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赋

敦煌赋

--孟蕖(作)



谓,莫高窟者。
据鸣沙之南,扼西行要道;
始于晋魏,兴于唐宋二朝。
溯莫高之由来,还忆前秦建元,
彼时民生困苦,中原不堪离乱!
偶有一日,一行僧路经于此,
窥见佛光初现,感召信众万千。
一时间叮叮斧凿,攀崖克石。
虔诚相继,八百载施教经传。
宏愿谁人立就?功业出自众生。
石雕肃目,风骨蔚然。
神态俊逸,气势庄严。
恰九天之遗珠,珍华夏之瑰丽。
世界之奇,人间罕之。
虽历尽沧桑兮,仍风华之不改。
风云多幻,桑田碧海。
才激北朝巨变,又撩隋唐神韵。
等侯千年,谁解佛之偈言。
月牙清泉,倒映星月璀璨。
西凉故道,奇幻艰难。
风沙无常,兀自岿然。
波澜不惊,只因梵音纯正;
喋血雄浑,为山河而动情。
经声咿呀,于世无争。
净土缘何,惹得马蹄嘶鸣。
大漠孤烟,敦煌古郡,
驼铃阵阵,知是行商过往。
丝绸珍贝,弯刀圆月。
殷红染透,黄沙漫漫。
枯骨堆积,换来繁盛千年。
向来人迹罕至,
佛光一现,繁华自在荒原。
一朝繁华荡尽,恍然如梦初醒。
殿外忽来,不速之客。
劫掠惊现,梵音骤停。
国宝竟落,他人之手。
马蹄三百,易我万卷经书;
灯油半瓶,夺我千年至宝。
黄沙欲静。几载清宁?
君王无能,难守祖宗疆土;
政治昏溃,再失千年文献。
咬碎银牙,怒斥何用?
碧血丹心,焉畏生死!
莫高悲歌,时惊睡梦华夏;
丝绸古道,又现当年繁华。
泱泱古国,从此扬眉吐气;
煌煌大漠,重奏丝绸之歌。
舞动飞天,扬我复兴之志。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