏,改为暗场“少尉徐德在接刘知远家眷的路上,巧遇窦成,带回帅府”。6.盼接来妻儿的知远得到了妻子产子身亡的“噩耗”,痛不欲生,欲绝身亡,岳元帅好言相劝,岳氏女主动请求“与知远一道抚养遗婴”……7.删掉“井台会”(三娘担水)的场次可谓更加大胆。这场戏观众最为熟悉,印象极深。可我认为,这个情节极不好,一是李三娘十六年如一日地“担水推磨,受苦受难”的行为不符合我要塑造的人物,她得与命运抗争,她得主动寻找亲人;二是刘承佑打猎追赶兔子跑了百里,兔子身上还带着写有“刘知远”名号的箭杆,也不合理;三是增强舞台场面的动感,以“大雪纷纷路不见,千里寻亲不怕难”的舞台动作,给身段基础较好的演员以展示“功夫技巧”的铺设安排。所以,我把“井台会”改为雪地母子相遇。最后,我把老本中全家相见后,李三娘要求对哥嫂“严厉惩罚”的情节改为原谅,当刘承佑举刀报仇的刹那间,三娘阻挡,唱出“虽然是她有错罪过不小,对亲人怎能够得理不饶?咱不能手指脏了就砍掉,牙咬了舌头就把牙敲,毕竟是你的舅父和舅母,俺可是一个爹、一个娘、连着血脉连着筋骨一母同胞……”并劝说哥嫂“把过去的事儿都忘掉,多做好事别耍刁。对人使坏己烦恼,人受折磨己煎熬。盼得人人都和好,好日子乐悠悠风清月高……”以此来完成李三娘这个“不屈不挠、坚忍不拔”且有“大善、大爱、有情、知义”的古代妇女形象。


第四,语言上力求做到“雅俗共赏”“深刻动人”。过去的版本,由于以南方语言为主,一是合辙押韵不太适于北方语法,二是过于通俗,缺乏典雅。这些不改不行。加之我的新版,对人物、情节做了颠覆性的重写,不变也不可能。所以,在编写的过程中,我坚守一个原则,语言绝不能太水,在符合人物的前提下力求雅致生动,深刻感人。特别是第六场“母子相遇”,李三娘面对“小爷”的追问,如泣如诉地讲出了自己的遭遇与身世,三十多句的“大段叙事”唱段后,第七场举家相认,按戏剧规律,必须得有一段高潮唱段,可又不能再去“叙事”,只能淋漓尽致地“抒情”,这个“抒情”若一般化地“白话”,绝对缺乏感染力,达不到应有的力度,也就压不住前场的大段唱。在此,我是下了功夫的,写出的全剧的中心唱段“十六年”,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好评。

总之,我认为,“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改编不是容易的事,没点真功夫,还想成功,那是不可能的。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返回中国戏剧码头  驿站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