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画壶序》

画壶序 

刘阳(学者、书画家、沂蒙画派创始人)

 

夏至已至,竹蕉影隙掩映一塘绿水荷荫。

小楼凭窗,可绿、可红的茶,汲山泉水入壶冲泡,俄顷,曾封起的春天明前绿茶的叶香;小种的文骚;冻顶乌龙的醇厚……,弥漫一室,融进夏至的夏里。茶,也可以醉。

迷离花梨、紫檀架上各式的壶,总有究竟。

隔着或石、或玉、或金属、或陶与瓷的;或雕刻、或泥水捶打、火炼过的或简素、或繁复的不大的躯壳,或圆或方的空间里,仿佛都从嘴儿与盖儿里,腾出看不见的、柔柔的气息与味道。

这些名“壶”的壳与空间,生来只用做盛汤汤水水,生于何时,无具体年代可考。

人还不是“人”的时候,风餐露宿、穴居溽血,天上、地上的雨雪、河湖浊溪,就是解渴的水、壮胆的酒。或用手掬、或用贝壳、或刻磨的石头、玉,舀来喝。

夏商泥陶时代,春秋、战国青铜时代,定居为耕种,用火锻出几样至今无法割舍的:吃饭喝水的家伙儿(陶、金属,有的随祭祀,而为礼器);耕种与交易的金属(铜铁农具与货币);粮食够吃了,就酿出可以沸腾情绪的酒(米酒、黄酒、白酒)。酒具,是很长时间饮用的主流。盛水用缸、罐,喝水多用碗。

汉、晋有可考专门饮水用的陶壶,说明饮水得到重视。自古以来,有可能用水泡各种植物喝,但“茶”字未出现。

进唐,被后世奉为茶祖的好事者陆羽,一部《茶经》,开启了有名有份、正正经经:种树、采叶儿、揉捻、炒酵、喝茶的历史。为了泡煮结合,也才有了有名有份、正正经经的水壶、茶壶。由此经宋、元、明、清、民国至今,茶具大兴、特兴:石、玉、陶、瓷、金属、玻璃……,经久不衰。酒具、酒壶在域外红酒风靡与禁酒驾的当下,日渐衰微。

究其因:酒,聚众、令人至奋至昏至豪气;茶,独享、令人至清至醒至宁静。

皇城中家家啜茉莉花茶百千年,自幼也谙熟一二。

尝于江南十数载,遍走苏、浙、闽、粤、皖、赣、湘、鄂、川、贵、滇、藏……,采无数老树新芽,揉捻、炒酵,品无数绿、红、白、黄、黑茶。亦玩、弄(画、刻)无数陶中紫砂,瓷中景德、德化之白皙;龙泉青绿之幽;乳、钧灰、紫之冰裂……,竟也百炼泥化为绕梁香。唯更喜陶之阳羡丁蜀黄龙紫砂,质、色、型、工尚手作单品,无釉见地见朴见真功,曼生、鸣远、景舟垂范数代,茶、饮、把玩至情至趣。

今又于册页画壶,多陶之紫砂也。

 

2019年夏至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