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时间:2016-03-18

传承传统文化是每一个人的使命!

全部动态
和梅兰竹菊一样,一些植物和生灵被赋予了宗教和人文精神的色彩,荷花也如此,从周敦颐的《爱莲说》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从八大山人的《荷上花》到白石老人的《枯荷》,荷花从一个常日里所见的植物,成了人文色彩色极重的精神图腾,佛教道教更把荷视为灵魂超越的介体。荷同样具备了以点线为根本的水墨境象,极具书写性和视觉体验。残荷是荷的生命体验,艺术即体验,残不是衰,而是意味着生命的轮回与再生,我在试图给残荷赋予更...[全文]
07-17 15:38
[笔扫雷霆惊风雨,气吞山河动乾坤。我用这两句来形容一个画者,一位带有诗性的画者,他是李白似的人物,一泻千里的气势,横笔竖扫,当那种夺人的气流欲把观者推开时,神人将出,凤鸾镏马,山鬼,洛神,九歌,屈子,承载古人的思绪飘然从纸端而出。
抱石先生好酒,在微曛的状态下临槊横枪,在铺阵的萱纸上忘情挥写,或云霞出于山峦,或苍松横绝于峰巅。古往今来有大丈夫气概者,唯此人尔!抱石先生慕石涛画名,石涛上人乃清人开山...[全文]
拜访金农,金农是我的友邻。金农的家离闹市不远,或在一座废弃的古寺之中,无需寒喧,因为不懂就不容易入其法门,我以为金农是扬州八怪中最超凡的一位,其实扬州的几位画家都染了市井气,有取悦他人之嫌。直到后来的海上画派,能跳出这个圈子的人很少,金农算是一位,另一位就是黄宾虹。
金农的画朴素,读他的画心情会一个劲的下沉,如同在茶舍中闻到上好的檀香,有一种莫名的静穆和超脱,他具有棱角的转折线也极有味道,这缘与他...[全文]
那是一个遥远的信息,那是一个落寞王朝下遗留的孤魂,他惊恐的望着这个不属于他的时代,然而他又用灵魂铸造了一个专属于他的时代,一个属于朱耷的八大王朝。
一个人的修行也许真的只属于一个人,八大的修行也许只属于他,然由他的艺术之路一定属于人类,他是一个传奇,冷冷的木讷的望着,这是一个这么广阔的世界,而我就是一条玄空的鱼,我是落光羽毛的孔雀,栖于危石,而一草是我生命的全部,八大所创造的符号如同天书,我第一次...[全文]
07-09 10:06
四川历史上出了不少大名家,陈子庄算是其中一位,能把作品的内蕴和四川能有气息上通达的,子庄先生厉害,画中国画没有的仙气是行不通的,他的画中就有,他没有张大千的宏篇巨制,我也不太喜欢那种,感觉卖弄的成份大点,而陈子庄的画含蓄,内敛,不用功处显神通,自由处显天机,中国画的美不可言说:”你的修养不够是读不懂水墨的,为什么好,主题性,记实性,都不是,而是心性和笔墨宣纸瞬间传递的通达和快感,如人饮冰冷暖自知,...[全文]
唯见滚滚红尘
独见此地清凉
今晨还见明月
何时君伴月还

荷塘.日记 ​​​
06-26 09:54
山水不是眼前的景物,是思想中的,是人生的积淀
它和风景不是一个概念,所以我们的传承不是单一,而是一个整体
06-22 10:56
赴五台山寻友记

五月初五,午息於家中,欲醒,忽听手机响,熟号,有酒意,命我去酒店门口接郑魏二君,酒醉不能引车归家,二君乃吾之挚友,自不费言,逐到!二君果然满面红光,嬉笑怒骂间,果然丈夫之气耳!
依我初意,去郑弟公司饮茶或我画室都可,魏弟说去游湖,午后湖上热气正浓,郑弟弟不肯我也不愿,魏弟忽想起在五台山修行的许大师傅(艳蕊称谓),就生此意,郑弟也有酒意,胸一拍,遂应,开起新买的越野,在二把刀的我驾...[全文]
06-19 17:10
我最近一直在画一点比较现代的水墨,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更随性一些,艺术是一种状态。
06-07 10:51
陈行履先生曾讲过中国画勿须创新,这句话看你怎么理解,其实徐悲鸿的艺术改良有多大功绩呢?中国传统的文脉被清除的己所剩无几,李小山的未日论就仿佛在眼前,大师己成为这个时代最为丑陋的标识。

虽然现在很多艺术家在倡导所谓的复古。其实还是在无聊的呻吟,已经是面无表情,只是在表面上看去,还留有一些所谓的痕迹而已。现在我们这个时代在倡导所谓的匠人精神。但是匠人精神到底是什么呢?守住文化的底线,只是其中的一种表...[全文]

石僧范立 评论了: 漂亮。

05-26 17:49
举报| 回复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