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画笔中的诗灵

1999年文章

 

画笔中的诗灵

——画家刘阳的诗

明秋水(台湾)

 

以诗来填补构图中的空隙,增强线条中的韧劲儿与光辉,扩大透过鉴赏所产生的的魅力与感悟:刘阳,算得是一位80年代以来首创的耕耘者。

因为:他能把画纸与稿纸,揉成一片,进而将画意与诗情缔结成突破性的联盟,使人透过综合的感染,能从画缝中,找到诗,也能在诗页里找到画儿。

诗画的相拥,能透过奇妙的境界,为颠沛离乱的人世服务,绝非粗制滥造所能显出它的光彩来,而是经过“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世纪病》)的认真探索,诊治时空之病,从开始,就从号脉中把出“宇宙像橘子皮那样剥落之日起,便产生了危机”。这种在画笔中抒发出的悲天悯人的胸怀的诗,无疑地能激发出世人的感悟,去对人性作一种真实的描摹、确切地分析。

由此可见,长期漫游画坛的诗灵刘阳:以素描人性,作为诗工程的钢筋,用以奠定向真理探索的塔基,正属刘阳诗灵在画中最可贵的落脚点。凭心而论,诗画中对真理的探索,原非空洞的呓语,而应该属于一种投向现实的实践,透过行为的具象,去寻找隐藏的心灵轨迹,以纯美艺术的眼光,首先去寻找它的存活点,才能评定它的价值。

刘阳用画感,对目击所见进行抒感,又以诗来结理、突破、自救,透过多样形式的创作“化妆”,寓精进的精神,沉潜于默化之中,最能赢得激赏、省思与共鸣!

诗,毕竟不同于口号的制作,在如何标题的局限下,除了心性的刻画,都会共鸣意景的揉合。在刘阳的诗中,真诚与警醒,始终有敲击心灵的作用,令人清醒、震颤。

总体而言,刘阳的诗:写景唯美;抒情则潜藏传神的妙招,他能把“阳光剪成的窗花儿,贴在床上……”(《基本功》),“把黄昏像卷字画般卷起,把黑暗像开电视般打开……”(《接受出卖》),“槐花自是一挂习俗的鞭炮,秋叶自是一羽记忆的请柬……”(《一口皮箱》),如此可以读出画家诗人的刘阳,是怎样精心处处细节,又怎样在“美”的细节里,漂洗自己与众生心灵。在《储存秋天》里“靠红叶的利息,烹饪秋天里的梦……”堪称少见的范句。因为:梦,不仅是画家诗人的专属。

刘阳的眼、思、语、笔、色,传递的是久远的身边事,喜闻,即可闻;乐见,即可见。

 

1999年于台北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