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关注丨国内惊现柴烧国宝级曜变盏

墙内开花墙外香,正如咱们是茶的故乡,可偏偏说起“茶道”让人无端想起日本的仪式感一样,建盏是咱们宋代御用茶器,可至今仍是日本的国宝。如果你的身边有玩盏的朋友,你一定对“曜变天目”如雷贯耳。

是的,福建建窑宋代所生产的一种黑釉茶盏“曜变天目”,1951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国宝,目前公认的全品仅有三只,均藏于日本相关机构,(日本静嘉堂、大阪藤田美术馆、京都大德寺龙光院)。而咱们中国,只在杭州,出土了一片残件。这件杭州出土的曜变建盏,有四分之一的地方缺失,这无疑是令人遗憾的。但,幸运的是,10月10日点燃第一把火的建瓯川石川山窑,居然烧出一只曜变盏。要知道柴烧龙窑建盏一向是“入窑凭人,出窑看天”,要出一个曜变盏,那是百万分之一的几率,几率可谓是微乎及微。

一时间川山窑引来了众多爱盏人士的关注,甚至有人出价高价购盏。观其外形,柴烧油润度极高,内里有着曜变特有的斑点套紫色光环,不似日本馆藏的曜变盏那样蓝,通身泛金,如黄金甲一般耀眼,也因此被命名为“黄金龙甲”矅变盏。这只曜变盏的缔造者是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非遗传承人张木芳。

张木芳,1966年出生,福建省建瓯市人,一生从事艺术工作,酷爱传统茶盏文化,倡导以简单自然的方式表达艺术美感,被家乡川石建盏“出窑凭天”自然窑变的神秘与精彩吸引,经过多番考察研究探索,博采众长,在实践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产生了茶盏文化传承的工艺与艺术形态创新融合的奇妙想法,在川石兴建川山窑,以帝一盏品牌之名,致力于复兴柴烧建盏。

张木芳在艺术方面,虽然已经获奖无数,头衔繁多,但他依然对建盏保持着最初的专注与执着。

从器型比例,到柴烧龙窑改进,从红泥铁胎手工要求,到天然原矿石材料的坚持,精益求精,格外严苛。

他说他有点贪心,他希望能够将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与精神传承下去,同时做好能做好的一切准备工作,让柴火,让龙窑能感受到他的虔诚,希望窑内命运之神能偏爱他的盏。

张木芳的建盏,都是手工拉胚,这是一种传承性手工艺技艺,少则需要三至五年的学习,多则需要十年以上的刻苦钻研。看似非常简单,背后是手艺人多年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要达到熟练乃至融会贯通的境界,需要多年来坚持泥巴不离手,泥巴不离衣。待到湿胚自然干后进行精细修胚。

在人力范围内尽善尽美之后,装匣入窑,接下来就是“尽人事听天命”,在5个薪火不断的日夜后出窑见成品。

柴烧龙窑建盏的匠人都敬畏自然,张木芳同样如此,入窑点火前,他都会带领匠人们,进行传统的开窑仪式,虔诚祈祷川山龙窑旗开得胜、红红火火。正是这种一丝不苟的坚持,让川山窑遇上曜变盏的百万分之一。

“曜変”一词最早出现在明万历年间,原是“窑变”之意,室町时代的文献”《君台观左右簿记》记“传闻初开窑...曜变”。

曜变盏烧制难度极高,成品率极低,万无所得,要从上百万件、乃至更多的建盏里才能偶然发现,根本没有套路可琢磨,一切都源于偶然,一个“变”字道出了它的精髓。曜变没有具体的形状。可以说是无形之形,无状之状,隐隐绰绰,清晰不一,飘忽不定,玄之又玄,是国际公认的瓷釉艺术的无上“神品”。

要说它的价值,南宋祝穆写的《方舆胜览》中说:“兔毫盏,出瓯宁之水吉。……然毫色异者,土人谓之‘毫变盏’,其价甚高,且艰得之。”近百年前一直曜变天目成交价相当于当年的1500套别墅价格,可谓天价。

怎样的建盏才称得上是曜变呢?必须是铁胎、厚釉、高温、一次性烧成,斑纹形态以空心的圆形为主,兼带彩色毫状物,随着光线、角度变化,盏体呈现不一样的彩色光晕。难度极高,几率极低,要从数十万件的建盏里才能偶然所得,珍稀非凡。

前不久为期4天的第十一届海峡两岸文博会圆满结束!张木芳老师的根艺作品《与川山窑》、帝一盏柴烧建盏获几个大奖,其中帝一盏柴烧建盏代表作《帝王盏》一举斩获金奖!

作品《帝王盏》荣获金奖

这只建盏为少有的成功大器型,大盏上下布满蓝色条达的兔毫,属柴烧界少有的收藏品,帝王盏为27cm×27cm,经典器型:大束口!

数百年来,多少匠人痴心不改,执着于柴烧,痴迷于曜变,得一盏才算圆满。如今已经有川山窑创造奇迹,相信不久的将来执着的手艺人会带来更多的奇迹。

张木芳老师一直不懈努力,用匠人的那份执着心,用心研究,希望烧更好的柴烧帝一盏分享给亲朋好友!为弘扬中国非遗传统文化而付出毕生精力。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