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爷爷

缅怀爷爷

我是爷爷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我的记忆里到处都有爷爷的影子!

父辈们弟兄很多,到我们这一代,我们兄弟姐妹们加一块十多个,所有孙辈中,从小就只有我一个一直在爷爷身前,所以爷爷最疼我。父亲常年在外,母亲一人操劳家务,还得上班,一直都是爷爷奶奶带我。依稀记得爷爷送我去上幼儿园时带我去买汽水的情形,那个有点胖的阿姨总喜欢轻轻捏着我的脸蛋说,小家伙以后可得好好的顺爷爷哦!那时候家里并不是很景气,可是里爷爷每天都会给我买汽水,爷爷生活很节俭,对我却是十分溺,这让小小的我自豪了好长一段时间

爷爷是我的启蒙老师。爷爷很喜欢文学,教会我识字以后,他就开始教我背唐诗宋词。爷爷用很生动的故事给我将那些诗词的意思,介绍那些文人墨客。爷爷用一张很精致的硬质纸做了张目录,画了小格,用很好看的楷体字在格子里写下题目,作者和朝代。每个午后,爷爷会带着老花镜,拿着它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微闭着眼镜,靠着藤椅听我背诗词,蒲扇边还有个让我害怕了好一会的戒尺。每次背错的时候,爷爷就用它轻轻的在我小脑袋上拍两下,然后让我重新背过。六岁上小学前,我已经能整整背下三百首唐诗和一百首宋词了。爷爷写的一手好看的毛笔字。从背诗词那年开始,爷爷教我练习毛笔字。每天背诗练字,是我童年里最深的记忆。七岁那年,学校书法比赛,我得了一等奖。那是我在小学得到的第一张奖状。我记得那天我冲进家门给爷爷看奖状时,爷爷长长的叹了口气,用一张大手轻轻的摸着我的头,舒心的笑了。

爷爷的手很巧。花园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在爷爷的照料下,一年四季,小院里总有盛开的花朵,盛夏时节更是姹紫嫣红。小时候很少有特别的玩具,那些陪我走过童年的玩具,几乎都是爷爷亲手制作的。多年后的今天,每次想起童真年代,总会想起爷爷在窗前,带着老花镜一脸慈祥的笑容的样子。

就在爷爷深深的疼爱里,我走过人生最无暇的路程。爷爷见证了我走过的每一个足迹。多年后,回首遥望时,我才发现,爷爷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影响着我的成长,我身后的每一个足迹里,都深深的印着爷爷指纹,是爷爷,在那个懵懂时代带着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也是爷爷,让我的童年充满了爱和最甜美的回忆。爷爷用慈爱,替我扬起了前进风帆!爷爷,真的谢谢您!

爷爷的脾气不好,甚至有些暴躁。那些年,父亲常年在外,爷爷和母亲常常会因为些小事吵的很凶,有时候爷爷甚至会摔东西。但是爷爷心里很坦荡,从来没有在事后故意的刁难母亲,甚至是很关怀。爷爷跟母亲说过,“这些年你也很不容易,这么大一家子,他又不在跟前,里里外外的都靠你忙活着,我脾气不好,性子有些倔,有什么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这就是爷爷,一个怪怪的老头。

年轻的时候爷爷吃了不少苦,落了一身的病。后来,爷爷得了糖尿病。高三结束后,爷爷已经不能下床了,但是精神很好。来北京上学的前一天晚上,我替爷爷洗了脚,剪了指甲,躺在他身边。爷爷拉着我的手细细的抚摸着,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老了,不中用了,该走了!”我鼻孔一酸,爷爷还是那么慈祥看着我,接着说,“亚龙啊,从小到大,你就没自己出过远门,你太老实,出去了要多长个心眼,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一个人在外边自己多操点心,该吃好的就吃好,别省着。手脚也别太大方了,你爸妈挣钱不容易!出去了就要全靠自己了,常给家里给个信儿,爷爷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假期里再见到你了。”说完已是老泪纵横。我拉着爷爷的手,那双手已是布满了老茧,干枯的几乎没了血肉,在灯光下,居然那样的惨白。这...这还是那双写一手好字的巧手吗?看着满脸褶皱,布满了泪光的爷爷,我泣不成声。

其实爷爷的身体状况我很清楚,只是不愿意去承认。习惯了回家时喊一声“爷爷,我回来了”,习惯了出走前听爷爷叮咛我“路上小心”。爷爷病重的那些日子里,我一次次的祈求着,祈求着奇迹的出现,祈求着上苍的眷顾。

08年那个里,父亲打电话告诉我说,爷爷突然病发...想起前一天和爷爷通话,爷爷还一次次的叮咛我天气凉了,要注意身体,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不相信那个曾经那样疼我爷爷就这样走了!从此以后,我再也听不到爷爷跟我说“路上小心”了,我再也看不到爷爷慈祥的笑容了,我再也听不到爷爷讲那些七零八落的故事了,爷爷再也听不到我说“我回来了”,爷爷再也看不到我写的楷书了,爷爷再也吃不到我削给他的苹果了...

父亲说,爷爷弥留前还不停的念着我的小名...那晚,我哭的一塌糊涂。两天后,爷爷出殡,我却赶不及回去......爷爷,孙儿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孙儿不孝,不能回家送您了,原谅我,一路走好!

爷爷辞了这人世已是五十余日了,走的终归要走,只是我依旧不能释怀。在新年之际,谨以此文纪念我逝去的慈爱的爷爷。

仁厚黑暗的地母,愿爷爷的灵魂在你怀里得到永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端午节——让我们一起缅怀屈原
下一篇:缅怀父亲
返回缅怀  驿站
缅怀
125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