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前言

       宋明两代商品经济的发展,带动了金银器制造业的兴盛。宋代金银器一改唐代雍容华贵之风,器形趋于精致小巧,显得典雅秀丽。随着金银器大量流入民间,其类型及装饰摆脱了域外文化的影响,更具生活气息,呈现出本土化风格。明代金银器制作工艺在前代基础之上又有新的发展,造型美观,制作精细,装饰繁复。此时流行在金银器上镶嵌珍珠、宝石,产生了一系列的合璧产品,使这一时期的金银器表现出浓艳华丽、富丽堂皇的特点。

  南京作为两宋时期东南地区的经济重镇、明初京师之所在,经济发达、文化繁荣,是我国金银玉器生产的重要基地和消费中心。新中国成立以来,考古工作者在南京地区发现了宋明两代许多名门望族、王公贵族和开国功臣的家族墓葬,出土了大量珍贵的金银玉器。本次展览展出了南京市博物总馆收藏的宋明时期金银玉器120余件套,分冠服饰物、日常用器、陈设摆件、压胜吉钱几个类别,造型别致,工艺精美,代表了宋明时期我国金银玉器制作工艺的较高水平,也是研究这一时期工艺美术的重要实物资料。

  感谢南京市博物总馆对展览的大力支持!







南京地区宋、明墓葬出土的金银玉器中,以首饰冠带等饰物最为华丽。这些饰物主要包括冠饰、发饰、耳饰、腕饰、指饰、扣饰、带饰、佩饰等,使用捶揲、錾刻、累丝、镶嵌、焊接、炸珠等多种工艺,技术精湛,设计奇巧,且因材施艺,寓意吉祥,充满了生活情趣。其中宋代首饰材质轻巧,追求意境;明代则以多色为美、以精微见长、以繁复为巧、以奢华为上。



金冠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8.7厘米,宽5.2厘米,高5.5厘米 南京江宁将军山沐瓒墓出土
说明:明朝官员燕居时用以束发的冠,常做梁冠状,此冠作五梁。冠两侧各錾刻一孔,使用时扣覆在发髻之上,用簪固定。


镶金托双龙戏珠纹琥珀饰件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宽5.2厘米,高5.2厘米 南京邓府山佟卜年夫人陈氏墓出土


说明:中央一颗血红色琥珀,两旁环以两条左右对称的金龙,似在抢夺那粒琥珀制成的宝珠。背面中心是一如意云状金片,从旁边伸出八根金丝夹裹住琥珀。使用时用小钗将其固定在发髻上,属于一种头饰。




菊花头金簪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11.5厘米 南京板仓徐达家族墓7号墓出土

说明:簪首用累丝技法做成委(wō)角方形,其上用细金丝盘出两重花瓣,做成一朵盛开的菊花。簪脚呈方棱形。





捶揲龙纹蘑菇头金簪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11.8厘米 南京板仓职业病防治所明墓出土

说明:簪首螭虎呈团形。簪体呈圆形,通体捶揲出二螭龙,一螭龙正面下冲,一螭龙侧身前奔,呼应生动。




嵌宝石金头面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南京江宁将军山沐斌夫人梅氏墓出土

说明:共六件,形制各异,每件均镶嵌红、蓝宝石,精巧华美,色泽艳丽,观之宝光璀璨,美不胜收。沐斌是明朝开国功臣沐英之孙,袭封黔国公,梅氏是沐斌的侧室夫人。




嵌红蓝宝石金耳坠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4.3厘米,宽1.2厘米,坠首长3.2厘米 南京板仓徐俌夫人朱氏墓出土

说明:红蓝宝石的镶嵌部分类似茄形,应是明代《天水冰山录》中提到的“金厢珠宝茄耳坠”以及其他文献中提到的“天生茄儿”耳坠。




药神形金耳坠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10.3厘米,宽1.8厘米,药神长5厘米 南京板仓徐达家族墓出土

说明:耳坠造型为采药仙人形象,上部为一六瓣花盖,花瓣内原镶嵌有宝石,现已不存;底端为花托,所嵌宝石亦佚。花托上立一荷锄背篓的仙人,头挽高髻,颈戴项圈,身着双层莲瓣纹饰衣裙,双手持飘带,飘带环绕其身,身后的背篓中露出一枝灵芝。




嵌宝石金镯

明代(公元1368-1644年)直径7厘米 南京江宁将军山沐斌夫人梅氏墓出土

说明:一对。镯内壁光素,打磨十分光洁;外壁焊有数个等距离分布的花丝金托,托内镶嵌各色宝石。每只手镯各由两个半圆形扁平金片合成,其中一端作“活页式”铰链相连,另一端用一根插销链接,手镯可自由启合。




“耕读渔櫵”金戒指

明代(公元1368-1644年)直径2.5厘米

说明:一对,形制相同,戒面纹饰稍异。戒面略为长方形,两端收尖角。一件饰垂钓的渔夫和屋中苦读的书生,一件饰挑柴的樵夫和耕田的农夫,两件合为“耕读渔櫵”。戒面边缘饰一周云雷纹,主体纹饰下有细密的鱼子纹衬地。




嵌宝石莲花形金扣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2.7厘米 南京郊区出土

说明:扣圈作六片莲瓣,两侧作金托及如意状纹饰,上有孔眼六个。金托内各嵌红宝石一粒。扣子中心为圆形金托,内嵌蓝宝石一粒。



金镶玉带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南京板仓徐钦墓出土

说明:共十六块。带板托均以黄金制成,插销、带扣亦为金质。金托上镶嵌白玉带板,玉质温润纯白,毫无瑕疵,实属难得之佳品。




凤纹金饰件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9.5厘米,宽7.3厘米 南京郊区出土

说明:略呈菱形,应为霞帔下端的坠饰。由两片金片镂空纹饰焊合而成,每边用曲线勾成。图案为两凤起舞,寓意“和鸣”。




嵌宝石金链香盒

明代(公元1368-1644年)盒径8.5厘米,高1.7厘米 南京江宁将军山沐斌夫人梅氏墓出土

说明:盒面饰莲花、如意云纹,上嵌红宝石、蓝宝石与绿松石;盒侧面饰缠枝莲纹;盒底以如意云纹为地纹,上刻梵文六字箴言。盒身配有金链,便于随身携带,内可置梵咒等物。




蝴蝶形金饰件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宽7.1厘米,高5.7厘米 南京太平门外岗子村吴忠墓出土





宋、明时期经济发展,商业繁荣,随着手工业的兴盛,金、银、玉材质的器皿大量进入富庶人家的日常生活中,包括餐饮用具、盛装器具、洗漱器具和梳妆器具等各式器皿。此类日用器皿体型虽小,却装点了古人方寸之间的生活空间,象征富贵,有着美好的寓意,不仅凝聚了时人的审美情趣,更折射出古人高雅的清居生活。




刻香卷纹银盒

宋代(公元960-1276年)直径5厘米,高3厘米 南京江浦黄叶岭张同之墓出土




银渣斗

宋代(公元960-1276年)口径5.8厘米,高8厘米 南京江浦黄叶岭张同之墓出土

说明:渣斗上部呈碗状,下部为小罐,由碗底和罐口焊接而成。其功能可能是用来存放漱口水的,也可能是放在餐桌上用来吐放残渣或倾倒喝剩的茶渣。




金碗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口径7.7厘米,高2.5厘米 南京中央门外康茂才墓出土



双耳金杯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口径6.4厘米,底径3.2厘米,高2.8厘米 南京动力学校韦牧墓出土

说明:敞口,斜直深腹,平底。口沿两侧各饰一牡丹花形执手。




雕竹根灵芝“寿”字玉杯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口径5.2厘米,底径2.9厘米,高3.2厘米

说明:青玉质,一对。杯把雕竹根灵芝纹及“寿”字纹。竹根和灵芝亦有寓意长寿的吉祥含义。




圆雕婴戏八角形玉杯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口径7.3厘米,底径2.8厘米,高5厘米,通长13.8厘米 南京板仓职业病防治所明墓出土

说明:青玉质。杯体为八边形,两侧各雕两个童子和松树为把手,童子相对而视,一手抓住杯沿,另一手搭在树上作攀爬状。杯壁外亦雕一童子,双腿分开作跪地状,手中提一竹篮。该器雕工粗疏,也许就是所谓的明代玉器的“粗大明”风格。




雕蟠螭纹八角形玉盘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口径17厘米,底径14.4厘米,高1.4厘米 南京板仓职业病防治所明墓出土

说明:青玉质。盘内壁高浮雕两条蟠螭,首尾相接作游动状。蟠螭前肢较短作匍匐状,后肢中右腿较长并作势后蹬,在弯角处以方角度处理,显得挺拔有力,整体形态极富动感。盘中央亦雕作八边形浅框,其内可置物。




金盘

明代(公元1368-1644年)口径15.7厘米,高1厘米 南京中央门外康茂才墓出土







除了富丽堂皇的器皿和繁复华丽的饰件外,还发现有大量流行于明代的金锭、银锭和圆形方孔的冥币,多出土于身份等级较高的墓葬中,其数量与墓主人的身份和财富有密切关系。如2008年在南京发现的明代开国功臣黔宁王沐英家族墓中就出土了99枚金冥币,最重的可达350克。此类冥币属于压胜钱,古人认为将其放置在棺椁内能够震慑鬼神,其上錾刻的吉祥钱文能够为生人提供保佑。





金锭

明代(公元1368-1644年)长5.6厘米,宽3.8厘米 南京江宁将军山沐启元墓出土


金镶玉钱

宋代(公元960-1276年)直径5.8厘米,厚0.4厘米 南京江浦黄叶岭张同之墓出土



金冥币

明代(公元1368-1644年)直径7.5-18.3厘米南京江宁将军山沐瓒墓出土



“长命富贵”金冥币

明代(公元1368-1644年)直径1.8厘米 南京中华门外郎家山宋晟墓出土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