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艺术:心灵深处一份真

心灵深处一份真

——沂蒙画派创始人 刘阳先生作品的稚拙

KINAMI(韩国)

 

画画,本来是没有任何条条框框,轻松而好玩的事。分开古今中外美术史会发现,凡是大家的作品,除了各个时代的特性之外,几乎都一个共性——稚拙的率真的童趣,那不是刻意的卖萌与装嫩,而是艺术家心灵深处拐角的或是难忘的有趣的记意;或是他们留给自己心灵的一片净土,尤其是近现代当代艺术家毕加索、马蒂斯、米罗、齐白石……

艺术家及作品的成长、成熟的规律大都是:由生到熟,由简入繁(是造型能力提高,创造力初始阶段,是无形到有形的感性思维到理性思维的阶段),在由熟到生,由繁至简(掌握了技巧,形成了风格,就会由繁琐的具象,到简化的概括,是有形到无形,从理性思维回归感性思维的过程)。也许很多人看了毕加索、马蒂斯、米罗、齐白石他们的画,会觉得像小孩子画的,好像比例不比例,透视不透视,线条不线条……。这也正是验证了一个事实:儿童少年看东西,都是从自己的真实角度去发现,加上他们纯真的浪漫的想像再去表现,他们可以把太阳画成绿色,让青蛙在天上飞,他们的眼睛与心没有受到功利与取悦的污染。殊不知,这些大师幼年青年时期,下过多大功夫,他们写真造形的能力,何等了得!这就牵扯到一个问题,关于绘画的条条框框,从古至今,每个历史时期的大家们的作品(不是全部,只是一小部分),都被后代奉为范本,也就有人从中牵强附会的“总结”出太多的说法,如中国古代人物画有“十八描”《芥子园画传》中的山水、人物、花鸟都有各种皴法、描法及构图的参考样式,原本好玩有趣的画画,形成了艺术的“八股”,也就生成了许多重出处、死读书,只会描摹抄袭的没有创造力的“虫”与“匠”。历史上流传着很多大家都遇到过的问题的故事:您是画哪派的?他们无不异口同声:我自己那派。不仅如此,清代石涛说过:“以自然为师”,齐白石先生对学他人说过著名的话:“类我者死,异我者生”,就是告诫到习艺者:不要百分百学他,去自然社会中发现好东西。要成为大家,少不得读万卷书,更少不得行万里路。

翻看那些大家的传记,几乎百分百都是热爱大自然的,都有着广泛的兴趣与好奇心,而且他们的心灵深处与作品,总会时时透出儿时幼时青少年时期那些有趣的记忆。

刘阳先生作品里,随处可见稚拙与童趣,并非刻意的夸张,而处自然流露。从物象的造形(山、石、树、屋、人物、花卉、动物、禽鸟),到线条、色彩的运用,概括率真,绝不啰索,整体大气磅礴,细节精致刻画,总会让人觉得出乎意料,但仔细品味,又都在情里之中,尤其是他山水画中在袖子里插着手、游走观看的人物,和人物形影不离的小狗、羊、牛等,看似憨憨,不动声色,处之泰然,却极具智慧,早已成为先生作品中,不可或缺的符号与象征,同时从中也透射出先生的人生态度:多看、多听、多想、多做、少说。所以读先生的作品,不论水墨,还是大色彩,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都觉得极宁静,没有半点鼓噪,张扬与喧哗,透射着他自己方式的唯美。先生自幼习刘继卣先生动物画技法,也养过无数各种的鱼、猫、狗、鸟,小学到中学几乎每周都去动物园,观察各种动物的形态,写生并记录动物的产地、习性,十八岁前就写出了《中国动物画技法大全》(九三年出版),朋友们都知道先生喜欢养花,会养花,即使在外,也会先养了再说,长期外出时再转送给朋友们,从兰花到罗汉竹、花叶竹、芭蕉、腊梅……,最热闹的是,先生离开北京前,在北京包山,几百亩园中,有几十种果树,外加鸡、鸭、孔雀、羊、马、藏獒、与狼……。先生最爱兰花,所到之处只要看到,必捧回,尤其是先生在云南香格里拉金沙江畔大山中,傈僳族友人知先生爱兰,从靠山的石头屋顶上,移出两大抱盛开的蕙兰,送给先生,先生把兰花捆的车顶上,开着车,两抱兰花如行走在云中,甚是飘逸……。在泸沽湖体验走婚,在虎跑打回泉水,在西湖边泡一杯龙茶,骑马在雪山冰川上放歌,在天葬台凭吊历史与逝去的人。先生走遍东西南北,如此美好的故事与记忆,太多太多,真的好浪漫,又现实,很象征,又很荒诞。先生玩起来很投入,很病狂,先生做起事来,很忘我,如同先生能豪饮,却从不自斟,对人真诚,有责任,敢担当。难怪先生画中,会有那么多可画的故事与细节。因为先生的眼睛是敏锐的,他会观察每天都升起来却不一样的太阳,因为先生的心是洁净的、敞开的,随时会扑进自然的怀抱,感受自然的清新与惬意,那是他心灵深处永远的真。

(注:我们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一九九八年到中国学习中国艺术<我原在首尔大学学习东方美术>,刘阳先生教我们书法、篆刻、绘画,上他的专业课很有意思,每天他都让我们放着音乐,一边聊天般讲课。每天早上他会带早餐给我们,每周带我们去中国美术馆、琉璃厂和去吃北京小吃,他好吃会玩,要么开车、要么骑摩托车带我们去拉风,没有老师与画家的架子,用北京话说:很爷们儿、也很哥们儿。那是一段太写意、太快乐的日子,后来我去了深圳、香港,听说刘先生后来带其他学生在北京举办画展、出画册,韩国大使馆和三星北京公司,收藏了刘阳先生的作品,<早在一九八八年,韩国中韩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会长李仁先生,就与刘先生有交往,并收藏刘先生的作品>。之后刘先生好象蒸发了,十多年间我一直在想方设法的联系他,直到二O一O年才通过刘先生的朋友联系上他,知他已离京多年,在国内外游历与创作并举办画展,我曾到杭州去看他,直为实现我九八年到中国后见到刘先生第一面就想实现的愿望,刘先生的作品,不仅是珍藏级的,他本也是珍藏极的,同时感谢他给了我们每个人那么多的关心与帮助。)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