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苍流放人间的囚徒 ——思想者


 

思想者是上苍流放人间的囚徒。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仔细想想,是呀,蛮像是那么回事的。于是被自己的聪明激动了一下,赶紧记录下来。昨天整理旧稿,看到二零一四年夏在北方某省赋闲时阅读余秋雨先生的《苏东坡突围》,我有记日记的习惯,记得是日的日记里写道自己曾涕泪滂沱,不能自己。究竟是因为东坡的不幸还是因东坡而联想到自己的处境,不好说,很难说得清楚。余先生写东坡是情景再现式的,他首先进入了苏东坡生活的那段历史场景,并且进入了苏东坡的情感世界,东坡先生的一词一句都牵动着余先生握着的毫管。他是在写苏东坡吗?我看分明是假东坡之事,夫子自道。余先生有资格这样写,他是长篇叙事散文的开先河者。

写到这里,我忽然醒悟我阅读余秋雨先生的《苏东坡突围》之所以会涕泪滂沱,实在是因为害怕。因为看不清事物的实质,心惶惶然;因为看不清历史的真实面目,心戚戚然;因为在这历史宏大的舞台上忽然发现竟然找不到自己——耳畔唯有“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眼前只能看到汹汹然的人流从九百多年前的煌煌北宋夹带着泥沙呼啸着奔涌而来,呛得我喘不过气来。我那个时候一定是惊吓得不得了,目瞪口呆,唯有无语泪双流。

感谢余先生让我终于找到了不由自主泪潸泪下的缘故。思想者,是上苍派到人间的探路者。坡翁之所以是思想者,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北宋一朝取得的煌煌伟绩,还因为他不屑于做一个御用文人,满足于讨皇帝的欢心。他是用生命在做实验,告诉世人,应该怎么样做,不应该怎么样做。构成他那不带血色,然而读来却令人泣血的理论的是他那一篇篇纵横捭阖惊涛裂岸的诗词文章。

很多时候,我们的思想乍一看似乎是廉价的,就像是一缕缕阳光下飘荡的尘埃,然而,恰是这廉价的思想的日积月累,“积土成山”终成体系,小草发芽,弥目茵茵;万木欣然,荫蔽四野。思想的价值和意义大多时候需要漫长的过程才能显现出来。思想有点像中药。外面很热闹,车水马龙,我常常跟自己说,需要静下来,静下来才能写点东西。那么,外面的车水马龙鼎沸人声真的与我有关系吗?实在是没有丝毫的关系。不过是我自己浮躁得安静不下来,尘埃一样在阳光里漂浮。喧嚣的世界与我何干?为什么不安静下来做点事情,哪怕是练练字,把鸡扒拉一样的字写得规整些也好。我不抱怨自己,因为我毕竟是尘埃一样,姑且不要说有没有含金量,便是重金属一样的物质恐怕也没有。所以,我不抱怨自己,任凭尘埃一样在阳光里漫漫地飘着,等待尘埃落定。阅读陶渊明老先生的《饮酒》“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便忽然感觉浑身不自在,便觉得自己伧俗可恶,竟然还敢在那里扭捏作态。思想者,何其苦也。咸祥跟我说过,法国人对作家是极其尊敬的,因为作家是思想者。是的,假如以文字谋生的写作者,不能传递人类进步的主流思想,不能提升人类进步的审美水平和能力,那么,作家是什么哪?作家必须是思想者,是人类文明不断进步的探索者、先行者。  

思想者如苏东坡几次坐牢,我敢吗?每每这样扪心自问,唯有惭愧。“长途押解,犹如一路示众,可惜当时几乎没有什么传播媒介,沿途百姓不认识这就是苏 东坡。贫瘠而愚昧的国土上,绳子捆扎着一个世界级的伟大诗人,一步步行进。苏东坡在示众,整个民族在丢人。小人牵着大师,大师牵着历史。小人顺手把绳索重重一抖,于是大师和历史全都成了罪孽的化身。一部中国文化史,有很长时间一直捆押在被告席上,而法官和原告,大多是一群群挤眉弄眼的小人。”牢房是不好坐的,不仅是自古酷吏多,各种刑法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更有甚者,是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的劣行。端人家饭碗者,是无需思想的,有思想的人是端不了别人的饭碗,做不成奴才的。在一群恶奴、丑奴、下流的奴才面前,苏东坡这样的大文豪、凛然侠义的君子,只能是倍受胯下之辱,皮肉之苦了。曾被关在同一监狱里的苏子容云:“子瞻先已被系,予昼居三院东阁,而子瞻在知杂南庑,才隔一垣。”其诗云:“遥怜北户吴兴守,诟辱通宵不忍闻。”见《二老堂诗话 记东坡乌台诗案》。

    思想者所经历的磨难是上苍给予的。上苍是公平的,他给予了你冠绝群论的特殊才华,就要你多一份常人所无的磨难;这磨难是为了让你更多地感受体悟人世间的苦难与炎凉,没有经历何来感受,没有感受何来体悟?同是有宋一朝的文化名流,晏殊与苏东坡比较,一个是温室里的盆景,小摆件;一个是高山之巅的劲松,历经高天风云雷雨闪电傲然屹立,乃栋梁。晏殊一生高官厚禄生活优渥,养尊处优,然而,上苍同时也关闭了他的另外一个世界,现在我们能读到且耳熟能详的晏殊的词,唯有:“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成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晏殊的词与东坡的词是无法比较的,他们不在一个等量级上。一个是“小园香径独徘徊”,一个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情感世界,造就了截然不同的思想意识,以及对世界表达的方式方法。苏东坡能成为领袖群伦,傲视千古的大家,需要感谢他独特的生命历程。当我们为苏东坡悲悯的时候,当我们因那个时代而愤慨的时候,苏东坡也许正在对我们善意地微笑。如苏东坡一样的人物还有一位,那就是蜀人李白。这两个人一前一后从蜀地走出大山,占据了唐宋两个朝代,引领唐宋文化达到了艺术的巅峰。同样,李白也是颠沛流离,倍尝艰辛,坐牢、流放。至今一提到李白,他的诗句就会潮水般喷涌而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同是天涯万里身,相依萍梗即为邻。闲骑蹇卫频来往,小擘霜鳌忘主宾。明月满庭凉似水,绿莎三径软于茵。生经多难情愈好,未觉人间古道沦。”杨瑄先生的《谪居柬友》很好,能替我言所不能言者。古今中外的思想者多乎哉,然而,善终者鲜矣。不在此一一列举。夤夜无寐,细细想一想,思想者实在是令人恐怖生畏的行当。然而,假如没有思想者一往无前,前赴后继的牺牲,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哪?我们是否依然活在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远古?

    思想者是上苍流放人间,警示世人的活菩萨。人类不仅需要丰富的物质,更需要思想。思想是个体生命的脊梁、思想者是族群的脊梁、思想者是民族的脊梁、思想者是国家的脊梁、思想者是世界的脊梁,思想者是人类的脊梁。一个没有脊梁的人类是什么样的人类,那将是一群在地面蠕动的无脊椎生物;一个没有脊梁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那是一堆堆蠕动的没有脊椎的四处爬行的虫子;一个没有脊梁的国家是什么样的国家,那是一个任人宰割连呐喊都发不出来的肉虫子窝;一个没有脊梁的民族是什么样的民族,那是一群食肉动物嘴边的肥肉;一个没有脊梁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哪,翻开历史,看看那些为一己之私置民族、国家于不顾的汉奸卖国贼吧,他们就是最好的范本。

我们生活在今天的人们真是幸莫大焉,因为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有过那么多勇于探索不畏牺牲前赴后继舍生取义的思想者和英雄,所以我们才能生活在今天这样的朗朗乾坤之下,才能读书学习,才能有理想和追求,才能有机会去实现我们的理想和追求。在北京的时候,每次去天安门,我都要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伫立追思,以示对思想者和英雄们的崇敬。

人类的文明历史进程,就是一个不断痛苦地思想不断痛苦地否定之否定的过程。


上一篇:昨夜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