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清纯、朴拙、明净、虚灵

1999年文章

清纯、朴拙、明净、虚灵的刘阳

郭子绪

    

记不清几年前了,接到北京《人民日报》徐放先生挚友刘阳来函,嘱余题写斋名。

刘阳既为徐放先生之挚友,心性品格必有相近之处及难解之缘。当下题写寄呈,亦不知是否合意。

又是数载匆匆过去,收到刘阳寄来的大画册。对刘阳的艺作:书法、篆刻、花鸟动物画、人物画山水画,早曾拜赏,并至为钦仰。刘阳二十几岁开始就创立“沂蒙画风”,竟于国画、书法、篆刻、油画、版画、雕塑及诗文,广泛涉猎并卓有建树,此真可谓非同寻常的才子。遗憾的是至今尚未谋面,单从照片上看,已见出其儒雅文静,天分必高,这当是他年纪轻轻既已取得如此高成就的基因吧。刘阳的习性是明净虚灵的,作品才亲切感人。

我对刘阳的画,很是偏爱。他那饱含稚拙的变形人物、动物、花鸟以及造境,蕴含着深刻的哲思,有着寻绎不尽的意味,这大概也是他的画,倍受人们青睐,而于国内外多次展出与被收藏的原因吧。

特别是刘阳的沂蒙山水,愈见其情浓厚,这明明是刘阳为“刘家”山水。入情至深倾泄其间的笔墨真情,由此才铺洒出这独立特殊的刘阳沂蒙山水。这

从刘阳的自述中即可看得一清二楚。

    “醉不知返”,表现出刘阳对沂蒙山水、风物的痴迷和贪恋。一个艺术家,只有为真情所动的情况下,才可能创造出感人至深的优秀作品,才是达到融情于中,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刘阳作品可谓有感而发,藉笔墨流泄,往往生动之至。观刘阳的画,又迷于山水间而忘我的感觉。加之他那纯朴、独特的艺术语言及表现方法,愈加令人赞佩。

雪莱说:“艺术的本源在于仁爱”。山水间有自然大爱,更需艺术家的艺术提炼。艺术需要激情,激情来自感动,感动则来自于爱。爱能炽燃一切,成就一切。由此看来,刘阳的画,是因醉迷于沂蒙山区的朴实的自然而终于成就的。

刘阳走出物欲,走出喧哗,才真正走出自我,发现自我,在自然山水间,静静地啼听和寻求自我灵魂的碰撞,自然而然地自我陶冶、放逐和张弛,在无数个刹那间激发出智慧的灵光。随着心性的自由驰骋,自有一种随手造世界、处处见真情的痛快淋漓,从而获得真气弥漫、云蒸霞蔚的上乘之作。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宗教式的虔诚,殉道者的精神。昔陶潜之诗的自然美,就是由“性本爱空山”的本性所致。由此作品最终表达的是作者的心迹、心语,成为生命的律动,升华为最高层次的对自然生命的礼赞。

    常言:大道动人心魄,小道悦入耳目。古今杰作,无不是作者的至性、至情,加之超绝的技巧,在忘情状态下,幻化出的似迷离、惝恍,却又真切明澈的心灵轨迹,这是情的驱策、精神的映照和学养的积浣,而产生的难以言说的神圣瞬间,由此,艺术家以此心血浇铸成的神圣艺术而光照人间,使人在欣赏中得到美的享受、智的启迪和召感。

  刘阳的画,可称得上是卓尔不群、异而不俗。在绘画领域里,开辟出一种新的山水画艺术模式。

    刘阳的书法亦是不凡,潇潇洒洒、轻松自然、平淡天真得令人格外喜爱。文词精美独愫而意昧深长,其书法皆轻松流畅,没有半点造作。精到、轻松、自然、畅达,灵气四射,可谓信手拈来,仙风道骨,逸笔草草,实可谓大家风范,且与绘画遥相辉映、相得益彰,尤见佳妙,天真稚拙、轻灵秀爽,别有天地。

    刘阳的大幅书法,则见画意居多,有异趣。要知,书法一道的背后,立着一个高大的中国传统文化巨人,是几千年中国独有的儒、释、道传统文化的思想和精神孕育出了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从刘阳的题画书法,及国画、文章看,刘阳是深知这一点的。

刘阳篆刻均自出机杼,而另有佳趣,别出心裁,朴茂古拙,落落大方。

    刘阳,可说是从传统中走来,在古今中外各种综合艺术中,触类旁通孕育而成。在他的作品中有的是清纯、明澈、宁静、沉厚和迷人的情趣、气息和意味。可见,自然山水及广博的文化,充实、净化了他的精神与灵魂。

 

于南国山居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