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老江专访》传承人缪一川:让彩石镶嵌遇到高端的首饰盒

彩石镶嵌是石雕和木雕相结合的工艺美术,

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国宝级艺术形式。

彩石镶嵌第三代传人缪成金,

16岁进入温州艺术雕刻厂,师从温州彩石镶嵌大师王培珍,

是为彩石镶嵌奉献一生的人,

几十年如一日地坚守,

用一生的经验练就了一手鬼斧神工的绝活,

他是能让‘点石成金’的人。

这样独具匠心的彩石镶嵌技艺,

由于产品形式比较单一,在前几年受到了冷落。

这门非遗的技艺面临失传的局面,

成为老人缪成金心头最大的结。

没有过不去的坎,

缪成金儿子缪一川,

14岁就开始同父亲学彩石镶嵌,

1998年出国深造,

在西班牙游学的缪一川,

西班牙当地的著名画家马鲁艾看到了缪一川收藏父亲作品的相册,

彩石镶嵌这种中国的独门绝技马鲁艾给了高度的评介,并对作品赞叹不已,

他把作品照片发到“FACEBOOK”上,

当时引起艺术家朋友圈的轰动。

从此也改变了缪一川对彩石镶嵌的看法,

缪一川深刻意识到保住彩石镶嵌这门技艺的重要性,

在西班牙安逸的生活让缪一川有些迟疑,

看到父亲一天天的变老,

这门独具匠心的技艺不能在他这代失传。

为了传承,为了了却父亲的心愿,

也为了这份伟大传承事业,

缪一川说:彩石镶嵌不能没有我。

缪一川放弃安逸的国外生活,

决定重新擎起重振彩石镶嵌事业的大旗,

和父亲共同经营崇林斋彩石镶嵌工作室。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彩石镶嵌曾名满天下,

而现在逐渐衰落,

缪一川在想,一定要在创新上下功夫。

“以前,彩石镶嵌一般只用在门板、衣橱柜上,产品比较单一。

转变思路的缪一川最终将彩石镶嵌的未来定位在了高端艺术品和日常生活用品上。

缪一川为了证实自己想法拉上工作室的几件样品,

驾驶着一辆货车跑遍了大江南北,寻找合作机会,

西安、长春、洛阳等各地寺院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那些人原本对彩石镶嵌一无所知,看到我带过去的东西,都很惊讶。”

几次展出下来,彩石镶嵌在各地都累积了一些名气,

名声响了,不少客户都慕名而来。

眼下,缪一川正在研究推出一款高端的首饰盒,

这款首饰盒把银的华美和彩石的璀璨相结合。

彩石镶嵌的市场很大,

把好品质是关键,

缪一川说我要用自己的一辈子的时间好好同它打交道。

 

彩石镶嵌工艺十分复杂。

采石、切割、设计、木工、油漆、配色、塑形、拼接、雕刻、黏合……前前后后整整十八道工序,需精工细作,少则几月,多则上年,一件彩石镶嵌作品才算真正完成。

 

这幅令世人惊叹的毛泽东像是缪成金1967年制作的


高80厘米、宽60厘米,采用微妙变化的暖色石料拼接而成的“毛泽东”神采奕奕;其头发、衣领、背景则选用紫岩花、田青绿等偏冷色的石料,色彩对比鲜明艳丽。下图这幅彩石镶嵌作品大概是改革开放前流传到社会上去的,最终拍出了40多万的高价。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