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書

時在丙申暮春 攝於楚地凌波門

出鏡:希音

攝影:子洱

   风拂过,雨时花摇曳不休。几位尊神宝相庄严地道完他人八卦,各归各位,养神的养神,喝茶的喝茶,观景的观景。一旁随侍的小神仙们却无法保持淡定,听闻如此秘辛,个个兴奋得面红耳赤,但又不敢造次,纷纷以眼神交流感想,一时往生海旁尽是缠绵的眼风。   

   一个小神仙善解人意地递给司命一杯茶润嗓,司命星君用茶盖刨开茶面上的两个小嫩芽,目光绕了几个弯又拐到了东华帝君处,微微蹙了眉有些思索。连宋转着杯子笑:“司命你今儿眼抽筋了,怎么老往东华那儿瞧?”     

   坐得两丈远的东华帝君搁下茶杯微微抬眼,司命脸上挂不住,讪笑两声欲开口搪塞,哗啦一声,近旁的海子却忽然掀起一个巨浪。       

   十丈高的浪头散开,灼灼晨光下,月牙湾旁出现一位白衣白裙的美人。美人白晰的手臂里挽着一头漆黑的长发,发间一朵白簪花,衣裳料子似避水的,半粒水珠儿也不见带在身上,还迎着晨风有些飘舞的姿态。一头黑发却是湿透,额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有些冰冷味道,眼角却弯弯地攒出些暖意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才说八卦说得热闹的司命星君。 



   司命手忙脚乱拿茶盏挡住半边脸,连宋将手里的扇子递给他:“你脸太大了,茶杯挡不住,用这个。”司命愁眉苦脸地几欲下跪,脸上扯出个万分痛苦的微笑来:“不知凤九殿下在此游水,方才是小仙造次,还请殿下看在小仙同殿下相识多年的份上,宽恕则个。”  

   墨渊瞧着凤九:“你藏在往生海底下,是在做什么?”白衣白裙的凤九立在一汪静水上一派端庄:“锻炼身体。”墨渊笑道:“那你上来又是要做什么?专程来吓司命的?”凤九顿了顿,向着跪在地上痛苦状的司命道:“你方才说,那钟壶山上的什么什么秦姬,真的喜欢我小叔啊?”

   凤九于他是不同的,东华其实一直晓得。但这个情绪,他很长一段时间却没有意识深究,或没有功夫深究。况且这种事情,同佛典校注不同,并不是深究就能究出结果,有时候,还讲求一个机缘。

   正瞧见凤九三招两式间将同窗们一一挑下雪桩。收剑回鞘的时候,她樱色的唇微微一抿,浮出点儿笑意,流风回雪的从容姿态,令他第一次将她同青丘女君这个神位连起来。脑中一时浮现出“端庄淑静”这四个字。 
  端庄淑静,她竟也有担得起这个词的时候,令他感到新鲜,且有趣。 

    比翼鸟族的一个小侍者战战兢兢地呈上来一杯暖茶,他抬手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目光再点过去时,却见她已收了笑意。 

  她似乎觉得方才那个笑有些不妥,趁着众人不注意,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又飞快地瞄了周围一眼,像是担心有谁看到。因她的唇色太过饱满,轻轻一咬,下唇间便泛出些许白印,犹如初冬时节,红樱初放,现出一点粉色的蕊。 
  他撑住下颔,突然觉得,如果要娶一位帝后,其实凤九不错。 
  这个念头蹦出来,他愣了一下。然后,他认真地想了一会儿。 
  不,毋宁说她不错,不如说这四海六合八荒之中,她是唯一适合的那一个。又或者说,她是唯一让自己喜欢的那一个。 
  思绪飘到这个境地,他突然有些明白,近段时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为的什么名目。
  原来,自己是这么想的这桩事,这么想的她。 
  原来,自己喜欢她。 
  但为什么万千人中,独独喜欢上了凤九,他虑了半晌,归结于自己眼光好。因为自己眼光好,本能地发现了她这块璞玉,他想要喜欢她,自然就喜欢上了她。喜欢这种事情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后来有一天,当太晨宫里的菩提往生开遍整个宫围,簇拥的花盏似浮云般蔓过墙头时,东华想起第一次见到凤九。    

   那时,他对她是没什么印象的。太晨宫里避世万年的尊神,能引得他注意一二的,唯有四时之错行,日月之代明,造化之劫功。      

   虽被天君三催四请地请出太晨宫为太子夜华迎亲,但他对这桩事,其实并不如何上心。理所当然地,也就不怎么记得往生海上浮浪而来的少女,和她那一把清似初春细雨的好嗓子。也记不得那把好嗓子极力绷着笑,问一旁的司命:“那钟壶山上的什么什么秦姬,真的喜欢我小叔啊?”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九歌 山鬼》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漢服攝影  驿站
漢服攝影
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