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舞遇见蓝染生活

 

和煦阳光,

静听古琴一曲,

舞上一首禅舞,

配上一片蓝染,

享受静谧的下午茶时光,

心素如简,人素如茶,

所谓舞者心动,觉知中创作一幅,

禅舞蓝染,岁月静好。



  人生若得偶闲时,一盏清茗相对饮,一曲流水遇知音。在静雅谦和的禅舞时光里,邀三两良朋推杯把盏,随心而舞,随意而做,灵魂的碰撞……等到一曲终了方知禅,染缸出水方知美,享受一份畅快情怀,彼此互相珍惜,默然静守,寂然欢喜……飘逸脱尘间,乐享静怡人生。

 禅舞,亦感知人生悲喜。一曲绿野仙踪岁月轻描淡写,或是婉转,或是喜乐,或是悲怜。浮沉间,丝滑入耳,温润暖心……

  人生应当与好友相伴,禅舞一体的至境人生是将尝遍人生悲喜冷暖的心灵,净化涅槃,感悟修行,洗涤重生……清心待静,轻轻端起一壶甘醇,在虚怀若谷的苍茫天地之间,自斟润莲心。与自然结伴,不谙世俗,慧心悟舞魂,自若自清,身心自在,灵动中链接自我,心随流水去,身与风云闲。

  因为淡泊,所以简单;因为简单,所以快乐。这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一种智慧的处事哲学,随心而舞的是一种烟火,是远离尘世纷扰的桃花源,也是一方心灵的纯澈。

  一曲至真至净的岁月禅舞里,有山有水有自然,有和平、安详、静怡、淡泊、清冽,有仁者乐山,有智者乐水。人生真谛,莫不是在偿尽了滚滚红尘里,喜怒哀乐的生涯之后,懂得了沉浮人生中的拿起与放下,参透了来自于自己心灵之中最本真的纯净和清淡,回归到了大自然当中最初的宁静,最初的澄心,最初的真善的自己。


 余秋雨说,在这喧闹的凡尘,我们都需要有适合自己的地方,用来安放灵魂。也许是一座安静宅院,也许是一本无字经书,也许是一条迷津小路。而对禅舞人或蓝染人来说,一曲禅舞,一布,一缸即可。


 淡淡的时光里,最难得的,是那颗淡然的心。闲来禅舞一曲,聆听着来着内心清微淡远的声音,就有如人生的浮沉,待禅舞落定,一切都随风;唯留一处清幽。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内心独有的那一份自恃,在纷扰的红尘中,心中默守的那抹清凉。

 「蓝染·故事」

这是一项古老且富有年代的技艺

而蓝色更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说

古人常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其实这青色就是蓝色

为何要用蓝色呢?且听雪花君娓娓道来


蓝色,是最冷的色彩,非常纯净

白色,是高明度的色彩,非常纯洁

扎染是蓝色和白色的水乳交融

缝扎、浸染、漂、凉、晒

用一道道工序和勤劳

创造出不用针线的刺绣,不经纺织的彩棉

一针针缝扎,一缸缸浸染显示出白族的匠心

还有精湛的技艺和优秀品格

将世界一切美好融入到扎染的图案里

扎染的工艺大致分为扎花、浸染两个流程

扎染在中国约有1500年的历史

现存最早的实物是东晋年代的绞缬印花绢


在同一织物上运用多次扎结、多次染色的工艺,可使传统的扎染工艺由单色发展为多种色彩的效果。


唐代扎染发展到鼎盛时期,贵族穿绞缬的服饰成为时尚。


北宋时期因扎染制作复杂,耗费大量人工,朝廷曾一度明令禁止,从而导致扎染工艺衰落,以至消失。但西南边陲的少数民族仍保留这一古老的技艺。


宋代《大理国画卷》所绘跟随国王礼佛的文臣武将中有两位武士头上戴的布冠套,同传统蓝地小团白花扎染十分相似。

经过南诏、大理国至今的不断发展,扎染已成为颇具白族风情的手工印染艺术。


蓝白元素,在昆明,在大理,在周城,在整个云南,到处能看到这绚丽多彩的图画,让人无限遐想,让人忘情陶醉,看着这片蓝白,我们的心会变得安静。


那彩云之南的蓝天,碧蓝而幽高,深可见苍穹;蔚蓝如大海,辽阔而无际。那彩云之南的白云,团团簇簇,像雪白的棉花;那彩云之南的白族,可爱美丽,像变幻莫测的白色精灵。



扎染充满了惊喜

每一次拆开以后的图案都是不一样的

每一次的调色也都让人充满期待

这是先人的智慧所在,即使久经风雨

也能让人看一眼就提起兴趣去尝试

这是匠人匠心的魅力



当禅舞遇上蓝染,又相聚在希音山房,会有什么更好的故事。。。。。。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