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美国的科学神棍—还是那么熟悉的配方

昨天,我弟子发送给我的一张图片,让我很震撼,一场号称“创始道”科学与量子力学,号称可以对大一统理论做出贡献的通灵讲座要在清华大学化学系301室进行!

清华大学是很多人心中梦寐以求的最高学府,包括在我眼里,他在学术界的地位是神圣的,然而,一场打着科学名义的通灵、灵感、体验与天地宇宙交融的愉悦(很多灵修都是梁羽生笔下的生命的大和谐),多么荒唐可笑!这简直是对科学和宗教的双重侮辱。

我们知道,前段时间朱清时院士研究真气的讲座让很多伪科学者狂欢,院士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这种狂欢不仅仅是对科学的伤害,也是对道教的伤害。

我们不能否认身体的奥秘和道教探索世界的方式,或许朱清时院士是因为自己的个人爱好,作为道士的我,也不否认真炁的体验和修行对人的正面作用,但这样类似的演讲尤其是学者、院士等身份的加持只会让伪科学者更加嚣张,他们更可以用科学的名义来伪装自己! 

就如同钱学森是个伟大的科学家,但是他也有犯错的时候,晚年对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和对气功热的推动,可以说是他的一个错误;我们不能因为朱清时研究真气、钱学森对气功热的推动,就否认他们的科学研究和成果,他们是伟大的科学家,但是他们的推动却给了神棍欺骗世人的机会,让更多的伪科学者狂欢或者得到更多的发展机会。

昨天我提出质疑后,不少人说科学家的事情,你个道士参合什么,你对科学懂多少,没有听人家的讲座,你就没有评论权等等,你怎么知道人家是骗子?你这个人居心叵测怀疑科学家!

出于作为一个理工科道士的敏感,我看到这个图的第一感觉就是里面可能有猫腻,我相信我的判断,这里面有问题,甚至大有问题!  事实也证明了我的猜测,通过一些渠道得知,在清华的讲座证实被取消了,通灵报告被及时叫停,

然后,神棍却不会放弃他们骗人的。有人阻止了这样的闹剧在清华大学上演,阻止了神棍利用清华大学的名义,可以说是正义的一次胜果,但是绝对不是最后的胜利,他们今天又在中关村进行讲座,他们学聪明了,报名后才告知地点,很想秘密集会,现在他们的集会或许正在进行中,那么,究竟这个灵修科学家修茹林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大家看看,修行讲究精气神,这样满面焦黄、躲躲藏藏、神态苍老的女子说她是灵修大师?连一张面膜都舍不得帖,还冒用清华大学的名义,真的就那么高大上吗?

我们从她贴出来的公开简历来说吧:

好家伙,那么牛,grand unification theory博士学会,创立了Pharm East、Pharm China、Pharm Easthawaii,还是灵魂心灵身体科学体系和道科学体系的联合创始人,精神导师是沙志刚先生,好厉害的女子,谁说女子不如男!


等等,沙志刚先生,我们百度一下:

与沙志刚先生匹配在一起的是2015年4月7日,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瑞克·艾伦·罗斯(Rick Alan Ross)在他的“邪教新闻”网(Cultnews.com)登载《谁是沙志刚博士兼大师》(Who is Dr. & Master Zhi Gang Sha)一文。该文对现居美国的争议性“灵修大师”沙志刚(见注释)的言行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分析探讨。

瑞克·艾伦·罗斯在文中表示:“沙志刚明显的自我标榜、唯我独尊言论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邪教头目’这个词。”

一个批评者指出:“我在邪教组织的那段日子里,从没看到过有病人被治愈的记载;我得病,也没有自动痊愈过。沙大师告诉我们他有治愈疾病的能力,沙的学生中也确实有人认可这种能力,但从未有过任何文字证据。” 

沙志刚大师自己能创造一种可以给人治病的“源场”。“我是源的仆人、载体和通道,是源给予了我名誉和权力,让我与之联系,并建立源场。”  己被上天选中向人们提供“灵道魂能量传输”。他说(见前言之二十二):“我的这本书中永久性地储存了程序化过的道魂能量传输(下载)力”

沙志刚声称自己书中的每句话都是神传授下来的。他说(见69页):“我们(沙志刚和信徒)能够听到天国写作团队,听到圣人、神和道的指引。一个句子流出来后,另一个句子又自动为我们准备好了。一个句子接着一个句子流出来。等到一个段落写好后,我们能清晰地听到下一个段落。于是,下一个段落接着就流出来了。”   

沙大师的说法同邪教头目查尔斯·布朗不谋而合。查尔斯·布朗创立了邪教“永恒的火焰”,后改称“人民永恒”或“人民无限”。布朗声称自己发现了生命永恒的秘密,即通过所谓的“细胞唤醒术”,基本可以做到停止人体的老化过程。同沙大师一样,布朗说只有他一个人得到了上天的启示,他的修炼程序可以使得其他人获得长生不老的禀赋。然而,布朗不仅老了、最后还死掉了,不管他的吹嘘多么怪诞不经。 

(以上来源于凯风网)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清华大学通灵报告背后是修茹林,修茹林背后是沙志刚,沙志刚的资料见上方,剩下的就让有关部门来处理吧,小道士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

对于人类的奥秘,我们都在探索,包括宗教在内,人类前行中,无论宗教还是科学,都在于迷信做斗争。

反对迷信的方式在进步,神棍们包装自己的方式也在进步,我们必须时刻警惕,披着科学外衣的邪教更难以防范,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在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沙志刚、修茹林,还会有更多科学名义下的神棍蛊惑人心,我们必须提高警惕,警惕这样的神棍伤害科学和宗教。


邪教的体现是什么呢?以下来源于网络:

1、打着宗教、科学或气功的幌子

从我国现存的邪教情况看,他们大多都打着宗教、科学或气功的旗号。

大致有三个来源:一是剽窃西方传统宗教文化资源。

二是假借东方传统宗教文化资源,摘取佛教、道教、儒学等经典词句并肆意曲解,编造邪说。

三是打着“科学”的旗号,兜售封建迷信。有的邪教头子自称为生命科学家,有的自己封上一顶“中科院院士”的头衔。有的“大师”还自称与某大学共同作试验,“确实而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其分子性状”,这是“科学的新发现,科学革命的先声”。

2、神化邪教头子,实施精神控制

邪教头子都称自己绝非一般的凡夫俗子,他们的身体上和精神上具有超自然的、神奇的、卓越的、特殊的能力和品格。以此来煽动信徒对教主的狂热追随和笃信。日本“奥姆真理教”的头子麻原彰晃就自称有能把身体悬浮在空中的“超能力”,他鼓吹说要想获得像他这样的超能力,就必须跟他“修行”,唤醒本来的自我,达到使人“觉醒”的目的。美国“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宣称自己是“全能的上帝”,要信徒像崇拜上帝一样地崇拜他。乌干达邪教“恢复上帝十诫运动”教主基布维特尔和玛琳达都自称是能和圣母玛利亚直接通话的通灵人。李洪志最初是暗示自己是释迦牟尼“佛祖转世”,后来又把自己说成是比古今中外一切佛祖、天尊、上帝都要高明千百倍的佛。

3、建立秘密组织,实施心理操纵

大多数邪教组织的组织体系都非常严密而封闭,甚至一般信徒都难以了解、深入。教主为了达到控制信众的目的,往往制定许多教规、教条,或限制信众与外界接触,或限制信徒之间的交往。一些邪教的信众甚至被要求断绝与家庭成员和亲朋好友的往来,以反省昔日世俗生活的“罪过”。一些邪教组织内部等级分明,其所设的一些所谓“神殿”。一般成员不得越雷池一步,平时普通信众很难有机会见到教主。在“被立王”组织内部自上而下设有各种等级,有的从骨干到信徒都被要求以“灵名”相称,外出活动时不得拾身份证明,普通信众要见教主,须经相当一级的骨干批准并陪同等。

……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