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纳兰词》: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佛说,因果有缘。千百年的轮回皆由缘起。惊鸿一瞥三百年,我因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而与容若结缘。于是,沉默的文字,今夜也起起落落,若环佩丁当。

    他出身满清贵胄,父亲明珠是康熙朝的权相。他少年科第,二十二岁授进士,是皇帝爱重的贴身侍卫。他为名重一时的江南名士们倾心结纳。他有才貌双绝的红颜知己,有相敬如宾的如花美眷。他集天下可羡于一身。然而,他三十一岁,积郁而终,只留下一卷“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词集。他的词凄惋哀怨,令人不忍卒读,他被称为“古之伤心人”。这是为什么?


    岁月走过诗冢,有谁在续唱这悠悠古韵?任何沉陷其中的灵魂,呜咽,并从中体会到凄绝。读他的词,有一种感动如潮起,如雪落,飞涌至天际,漫舞于山崖。静下来,一个人就是一个宇宙。一个人的风景,充满无数的可能。晓悟词人的一段衷曲,或破解一个久远的谜团时,那种豁然开朗的愉快真是难以言喻,似乎三百年前的词人在朝我们走近,他的身影刹那间变得清晰。

    三百年,琴瑟未凋;三百年,钟磬未敲。什刹海畔,皂荚村头,已难觅得饮水词人的些许遗迹。七十年前曾有人预言:到社会主义时代,纳兰词将和《红楼梦》、曼殊大师的名画一起被焚毁。然而至今还有无数人依旧固守着千年不死的诗心,为他那烟水迷离的词境着迷。纳兰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他的“冷暖”,他人不能尽知。然而类似的情感体验,让我们怦然心动。纳兰说:“后生缘、恐结他生里。”顾贞观之后,仍有我们,通过美丽的文字与他结这一段“后生缘”。

    胡适称“三百年的清词,终逃不出模仿宋词的境地,所以这个时代可说是词的鬼影的时代”,未免以偏概全了。刘禹锡说:“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敏感多情的纳兰,将与生俱来的忧伤融注在要眇宜修的词体中,独具一格地创造出一种孤独凄清、烟水迷离的词境。沈从文说:“美,总不免叫人心痛。”风致天成,境由心生。纳兰容若,其人其词皆飘散着一股淡紫色的忧伤。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

——纳兰容若《虞美人》



张爱玲在《倾城之恋》里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多情自古伤离别。月之阴晴圆缺,人之悲欢离合,是人类亘古不变的主题。在古代,人们不仅作诗填词,以抒发离愁别绪。同样地,也有人“手挥五弦,目送归鸿”,借琴音来表达依依惜别之情。




 唐代太宗和高宗扩大领土后,需征集大量戍卒。诗人王维据此创作了《送元二使安西》一诗:“渭城朝雨邑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这首诗当是广为人传诵。不仅如此,还时常被用在大曲中入曲演唱。由于演唱时需要将这几句诗句反复咏唱三遍,故名《阳关三叠》。又因诗句中有“渭城”、“阳关”等地名,因而这首琴曲又被称为《渭城曲》、《阳关曲》。



《琴学初津》中所载曲词即由后人据《送元二使安西》改编:

“清和节当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霜夜与霜晨,遄行,遄行,长途越度关津。惆怅役此身,历苦辛,历苦辛。历历苦辛,宜自珍,宜自珍。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西出阳关无故人。依依顾恋不忍离,泪滴沾巾,无复相辅仁。感怀,感怀,思君十二时辰。谁相因,谁相因,谁可相因,日驰神。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芳草遍如茵,旨酒,旨酒,未饮心已先醇。载驰骃,载驰骃,何日言旋轩辚,能酌几多巡。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穷的伤悲。楚天湘水隔远津,期早托鸿鳞。尺素申,尺素申,尺素频申,如相亲,如相亲。

 噫,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




曲谱最早刊载于明弘治年间的《浙音释字琴谱》,明代《发明琴谱》中所载原曲始流行,后经改编载录于清代张鹤的《琴学入门》。

这首曲子在唐代便非常流行,意境深沉缠绵,情绪含蓄,音色丰满。不仅词句中饱含着极其深沉的惜别情绪,且曲调情意绵绵、真切动人,诗词与音乐珠联璧合,交相辉映。


  琴者,无关乎技艺,仅在于那一度热爱,那一腔赤诚。闲暇之余,三两,一曲琴音,一次分享,一份感悟,真可谓人生乐事也。


明道古琴

        九州书院有幸礼请数位名家坐镇,无论有无基础,仅需三天便可学会操琴,由琴实现身体的松柔通畅起步,逐渐开启和养护自己的琴心,并进一步由琴心通达文心和道心,从而实现丰沛活泼的生命和洒脱自在的生活。 

        明道古琴3天名师班每月一期,请报名的同学及时联系老师预约。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