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艺术:沉香

2013年文章

 

沉 陈 之 香

——1986年创立沂蒙画派创始人、学院派艺术家刘阳先生

大院发小

 

我们自幼互称“小先生”,因为家里几辈人世交,每天一起混,直到上大学和工作后,各自有了专业与职业。但我和那帮发小们,很关注刘索拉大姐的音乐与刘阳先生的绘画。

从很早就发现,刘阳先生有个令人不解的做法:他所有新创作的作品,几乎从不拿出来发表、展览、示人。所有出版、发表、展览的作品,几乎都是三、五年以上,或是十年八年以前的。问到他为什么这么hold住,他只淡然一笑:去去火气。

经过多年与先生品茶、饮酒、把玩文玩,渐渐才领悟了先生对他作品的态度:除青茶和当年的明前之外,潽耳、金骏梅、老白茶都是有年份的才好,红酒、文玩也如此,“酒是陈的香,物是老的好”,用时间封藏、沉淀与凝聚的特定时期的东西,越发纯正、柔和、凝重,如同一篇篇只可自观的日记,促发人深思反省。从中也就明白,为什么先生从不出席笔会与现场挥毫,而是不露声色的将静观的所得,如择菜搯米一样,先“洗”一遍,再不急不躁的在画纸画布上“烹饪”,如此“精调”的作品,所以才不会重复,才永远在构成、造型、笔墨、光色的运用上有新意,而不是去克隆别人与自己。

所以每每细赏先生不同时期的作品,会发现:用笔、用墨与色,都是与纸高度互融为一体的,几乎找不到“痕迹”,这就难怪很多人不明白先生的作品,是如何创作出来的,画面上墨与色如同镀上了一层亚光的膜,静静的却极吸引人,加之先生作品中,几乎每幅都有故事,就更令人不由自主的想探个究竟。那些透射的“浪漫的敏感、现实的哲理、象征的蒙胧、荒诞的解构”,都不是刻意做出来的。先生比喻:春天好像一夜之间,花都开了,但却是经过一个冬天的孕育与蕴酿,短短几日,而且花开并不是为空赏与自赏的,是为了结果才开的,很多人与作品像花一样,为了争几日空间与灿烂,如同一些人穿上少数民族与古人的衣服,拉了游客照相赚钱,没有给蜂、蝶提供香与蜜,没有给世界留下有益的种子,不知为何而开,又不知为何的谢了。

先生从小就喜欢许地山的散文《落花生》:做有用的人,有用的事,是先生一直崇尚的。

好茶、好酒、好文玩,非一日三餐所必须,但天下人都知好,是达礼、通人、待友的妙品。但如果为了茶而茶,为了酒而酒,为了文玩而文玩,品茶师、品酒师、玩儿家,也就不存在了,茶、酒、文玩的价值,也就被亵渎了。

好茶、好酒、好文玩,因为了天地之气的厚养,因为了精工细制的用心,更因为了用时间、历史,还原了天地精气与情义,贵,是有道理的。

一般文玩50年即可为文物,先生5岁习字画,从素描、工笔人物、花鸟开始,50年;先生创立沂蒙画派30年,人生与作品取舍与经历及沉淀,也可说是有年份了。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