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古姓根在周原

一、古姓根在周原


来源:中华古氏网

作者:古小彬



《史记·周本纪》写道: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嫄,姜嫄为帝喾元妃。

帝喾是上古五帝之一,为黄帝的曾孙。后稷一支,源出黄帝自成定论。


人文初祖——黄帝


提到黄帝,人们并不陌生,他是远古传说时代华夏部落的首领,是以父系氏族为代表的核心人物。我们通常称自己是“炎黄子孙”,指的就是远古炎、黄二帝的后代。

《国语·晋语》说:“昔少典娶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黄帝的出生,民间有这样一个传说:

神农氏时代,居住在今河南省新郑县境内的有熊国国君少典,与有蟜氏女子附宝通婚。一天,附宝在郊外散步,忽然天色暗淡下来,满天布满星斗,有道闪电象蛇一样绕着北斗星中的枢星转了几圈,之后迅速消失。此时,附宝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愉悦,稍顷,意识到自己受闪电感应而怀孕了。二十四月后,附宝在新郑西北的轩辕之丘(一说在山东曲阜)生下一个男孩,并以出生地取名为轩辕,后在姬水(又称漆水,在今陕西省境)之滨长大,便以“姬”为姓,又有土德之瑞,土色黄,故称黄帝。

黄帝之父少典是以熊为图腾(英文为Totem,该词原是美洲印第安鄂士布瓦人[Ojiomas]的方言,意思是“他的亲族”)的有熊氏,黄帝之母有蟜氏,是蛇氏族,生下炎、黄二帝,炎帝以牛为图腾,黄帝以熊为图腾。民族研究学者徐杰舜教授认为,“炎黄时代,是母权制衰亡,父权制确立的转化阶段”。

炎帝氏族从母系氏族分离出来后,在陕西渭水流域的姜水一带发展,逐渐壮大成炎帝部落。黄帝氏族从母系氏族分离出来后,则从渭水流域东迁于中原地区,并在黄河两岸逐渐强盛起来,扩展成黄帝部落。

尽管炎、黄二帝是亲兄弟,但在炎帝部落与黄帝部落结成部落联盟后,因炎帝部落执政,诸侯间相互侵伐,炎帝亦无法制止平息,且与黄帝在权力间的争夺中产生水火不相容的矛盾,日益尖锐,最终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阪泉之战”。黄帝率领亲自训练的熊、罴、狼、貔、貅、虎、豹等与黄帝部落联盟军,挥舞着用雕、鶡、鹰、鸢等羽毛制成的战旗,向河北涿鹿的炎帝部落发起猛烈进攻。炎帝部落开战不久即败退于城东一里的阪泉,在经过三次的血战后,炎帝部落以一败涂地而告终,黄帝部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黄帝也获得中原各部落联盟的盟主(又称“中央天帝”)地位。

黄帝执政后,为求治民安邦之道,不畏艰辛,遍访贤才。如:走王屋而受丹经,越鼎湖而飞流珠,登崆峒而问道广成子,上具茨而事大隗,适东岱而奉中黄,入金谷而咨滑子,论导养而质玄素二女,精推步而访山稽和力牧,讲占候则询风后,著体诊则受歧伯与雷公,审攻战则纳五音之策,穷搜奸则记白兽之辞。

黄帝还在科技、经济、政治、文化、医药诸方面,贡献非常大,奠定了中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基础,被人类尊奉为“人文初祖”。他活到110岁,逝世后葬在桥山(今陕西省黄陵县)。

黄帝娶有四妃:西陵氏、方雷氏、彤鱼氏和嫫母。四室生有二十五个儿子,得姓者有十四人计十二姓:姬、酉、祁、已、滕、箴、任、荀、僖、姞、嬛、依。其中元妃西陵氏所生二子为姬姓。

西陵氏女子叫嫘祖,是黄帝的元妃,也是位发明家,她发明了养蚕缫丝之术,还教人以丝织帛取暖遮羞。嫘祖生有二子,长子叫玄嚣,玄嚣生蟜极,蟜极生帝喾(即五帝之一高辛氏,后稷之父);次子叫昌意,昌意生颛顼(即五帝之一高阳氏)。

玄嚣作为黄帝正妃的长子,却没有继承帝位,而是降为诸侯,居于江水之地。玄嚣的儿子蟜极,也是普通百姓。直到蟜极之子帝喾时,才得到帝位。

帝喾,姓姬,名喾(又作佶),一名岌。相传帝喾出生不久,能自言其名,聪慧机灵。十五岁时,便以才德辅佐颛顼帝治理天下,因功受封国于辛,又称高辛氏。颛顼帝逝世后,帝喾继任天子,并建都于亳(今河南省偃师市),这一年,他刚好三十岁。帝喾在位七十五年,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以德治天下,天下太平。《史记·五帝本纪》称“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高度评价了他的政治才干。

帝喾也娶有四妃:元妃有邰氏女子姜嫄,生后稷(周族始祖);次妃有娀氏女子简狄,生契(商朝始祖);三妃陈锋氏女子庆都,生帝尧;四妃娵訾氏女子常仪,生帝挚。帝喾崩,传位于帝挚。


百谷之神——后稷


《诗·大雅·生民》有这样一首歌:

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

诞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诞置之平林,会伐平林。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鸟乃去矣,后稷呱矣。

这里提到的后稷,就是周族先祖姬弃。

其实,“稷” 本是谷物名,别称粢、穄、糜,汉以后误以粟为稷,唐以后又以黍为稷。但在远古时候,百谷之长、谷神、农官,都称为稷。《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说:“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弃亦为稷,自商以来祀之。”不难明白,周人始祖称“后稷”,是有别于烈山氏之“稷”,两者都是农官。汉代蔡邕《独断·上》也说“稷神,盖厉山氏之子柱也。柱能殖百谷,帝颛顼之世,举为田正,天下赖其功。周弃亦播殖百谷。以稷五谷之长也,因以稷名其神也。”

后稷叫姬弃,至于为什么会取“弃”为名,亦有一段动人故事。

帝喾高辛氏的元妃姜嫄,母系氏族有邰氏(今陕西省武功县)人,是位娴淑漂亮的女子。一日,姜嫄去郊外祭祀禖神(又称媒神)以求子,途至豳州(今陕西省彬县)南门外(《大明一统志》载姜嫄“履迹坪”在邠州南门外),看见一个巨人足印,感到非常惊奇,便将自己的脚踏上去,想比比巨人足印大过常人脚印多少。这一踏不打紧,竟然踏出事情来了,姜嫄顿时感到有一股强大的暖流冲击遍身,产生不可言喻的舒坦和畅快,腹中微动,仿若胎儿动作一般。

十个月后,姜嫄在彬县隘巷内的元真观里诞生下一男婴(参《彬县文物》第一辑),姜嫄以为是不祥之物,不敢留养,便将婴儿抛置于隘巷,想让途经的牛马把他踩死,可是过往牛马都自觉地避开婴儿。姜嫄只得叫人把婴儿丢在后山,凑巧山中有许多族人在砍伐树木,未能丢成。最后,姜嫄将婴儿放在城南狼乳沟的寒冰之上(参明《邠州志》),想把他冻死算了,人刚走开,一只大鸟即飞扑下来,展开丰满的羽翼,为婴儿遮体保暖。姜嫄见三弃婴儿未成,觉得这孩子是有神灵在庇佑,只好抱回精心抚育,并取名为“弃”,意思是“被丢弃的孩子”。

姬弃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从小聪明灵敏,在少年时代就树立雄心壮志。有一次,他跟其他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游戏内容是大家分别种些东西,比比谁种的好。结果,姬弃种植的大豆、芝麻、花椒等要比别人的要大要好,于是对农作植物萌发了浓厚的兴趣,并潜心研究、栽种。

随着时光的推移,熟谙农耕的姬弃成了远近闻名的种庄稼能手。尧帝听到有这样的人才后,专程拜访了他,并举荐他担任“农师”,掌管农业。姬弃在任期间,耕种技术进一步得到推广与应用,农业发展相当迅速,使人们告别了半饥饿的生活。

舜帝之世,洪涝濒临,待大禹治理洪水后,赤地千里。姬弃为解决百姓的口粮而奔走各地,教民稼穑,播种百谷,劳苦功高,舜帝便封他于邰(今陕西省武功县西南),史称“后稷”。后稷死后,被尊为农神。

后稷逝世后,他的儿子不窋(kū)继位。

不窋生活在夏代,社会发展缓慢,“稷”官被废。不窋便率领族人迁徙于今陇东甘肃省庆阳、平凉两地区的“戎狄”之地,继续发展农业,光大世德,不辱先世。

不窋死后,他的儿子鞠继任周族领袖,仍立足于戎狄之地,领导周人勤于农务的同时,学习戎狄部落的畜牧与狩猎知识。到了鞠的儿子公刘时,周部落开始了新的命运。


公刘徙豳


周族的兴起与健康发展,乃至壮大成后来的周国、周朝,离不开早期族长公刘的领导,他为周族的事业兢兢业业,在中国古代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公刘是鞠的儿子,生活在甘肃省庆阳地区,这里当时属戎狄部落辖地,周族在不窋担任部族酋长时,就已从陕西省武功县一带的邰地迁来发展,与戎狄人比邻而居。戎狄部落是以畜牧业为主的游牧部族,而周部落则一贯以农业为主,所以公刘还是一心想恢复传统的农业。为了耕种管理好庄稼,公刘一天到晚忙个不停,或选良种、或治虫害、或播或收,周而复始,春华秋实,周人的粮食有了大丰收,农业在戎狄之地已得到大发展。公刘还不满足,他想到周族要勃兴,光靠丰盈的粮食是不够的,于是,又率领族人经漆水、沮水,挺进于渭河流域,进行木材交易,促进商品经济的发展。这样一来,外出者没有了经济不足的烦恼,在家的也不再为缺粮而忧虑,到处呈现“勤劳致富”的生活画面。

周族一天天的繁荣与强盛,影响着其他部落组织,他们争相前来学习农耕,进行商贸,甚至归附于周族。公刘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但他认为戎狄东南方的豳地,更适宜农业生产,便相机往豳地进军。

豳地在今陕西省彬县、旬邑县一带,当时虽地广人稀,但每片土地都有各部族管辖的疆界,公刘要迁居于此,必先武装族人,才能征服或赶跑他族。《诗经全译·公刘》第一章就说:“诚实忠厚的公刘,不能居住图安康。就划地界又修疆,就理露囤就清仓。就把干粮包裹好,装进小袋和大囊。显现光辉睦人民,弓箭张设把敌防。执着干戈和斧钺,开始启程向前方。”

公刘来到豳地,一边率众伐树除草,开荒垦地,一边利用太阳的射影测定土地方位,综合土地阴阳及水源情况,丈量规划土地,分给每个父系家族耕种,促使每个家庭都富裕起来,并有多余的钱粮储存,私有财产就这样产生了。

居住在豳地的周族,在公刘的统领下,生活殷富,人口大增,活动范围日益扩大,并组建有三个军队,实力相当雄厚,为周族的崛起及庆节建立豳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公刘逝世后,葬在今彬县龙高乡土陵村(离县城八十多华里),墓冢高五十多米、长一千五百多米、占地五百余亩,四面环山,犹如一条大鲤鱼卧于盆中,当地群众称“金盆养鱼”形。

公刘卒,他的儿子庆节继承父志,很快建立了豳国。豳国的地域大体有今陕西省彬县、旬邑县、长武县、耀县及铜川市部分地区(参杨东晨《周人秘史》,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3年),庆节之所以能很快建立豳国,功劳还得记在公刘身上。公刘晚年,即横涉渭河,采取厉石和锻石,在豳地开始营建宫室馆舍,草创了先周奴隶制国家雏形。


古公迁岐


《史记·周本纪》载:“公刘卒,子庆节立,国于豳。庆节卒,子皇仆立。皇仆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毁隃立。毁隃卒,子公非立。公非卒,子高圉立。高圉卒,子亚圉立。亚圉卒,子公叔祖类立。公叔祖类卒,子古公亶父立。”

周部族自公刘在豳地开拓基业以后,历经庆节至公叔祖类等几代领导,豳国已有了较大发展。到了古公亶父执政时,古公不但善于处理部落政事,待人和气,心地善良,还以后稷、公刘等先贤为楷模,决心要继续光大周族,造福子孙。由于他积德行义,备受国人的拥戴。

当周族正蓬勃发展,过上了富裕生活之际,居住在西北以游牧为主的薰育、戎狄等部落,在商王朝的支持下,时不时来侵扰进犯。最初只是索要一些财物,古公为不伤和气,也使族人有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便大大方方地分给他们。但戎狄部落并不知足,不久,又来进犯,这一次,他们要的不是财物,而是要占领周族位于豳国的土地与属民,霸权野心,表露无遗。

在这里需说明的是,商王朝为什么会利用戎狄部落攻周呢?商朝在武丁为王时,任用傅说为宰相,大举“复兴殷朝”的旗帜,于是“天下咸欢”。再从殷墟武丁卜辞中,常出现“扑周”的记载。学者杨东晨也认为“他(武丁)对周人豳国的发展很不放心,经常命令商贵族跟犬戎侯‘璞’(寇)周而扼制豳国势力的发展。”“按当时周人的势力,古公亶父并非没有力量对付戎狄,而是戎狄之后有强大的武丁帝支持。”(参《周人秘史》)

周民对戎狄人的蚕食之举,义愤填膺,奋起欲战。古公认真分析道:“你们拥立我做君主,是想保护人民的利益,多为族人做些好事,这是一个好的思想出发点。但你们是否想过,我们周族是以农业为主,主张和平,如今戎狄部落发起战争,屡来进犯,无非是要夺取政权,让他们管理这片土地与国民。人民归我管理或归附他们管理都一样,没什么区别。假如你们因为我而去与擅长狩猎游牧的戎狄人决战,即使能取得暂时的胜利,也很难彻底消灭他们,甚至将卷入一场长期的战斗中,于是,我们的亲人、族人,就会有死伤,要牺牲自己的同胞来换取君主之位,我不忍心也不同意这样做。”

为避免战争,减少百姓的损失,古公亶父毅然“率私属二千乘”,离开豳地,渡过漆、沮两条大河,翻越巍峨的梁山(今陕西省永寿县、乾县一带),南迁到岐山脚下安营而居。此时已是商朝武乙年间。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古公悄然离开豳地消息不径而走,豳国人民说:“古公是位仁义之君,我们还是跟着他走。”于是,纷纷收拾简易行装,尾随着古公,也来到了岐山。

《孟子·梁惠王·下》对古公迁岐也有生动的记载:“古者太王(即古公亶父)居豳,狄人侵之,事之以皮币不得免焉;事之以犬马不得免焉;事之以珠玉不得免焉,乃属其耆老而告之曰:‘狄人之所欲者,吾土地也。吾闻之也:君子不以其所以养人者害人,二三子何患乎无君,我将去之。’去邠,逾梁山,邑于岐山之下居焉。豳人曰:‘仁人也,不可失也。’从之者如归市。”


先周世系(参考资料)


综合前面几节内容,我们可以把《史记》中自黄帝至周先祖姬弃、递传至古公亶父之间的世系列为:

(1)黄帝→(2)玄嚣→(3)蟜极→(4)帝喾→(5)弃(后稷)→(6)不窋→(7)鞠→(8)公刘→(9)庆节→(10)皇仆→(11)差弗→(12)毁隃→(13)公非→(14)高圉→(15)亚圉→(16)公叔祖类→(17)古公亶父。

    但在《四川省重庆府川东道璧山县天池古氏谱》(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手抄本,四川大学古大田教授珍藏)中,有一段与《史记》记载不尽相同的先周历史,族谱记载:

    后稷讳弃,系黄帝之玄孙、少昊之曾孙、蟜极之孙、帝喾之三子,初仕尧,官司农,教民稼穑;继佐舜,亦官大司农,播种五谷,功隆万世,封国于邰。生子曰不窋,佐大禹,亦官大司农。生子曰鞠,鞠公字德宣,袭爵邰侯。生子曰育。育公生子曰抚。抚公生子曰拔。拔公生子曰膺。膺公生胜公,胜公仕夏。生子曰含章。生子曰郝公。生子曰乾公。乾公生子曰公刘,由狄迁豳,袭爵为侯,屡谏桀王不从,自修后稷之业。生子曰堃,堃公仕商,袭爵。生子曰庆节,庆节继爵。生子曰皇仆,字元音。生子曰太素,袭爵。生子曰国华,继位。生子曰差弗,继位。生子曰绍穆,继位。生子曰承启,继位。生子曰殷仲。生子曰怀德。生子曰毁隃,毁隃继位。生子曰超,继位。生子曰公非,袭爵。生子曰至详,继位。生子曰尚贞。生子曰高圉,继位。生子曰亚圉,继位。生子曰公叔祖类。生子曰古公,字亶父,号周公,由豳迁岐,复修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仁。

    那么,从黄帝至古公亶父之间的世次就出现争论性问题,焦点在后稷(姬弃)至古公亶父之间。

    唐代历史学家、国子博士司马贞在《史记索隐》中曾注释:“按国语云,世后稷以服事虞、夏,言世稷官,是失其代数也。若不窋亲弃之子,至文王(古公亶父之孙姬昌)千余岁,唯十四代,亦不合情。”唐代诸王侍读张守节在《史记正义》中亦说道:“毛诗疏云,虞及夏、殷,共有千二百岁,每世在位皆八十年,乃可充其数耳。命之短长,古今一也,而使十五世君,在位皆八十许载,子必将老而始生,不尽人情之甚,以理而推,实难究信也。”斯维至在《陕西通史·西周卷》中罗列出《史记·殷本纪》与《史记·周本纪》的世系来对照,也认为“周的世系中间还有缺略和‘空白’。”

    而四川省《古氏族谱》的先祖世系,比《史记》多记十八代,或侯或爵,一并书来。且将不窋列为后稷姬弃之子,与《史记索隐》中引用《帝王世纪》的“后稷纳姞氏,生不窋”之句相吻合;对公刘的记载,说是“由狄迁豳,袭爵为侯,屡谏桀王不从,自修后稷之业。”这与《吴越春秋·太伯传》之“后稷子孙公刘,避夏桀于戎狄,变易风俗”句相呼应。

从时间上来推算,自后稷仕尧帝到公刘生活的夏桀王朝,

共历时四百余年,《史记》仅记有四代,《古氏族谱》则记述十二代。商朝自汤王至武乙之世,大约六百年,《史记》记载的有庆节至古公亶父之间九代,《古氏族谱》记载的有堃至古公亶父之间十九代。按大宗法每代30年计,《古氏族谱》较接近现实。

    于是,我们可以把《古氏族谱》中先周世系列为:

(1)黄帝→(2)玄嚣→(3)蟜极→(4)帝喾→(5)弃(后稷)→(6)不窋→(7)鞠→(8)育→(9)抚→(10)拔→(11)膺→(12)胜→(13)含章→(14)郝→(15)乾→(16)公刘→(17)堃→(18)庆节→(19)皇仆→(20)太素→(21)国华→(22)差弗→(23)绍穆→(24)承启→(25)殷仲→(26)怀德→(27)毁隃→(28)超→(29)公非→(30)至详→(31)尚贞→(32)高圉→(33)亚圉→(34)公叔祖类→(35)古公亶父。

 

【温馨提示:本文系 古小彬 整理撰写,请转载者注明出处与作者,切勿侵权。谢谢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