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艺术:是梦、是诗、是画

1988年文章

是梦·是诗·是画

——读《刘阳画集》

王国之(《北京青年报》总编室主任)

   

我时常做一些美丽的梦,梦到我曾久居的小村庄,门前是溪,窗外是坡,屋后是林,静静的,静静的……但一梦醒来,却是北京繁华,楼外一片烦嚣嘈杂——梦,不在。

·    刘阳,大概也常做这样的梦。88年,北京荣宝斋出版了他的画集,这其中,作品中一个个遥远的沂蒙的梦,令人痴迷,令人神往。而这些美丽的梦境,却永远留在了我的眼前——我感谢刘阳。

    这些梦,见不到名山大川的磅礴,见不到层峦叠嶂的错落,见不到惊人心魄的飞霞,见不到重林尽染的极目。看到的只是带有浓郁齐鲁沂蒙特色的山坡、沟壑、林木、村路,和那个永远孤独与羊相伴的身影,及他独享宁静的快乐。像婴孩偎依在母亲的怀中就能感受到母亲的一切厚爱,在大自然的一角,便感知了大自然的灵魂与生命。画中孩提般的稚朴与纯真,同万物窃窃地对话,他笑,山便是绿色,他悲,太阳便惨红。

    刘阳从黄发之年便受蒙家学,二十几个寒暑,他不仅将人物、花鸟、动物、山水、金石、书法都打造成为属于他自己独特的面目,形成了绘画的“沂蒙画风”与书法的“孩儿体”,在诗歌方面,他也有一定造诣,有解构的荒诞之风。因此,他的诗如画,画如诗,特别是他的山永画,有情节,有意境,以情动人,以情夺人,颇具视觉魅力。

    刘阳的沂蒙山水画,总给人一种静谧的感受,在放大的灰色背景中,暗绿、暗蓝、暗褐、暗红等色调、沉郁的色彩,沉甸甸地压在画面上,将景物遮在阴影之中,而那些飞白之处的天空、白云、池塘、溪流或道路,则与出暗的景物形成的静静的反差,那些信手在暗处皱出的麻点、短线,有着疏密、浓淡、干湿的变化,不仅有韵味,而且表现出景物丰富的光的变幻。乍看他的山水画,依稀有些感伤、怀旧的色彩,也似乎像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的情调。但凝神一刻,会愈来愈强烈地不断产生新的感受,静谧中蕴聚着强烈的力的潜流。这种潜流不仅表现在其构图的大胆、奇颖,也不仅表现在山水、景物造型的块面、线条的节奏,而是内在气韵的一种冲击力,由此而达到了博大、和谐、深邃的艺术境界。许多作品中,画面上只画出了山的一角,山脚下昏暗中隐约茅舍,山风顺着山势滑坡而下,卷动着密如头发一样的山草,山草抽动着和山边旋动的云衔接在一起,搅起了一群寒鸦。作者没有画山的整体,可我们感觉到了山势的险峻;作者没有去画风,可我们感觉到了山风的强劲;作者没有画人,可我们感觉到了没有光亮的茅舍中的冰冷。裁们感受着自然的强大相力量,在貌似阴郁的画面中,我们得到的是感奋和振动。

    刘阳的山水画有着鲜明的艺术个性。他长期以来所追求的象征的朦胧、浪漫的敏感、现实的哲理、荒诞的解构,不断净化、提升着他作品的层次。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