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问学 | 切磋琢磨

◀试举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某日,先生与书院学人试举学而十五。


原文: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 ,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九韶试举:


夫子肯定了子贡“贫无谄,富无骄”,但又有一个拔高“贫而乐,富而礼”。子贡能举一反三,此即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子贡所感通的不是贫与富本身怎样,夫子所言也未必就是贫与富的终极表现。夫子与子贡师徒之间问学碰撞,不仅仅停留在言语层面,而是透过言语背后所随之意,即子贡感通到了夫子为何会这样说,发出点在哪里?即是庄子所说“振于无竟,故寓诸无竟”,关于贫与富不是下定义的名词解释,也不是像子贡那样说一个所谓的道德标准,当然子贡所说不为错,但绝不要以为那就是了,没有到的时候,也没有卡死一个标签何为贫富,故夫子先是“可也”,然后再拔一高。这里子贡听懂了夫子所言背后的言外之意了,故说这就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啊。夫子满心欢喜,表扬的不是子贡关于贫富本身问题,而是子贡可以不粘着于文字,而有所感通,此亦是『诗』之全部奥义所在,亦是治学宗经典之起手处。


先生告曰: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外守,可也。贫而乐,所乐何也?富而好礼,唯内明者能,非外求者可行。乐与好礼,何患贫富邪?此所谓,穷也乐,达也乐。所乐非穷达者也。


子贡引诗以证。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是为觉德。故夫子深许之。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诗者志也,非文字可相,可以言无言矣。告诸往而知来,即是得其言象之外,直指本来。夫子嘉许子贡,旋面能学,子贡登堂矣。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