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姜:诗经中的女人

   孔子说,读《诗经》能让人多识鸟兽草木之名。反之,多见鸟兽草木,也有助于理解《诗经》。2002年我去奉化的一个小山旅游。信步走到半山腰,我一下被震撼了——那是并排十株灿然的花树,树干笔直挺秀,树冠像一束火苗般灵动,空中是大朵大朵淡紫色的花,地面落英缤纷。我脱口而出:哇,这花太像一个气质优雅的美女了!旁边一位老师说:这就是《诗经》里的“舜华”,木槿花啊!因为目击了木槿花的美,《诗经》中那位如木槿花样美丽的女子,也在我心里鲜活了起来: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郑风·有女同车》

  

  宝马香车伴美人

  

  这是2600多年前的一个初夏,一辆宽敞华丽的马车优雅地行走在官道上,车上坐着孟姜姑娘和她的情郎。

  

  “孟”是老大的意思,这个女孩姓姜,在家里排行第一,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姜家的大姑娘。中国有句古话:“情人眼里出西施”,在那男人看来,孟姜真是everywhere都好,美不可言。她的面颊像木槿花一样娇媚,粉粉的嫩,鲜活而水灵;她的身材也像木槿花一样秀丽挺拔,是位“硕人”。一句“颜如舜华”,那女子已近在身旁,花朵的清秀美丽,花朵的娴静无言,花朵的芬芳,都触目可及了。

  

  车子停了下来,两人携手走在草地上,情郎依旧望着孟姜:她走起路来就像鸟儿飞翔一样轻盈、欢畅,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木槿花一样的清香。她身上佩带着玉饰,举手抬足间,发出悦耳的声响。她不仅外貌美丽,还品德高尚、风度娴雅。

  

  女人的美是男人的眼和心滋养出来的,诗人以无比的热情,从容颜、行动、穿戴以及内在品质诸方面,描画了一位完美少女的形象,足见其恋慕之深。

  

  木槿花朝开暮谢,所以白居易有“槿枝无宿花”的说法,李商隐对之也有“风露凄凄秋景繁,可怜荣落在朝昏”的叹息。这是文人心中的木槿花,带着伤逝的美。木槿六月开花,花期近三个月,花分单重瓣,花色有白、粉、红、紫几色。虽每花只开一日,但每天都有大量的花开放,花期满树花朵,娇艳夺目。所谓“舜华”,是描述这花朝开暮谢的瞬息之美。两情相悦的欣喜也在“舜华”这一美丽的词汇当中展露了危机——这爱,是否也转瞬即逝?

  

  诗中对同车之女的珍惜溢于言表。因这珍视之心,历史上还把这首诗和一场轰动千古的不伦之恋联系在了一起,说这首诗中如木槿花样美丽的女子正是齐国的尤物文姜。

  

  恣意的“小女儿”

  

  文姜是中国第一个女诗人许穆夫人的大姨,也是个才貌双绝的美女。向来美女故事多,文姜也不例外。话说齐国的长公主文姜刚刚成年,才貌俱佳、品行端庄。她与郑国太子忽定了亲,郑国人为预祝他们婚姻幸福写了这首《有女同车》,来赞美文姜才貌双全,表达对这位未来君夫人的期待之情。可是没想到郑忽却不知听了谁的谗言,突然决定退婚,他的解释是“齐大非偶”,说自己的门第卑微,不敢高攀像齐国这样的大国。

  

  后来北戎部落入侵齐国,齐国向郑国求援,太子忽率领郑国的军队,帮助齐国打败了北戎。文姜的父亲齐僖公又提起要将文姜嫁给他,没想到郑忽还是推辞:“以前没有帮齐国忙的时候,我都不敢娶齐侯的女儿。今天奉了父王之命来解救齐国之难,娶了妻子回去,这不是用郑国的军队换取自己的婚姻吗?郑国人会怎么说我!”说完扬袖而去。

  

  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定国。有时候,一言也可以毁了一个人的一生。

  

  身份高贵、才貌双全的文姜竟被郑国两次退婚,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长久心情抑郁、自怨自艾,面容日渐憔悴,终于恹恹成病。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姜诸儿就常来安慰她。两人最初只是纯洁的兄妹之情,但不知是哪一天,他们走进了对方的生命里,再也走不出去了。偷情已不能满足,两人竟出双入对起来。

  

  春秋时男女关系十分随意,但兄妹相爱,还是为人所不齿的。他们的父亲齐僖公知道后,气得恨不能去死,认为只有将他们两人彻底分开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那时邻国鲁桓公新立,很想攀附齐国这样的大国,到齐国来求婚,僖公就赶紧把文姜嫁给了他。

  

  时光荏苒,转眼一十八年。文姜的父亲已与世长辞,她的哥哥姜诸儿当上了齐国的国君,就是齐襄公。一个偶然的机会,文姜与鲁桓公一起回到齐国。我想,鲁桓公不会傻到不知道他们兄妹的丑事吧?十八年了,他和文姜有了两个孩子,文姜也三十多岁了。应该收心了吧?

  

  文姜和诸儿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心里都深深明白,自己不会再一次错过对方。爱的火苗从来也没有熄灭,只是被时间的煤堆压着,有些微弱了,当吹来一阵大风时,这火便会肆虐地燃烧起来。

  

  文姜借口进宫问安,与诸儿抵死缠绵几天几夜,不回馆驿。纸终究包不住火,文姜与哥哥之间的私情被鲁桓公知道了,他出言要让世人皆知他们兄妹的奸情。齐襄公慌乱间派人刺杀了鲁桓公,对鲁国声称桓公是因酗酒伤肝,车行颠簸中突然气绝身亡的。鲁国人不傻,自己的国君在齐国就这么死了,必有阴谋。可是无凭无据又不敢贸然行事,再说齐国又是一个超级大国。鲁桓公死了,国不可一日无主,只好先由文姜的儿子继位,即鲁庄公。

  

  一个再聪明的女人,陷入爱情也会变成傻瓜。鲁桓公死后,文姜并没有为自己的丈夫守灵,而是留在了齐、鲁两国边境,照样穿着光鲜,脸上笑容满面,因为她和诸儿能常常见面了。现在他们之间已没有任何障碍了,要把错过的一十八年都补回来。齐国人作了一系列诗《南山》、《载驱》、《猗嗟》等,来讽刺文姜的不轨。

  

  这样的不伦之恋,上天从不成全,他们做了几年神仙眷侣,襄公就在叛乱中被杀。这场畸恋终于结束了,文姜回到了鲁国。

  

  干练的“大女人”

  

  诸儿死了,文姜也就收回了女人心。这时她已经是四十开外的人了。回到鲁国后,她一心一意地帮儿子鲁庄公处理国政,由于她心思细密,手腕灵活,迅速地使儿子大权在握,在“国际”间更折冲樽俎,处置得宜,使鲁国的威望提高了不少,甚至帮助儿子在“长勺之战”中打败了春秋第一位霸主齐桓公。她死后,鲁国人还很称道、怀念她。

  

  文姜不是个艳帜高扬的女人,而是个聪慧、刚强、有头脑的“大女人”。是她的爱蒙蔽了她,她真的爱诸儿。只是这爱过于酷烈,伴随了太多的丑闻、血腥与谋杀。

  

  在经学史上,这首《有女同车》被认为是文姜的一个回忆。那时她还年纪小,是人们心目中木槿花样完美的女人。渴求完美示人的,往往以闹剧书写自己的人生。文姜读起这首诗,会觉得人生如梦吧?

  

  文姜与《有女同车》的关系,因没有《左传》那样的史书证明,只能当作一个悬案。千年后的我们从这首诗看到的是,不知什么原因,一男一女同车而行,男子为女子之美所动,唱出了心中的爱慕。马车所奔赴的终点也许是婚姻,也许只是出游。反正生活还是未知,一切都像木槿花开那般美好!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