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彬:古成之开倡岭南文化



古成之开倡岭南文化

 

● 古小彬

(中央电视台《客家足迹行》受访者、海南儋州市客家联谊会副会长、福建客家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北宋粤东诗人、岭南第一进士古成之,广东河源市老回龙区古岭人,既是广东客家文学的孕育者,也是开倡岭南文学的功臣。

古成之自幼聪慧,五季之时曾隐居增城罗浮山,苦读不倦。他学识广博,才华横溢,出语惊人,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自宋太祖赵匡胤登基,战乱渐息,天下统一,革除敝政。继后开科取士,任贤用能,采取强干弱枝,以文替武的国策。

清光绪《嘉应州志》载:“宋初,干戈甫息,岭峤文风未振,每取士合一路以一人荐。”增城、河源均属于广南东路,群籍博览、文才震远近的古成之,自然成了州府推荐的最佳人选。

宋太宗雍熙元年(984年),秋试开始,督府劝驾诗中有“寰中有道逢千载,岭外观光只一人”之句,足见古成之的荣耀。次年二月春试,古成之一举成名,有司(宋代行政组织名)奏以梁颢第一、古成之第二。消息传回广东,河源人赶紧建造桂香桥准备迎接他的荣归。

岂料,古成之骄人的成绩,遭到以张贺、刘师道为首的北方学子的嫉妒,很不服气南方人的才华超越北人之上,便想方设法算计古成之。后来得知三月十六日要传胪(即皇帝按甲第唱名传呼招见),便在三月十五日夜,假惺惺为古成之庆贺,暗地里却放哑药于酒中,古成之不知是计,一饮而尽。谁知到了第二天,胪唱开始,古成之却在皇帝面前说不出话,皇上以为是对己不尊,勃然大怒,下令将他扶出殿外,然而又爱惜其才,便宣谕道:“卿宜免学,以图后举。”

寒窗苦读,到手的功名即成泡影,古成之却泰然自若。事后,有人劝古成之上诉以澄清白,古成之却说:“这是命中注定,澄清又能怎样?”

端拱初(988年),翰林学士、礼部侍郎宋白知贡举,放榜以程宿等二十八人进士,所谓上应二十八宿。古成之排在十九,成为宋朝以来广东第一位中进士者,誉为“岭南首第”。

值时,当年张贺、刘师道暗算古成之的事情,朝廷亦有所闻,要置张、刘二人于法。古成之得到消息,极力申救,辩说没有哪回事。足见古成之心胸豁达,以德报怨,海量涵容。

古成之是一传奇式人物,特别是他的文章诗词,堪称一枝独秀,为南粤首倡。清代吴澹庵编《广东文征》时,宋代文章,首列古成之的《汤泉记》。全文如下:

过水北十余里,得白水山,山行一里,得佛迹院,中涌二泉,其东,所谓汤泉,其西,雪如也。二泉相去步武间,而东泉热甚,殆不可触指。以西泉解之,然后调适可浴,意山之出二泉,专为浴者计欤?!或说炎州地酷热,故山谷多汤泉。或说地中出硫磺,水性即温。彼不闻南北临潼汤泉,乃在其西,炎州余水,未必皆然,即地性之说,固为失之。然硫磺置水中,水不能温,则硫磺之论亦未为得。吾意温泉在天地间,自为一类,受性本然,不必有物然后温也。凡物各求其类,而水性尤耿介,得其类,虽千里而伏流相通;非其类,则经过十字旁午而不相入。故二泉之间,不能容寻丈,而炎凉特异,盖亦无足怪者。吹气为寒,呵气为温,而同出于一口,此其证也。临潼之水,在开元、天宝时最为知名,恩幸宠遇,震耀一时,然自是以来,是非口语亦纷纷矣。此泉出自东南万里外,非山僧野叟之所游息,则骚人迁客之所啸咏,宠辱何自而至矣。

全文不过四百字的不朽之作,将自己的性格溶入水性而自表,“得其类,虽千里而伏流相通;非其类,则经过十字旁午而不相入”。

古成之还是一位杰出的诗人。诗文散刊于《粤诗搜逸》《岭南诗存》《粤东诗海》《粤东文海》《广东文征》《古氏族谱》《古氏史志》及《古姓史话》中。罗可群教授在《广东客家文学史》中评说粤东诗人时,首为古成之。在古成之仅存的诗词中,《咏贪泉》最具代表性。诗云:

贤良知足辱,惟尔识贪名。

一酌不惑性,千年依旧清。

深涵秋汉色,冷浸古松声。

珍重芳碑在,何人曾泪倾。

明代香山(今广东中山)黄文裕(正德庚辰科进士)读了古成之的诗后,盛赞“有凤骞霞举、脱略尘土之态,置诸唐律中,殆不可辨。”

咸平元年(998年),古成之与中书令吕蒙正同舟十余日,给吕蒙正留下“交好情笃、斯文重义”的深刻印象。

咸平四年(1001年),原开封府推官陈尧佐,因“坐言事切直”,而被贬至广东潮州府任通判,在任期间,曾游罗浮山。时古成之已在四川汉州府绵竹县任县令,陈尧佐作《游罗浮怀古成之不遇》诗,题于云泉寺石壁,以示仰慕。

大文豪苏东坡,谪居惠州期间,因钦慕古成之,曾到古成之出生地,“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黄庭坚句),他在《和陶杂诗》第八首中这样写道:

南荣晚闻道,未肯化庚桑。

陶顽铸强犷,枉费尘与糠。

越子古成之,韩生教休粮。

参同得天钥,九锁启伯阳。

鹅城见诸孙,贫苦我为伤。

空余焦先室,不传元化方。

遗像似李白,一奠临江觞。

并撰赞语:如日月之绚彩,若美玉之无瑕,登宋进士,文藻联葩,一朝忽逢韩子,丹炉共养朱砂,竟飞升于蓬岛,乐逍遥于仙家,令望犹存,今古颂嘉。(《惠州府志》载:韩泳曾以仙术邀请古成之出道。)

古成之逝世后,祠祀于羊城忠贤坊。河源、惠州一带,均建有倡南书院,以资纪念。今广州市中山四路有一古旧建筑,原为“古氏书院”(又称古家祠),内设试馆,书院内曾悬清同治十年(1871年)状元梁耀枢殿撰的“岭南首第”横匾,足见古成之倡南文化的影响。


广州市中山四路230号“古氏书院”


              

注:

① 岭峤:即指五岭:自福建长汀入广东梅县、自江西赣州经大余入广东南雄、自湖南郴州入广东连州、自湖南道县入广西贺州、自广西全州入静江。

② 劝驾:勉励而亲自送赴京师。《汉书•高帝纪•注》载:“有贤者,郡守身自往劝勉,令至京师,驾车遣之。”

③ 贪泉:在广州城西北三十里石门之西。石门有泉,饮之辄使人贪,故名贪泉。

④ 忠贤坊: 在今广州市解放中路,与惠爱坊、孝友坊、贞烈坊属于明代四牌楼之一。

 

(1998年初稿,2000年定稿。先后刊载2000年《古姓史话》、2006年《古成之纪念馆文集》)

 

广东新丰县 成之公墓


广东梅县 成之公墓(古国瑞、古小彬、古海华、古汉金)


河源市源城区铁炉村 古成之纪念馆


-------------

【附:成之公史料】

古成之:字亚奭,号紫虚,古延绶之子。南迁八世祖。生于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原居广东河源,南汉时迁到广州增城县瓦窑村(今增城市新塘镇雅瑶村)居住,隐居罗浮山,读书著作,南汉末已有诗名(见《广州市志》)。

性简静,寡欲,尝结庐罗浮,力学不怠,淹贯群籍,时吟咏以自适,出语惊人。宋朝初年,干戈甫息,岭表文风未振,时取士一路以一人荐,因共推公焉。

宋太宗雍熙改元,甲申元年(984年)秋试,督府亲为劝驾,有诗云:“寰中有道逢千载,岭外观光止一人。”盖实纪也。明年,上春官,有司奏以梁灏第一、公第二。有张贺、刘师道,嫉妒公以广南人居其上,乃召公夜饮,密置喑药。比黎明胪唱,至公名,喑不能应,上怒其不敬,命掖出焉。然,上爱其才,因宣谕曰:“卿宜勉学,以图后举,朕将虚席待卿。”已报罢,或劝公讼以自明,公曰:“司命迟速有定,非人所能与也。”殊无恨色,闻者咸服其量。

成之公于太宗端拱元年(988年)登程宿榜进士,是宋朝岭南(广东)第一位考取进士者,被誉为“岭南首第”。初任真定府元氏县(今属河北省)尉,因才能卓著,改知青州益都县(今属山东省),为政以爱民为本,不依赖刑罚而各事成功。淳化三年(992年)召试馆职,任秘书省校书郎。至道元年(995年),王小波、李顺在蜀(今四川)率众起义时,张咏出知益州,授成之公知绵州魏城县。当时在战乱中,居民多死于路上,未死者大都为疾病饥寒所苦,都邑变成废墟。成之公到任后,运米救济饥民,发药给民疗疾,使数千人得以生存。战乱稍定,又“立学校,课农桑”。咸平五年(1002年),四川又有战乱警报,张咏再次知益州。张咏因成之公善长于抚恤,授成之公知汉州绵竹县。政绩如同知魏城时。成之公常叹曰:“吾窃禄欲荣亲,今亲殁,何以仕为?”慨然有归欤之兴,有《思罗浮》诗。未几,卒于官。著有《删易注疏》、《罗浮诗集》等,首倡岭南文风。入祀广州孔庙乡贤祠 。2015年被广东省委宣传部入选北宋以来广东省10个家风典范代表人物之一。

坟有两处,分别位于广东新丰县丰城镇东瓜坑君子嶂和梅县梅南镇滂溪村。

广州市中山四路230号、梅州市城北镇五里亭、五华县安流镇文葵和台湾省桃园县龙潭均建有纪念成之公的古氏宗祠。


广东梅州市 成之公祠(左起:古小彬、古惠龙、古达清、古胜煌、古振江)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