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石器时代玉器精品赏析


红山文化兽首三孔玉器



石器时代玉器——玉立雕神人


新石器时代玉器是指包括河姆渡文化时期的玉器,红山文化时期的玉器,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器,龙山文化时期的玉器共4个文化时期的玉器。


河姆渡文化时期的玉器


河姆渡文化发现于浙江省杭州湾附近的余姚县河姆渡,距今年代约6800-7000年,在河姆渡遗址第三、四层所出土的玉器是我国迄今发现较早的玉饰件之一。


器品种有璜、玦、管、珠、饼、丸、坠等,多系小件装饰品。由于当时人们制作玉器经验不足,琢玉工具尚不完备,再加之艺术欣赏能力较低,制作不规整。工艺一般仅采用琢打磨光,器形较简单,器身多不饰纹饰。


红山文化时期的玉器


最新考古发掘资料表明,地处辽宁省阜新查海原始村落遗址中,出土了玉玦、玉匕、玉凿及管状玉玦八件玉器。它的发现,标志着中国制玉历史又提前了2000年。


距今已有7000-8000年。红山文化出土了一批包括龙和与龙有关的各种动物图案为题材的玉器群,而装饰用的小件玉器则发现甚少,也没有琮、钺、璋等礼器出现。红山文化玉器依据造型和题材可以分为动物形玉类和几何形饰玉类:动物形玉类又可以分为现实动物和幻想动物:现实动物如玉鸟、双龙首玉璜、兽形玉、玉龟、鱼形坠、玉鹗等;幻想动物如兽形玉和玉龙、兽形玦等。几何形玉饰有:勾云形玉佩、马蹄形玉箍、方圆形边似刃的玉璧、双联玉璧、三联玉璧、棒形玉等等。红山文化时期的玉器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玉雕龙,此件玉饰玉质呈碧绿色,体卷曲,形似“C”字,吻前伸,嘴紧闭,鼻端平齐,双眼突出,额及颚底皆刻细密的方格网纹,颈脊长鬣上捲,边缘斜削成锐刃,末端尖锐,尾向内弯曲,末端圆钝,背有一对穿圆孔,可供穿挂用。红山文化玉器中的动物造型,风格质朴而豪放,表现手法中的圆雕、浮雕、透雕、两面雕、线刻等已日臻成熟。


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器


良渚文化是我国长江下游重要的晚期新石器文化,最初发现于浙江余杭良渚镇,距今约4000-5000年。良渚文化分布范围大体是南自浙江的杭州湾,北跨长江到达苏北的海安,东至上海,西到南京附近的宁镇山脉。良渚玉器的造型、装饰技艺都有一定的创新。在造型方面除璧、玦、管、珠、环等以简单的几何形状为主的装饰品外,还出现了鸟、鱼、蝉、蛙、龟等动物形态的立体雕刻品。良渚文化中的大型玉璧和高矮不同的多节玉琮,标志着制玉工艺已于石器工艺分离。


玉器造型较为复杂,已能碾琢阴线或阳线、平凸或隐起的几何形及动物形图案装饰,具有朴素雅拙的风格。在装饰方面,一扫前代朴实无华的光素传统,出现了云雷纹、鸟纹、蛙纹等繁密精细的装饰花纹,其中以多种形态出现的神人、兽面复合图像最为重要。良渚文化玉器中最令人瞩目的是以“两眼一嘴”为特征的所谓“兽面纹”,这也是最具代表性的纹饰。这种“兽面纹”或繁或简,变化多端,它以其狰狞而怪异的色彩和对后世纹饰(尤其是商周青铜器饕餮纹)的巨大影响。


龙山文化时期的玉器


龙山文化是因1928年首次发现于山东章丘市龙山镇城子崖而得名的。


距今年代约3500-4000年,它的下限年代较晚,有可能已经跨到我国历史上的夏代,是高度成熟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出土了许多玉石装饰品,鸟形或鸟头形玉饰成组随葬,为以后商代大量盛行动物雕开创了先例。出土有玉斧、玉锛、玉刀、玉凿、玉璇玑等。我们从龙山文化出土玉器的造型、纹饰来分析,它们所体现的思想内容和社会特点及时代所赋予的特殊性质,并不仅仅只具有装饰的意义,说明它与当时宗教思想有关,这种以某种生物为崇拜对象的现象正是原始图腾的特征。



新石器时代玉器——玉鹰攫人首佩


名称:玉鹰攫人首佩

年代:石家河文化

尺寸:长9.1cm, 最宽5.2cm, 厚0.9cm


玉料青黄色,局部有褐色沁。体扁,两面形式和饰纹相同。以镂雕和剔地阳纹手法作一鹰和两个人首。鹰勾嘴、圆目、脑后有飘发、侧首、正身、展翅、双爪各攫一人头。两个人首的形式、大小相同,各背向一侧,蓄短发,橄榄形目,闭口、长胡须、侧视表情痛苦。


近似的玉鹰攫人首佩,上海博物馆和天津艺术博物馆各藏一件。关于此器的年代,由于长期没有出土遗物佐证,有过多种推测。有的认为是龙山文化遗物,有的说是商或西周遗物。今年随考古工作的深入和发展,对其玉料及制作方法详加考证,其风格与石家河文化某些出土玉器很相似,故年代最可能是石家河文化时期。


至于此器的内容含意,亦有多种说法,有说是龙山文化的“图腾”,有的说是古先民“人祭”之写照。究竟何说为宜,目前尚无定论。


此器为清宫旧藏。



新石器时代玉器——玉人兽复合式佩


名称:玉人兽复合式佩

年代:石家河文化

尺寸:高8.2cm 宽4cm 厚0.6cm


玉料青绿色,局部有较重白色沁斑。体扁平,两面形式和纹饰相同。通体镂雕一人首兽身形饰。所饰人者,头带绳索纹花冠,冠上似有对称的简化双鸟,长发垂于两耳之后,枣核形眼眶,棒锤形鼻,椭圆形嘴,耳下佩环。器下部为兽首,人身于兽首之上,略变形。


此器之年代,因无出土物可证而长期不为人识,有的认为是新石器时代文物,有的以为属于商周或以后。从近期出土的玉器看,其兽首颇似湖北石家河地区出土兽首之形,两人首脸部的剔地阳纹及枣核形目等,亦似该文化之风格。为此,初步可视为石家河文化之物。



新石器时代玉器——玉人首


名称:玉人首

年代:石家河文化

尺寸:高3.7cm,宽4.2cm,厚1.7cm


玉料青色。体为半圆雕。正面弧凸,以浮雕剔地阳纹和阴线刻纹法饰一人面,梭形眼,眼珠斜立外凸,三角形鼻,鼻翼处线刻卷勾纹,张口露齿,下颌略翘起,两耳佩环,头顶有冠,在上下部中央及左耳下各有一孔。背面内凹,光素无纹。


玉人首在新石器时代的玉雕中并不多见。此器的琢工和人面刻画的风格特点与湖北省石家河文化遗址出土的一件玉雕人首有许多相似处,当为同期物。



新石器时代玉器——玉变形人面纹斧


名称:玉变形人面纹斧

年代:新石器晚期

尺寸:长21.8cm,宽5.5cm,厚0.9cm


玉料墨绿色,近肩处有青白色沁斑。体扁长,两腰略收,呈梯形。玉斧上部正中有一喇叭形孔。两面均饰凹凸横弦纹和绳索纹,中间夹有两组带涡形目的变形人面纹。正面更以剔地阳纹加饰另一变形人面于其下。


玉斧为一件罕见物。此器之断代曾有多种说法,但从表面纹饰与用坚硬工具直接琢纹方法看,跟山东龙山文化的玉喯相似;还有它的剔地阳纹法又似石家河文化技艺,所饰绳索纹则似二里头文化,故其制作年代当在新石器晚期与二里头文化间。



新石器时代玉器——玉刀


名称:玉刀

年代:龙山文化

尺寸:长49.1cm,宽5.9cm,厚0.1cm


玉料墨绿色。体薄而扁长,宽边处由两面磨成薄刃,有三个等距圆孔。玉刀正面光滑,背面粗涩且有土浸痕,似未经打磨。


这件玉刀的厚薄、色泽及打孔部位和方法都与陕西省神木县石峁出土龙山文化的玉刀相似,当为同期物。器虽有利刃,但如此宽薄,显然不是实用器,推测为祭祀器或作仪仗礼器。



新石器时代玉器——玉三孔铲


名称:玉三孔铲

年代:龙山文化

尺寸:长27cm,宽16cm,厚0.8cm


玉料淡黄色中带绿色,一面受沁蚀较重。体扁平,呈肩窄刃宽的梯形,刃锋锐,两面磨成,并稍有崩裂。正中有一圆孔,孔一侧上下又钻两圆孔,且各有一深碧色石塞嵌入孔内。


此器于1930年初在山东省日照县两城镇出土。1957年收购的。当时定不准年代和名称。山东大学历史系刘敦愿教授,在1988年第二期《考古》上著文,称有一件玉铲原是一位两城镇中医刘刘述祊老先生保存的五件出土玉器之一。出土时间在本世纪三十年代初,因所在地建成了居民区,不易确定具体的出土地点。刘教授所谈该器之尺寸、两个石塞与此器完全吻合。故此,可以肯定此器就是刘先生所述之物,亦知它是一件龙山文化期的出土珍品。器面上看不出捆扎和使用的痕迹,已不是生产工具而是礼器、仪仗或祭祀器。


此器制作规整,宽大而薄,原在出土时附有两个孔塞,其用意待考。



新石器时代玉器——玉神人纹十二节琮


名称:玉神人纹十二节琮

年代:良渚文化

尺寸:高31cm,射径26.5-7.5cm


玉料深碧色,似为透闪石。体为上大下小的方柱形,中心有一穿孔,两端各有一四方委角形口。通器上下共有十二节,每节均以四角为中心,以四面凹槽为隔,各饰一简化神人纹。神人纹的冠、鼻清楚可见,但双圈眼已模糊不清。在玉琮大端一侧中部近口处,阴琢一组符号。


迄今所知,良渚文化期刻有各种各样符号的长高型玉琮,除故宫博物馆两件外,另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北京市首都博物馆等各有一或两件。有考证谓这些符号可能与原始文字有关,对研究汇总国文字起源和原始文化极有价值。


据《周礼·春宫·大宗伯》载:“以黄琮礼地”,但从目前良渚文化墓葬出土的玉琮来看,还没有实物资料证明这一说法。例如,在江苏常州武进寺墩遗址一座墓葬中,发现尸骨周围放有大小玉琮三十三件,还有玉斧、玉璧等。这种放置玉琮法颇令人费解,推测除表示死者身份高贵外,尚有使尸体不腐的目的。

(新浪收藏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来源:中国文物网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玉器百科
19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