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天涯路远,关山难度。举目荒漠连天,戈壁一片贫瘠,更别说枯水的时节,连野骆驼都不愿踏上这漫无生机的沙漠。

当年,诗人的知交,却要走过这片荒漠,前往龟兹安西都护府……


我站在古阳关的烽燧旁凝神四望,试图怀想古人的心境,可我终究无法怀想。从温润的江南烟雨走出来的人,置身于茫茫沙漠中,面对这般苍凉,古拙的画面,我深知一切的怀想都只是虚妄,子非鱼,又怎知当年古人从这荒漠一步步艰难跋涉时,是悲戚与绝望,还是豪情与坚强……


遄行,遄行,长途越度关津……我不知晓,历尽了苦辛,是否真的能够使人自珍。阳关三叠那刻入灵魂的旋律在脑海中盘旋、躁动、挣扎,像是不安,又像是得偿所愿的满足。


踏上本该遥不可及的关山,如今平坦宽阔的游路,在古昔,分明是一条没有归期的生死道!我想我是兴奋的,离绝境如此之近,近到仿佛能从风沙鸣啸中听到千年前动人心魂的羌笛之曲,兵戈之声……


那羌笛曲,可曾唤醒戍边将士的思乡之情?那兵戈声,又断送了多少将士的英魂,和故里牵念之人的春闺梦。然而,茫茫大漠,关塞路远,这向南无归雁的地方,新鬼谁来收?


清角孤城,古戍寒笳。长烟未落,烽火几时休……


这是属于别人的记忆,是出使的官员,是戍边的将士,是丝路的商贾,是僧侣……却唯独不是我。


我能做的,只有拂去一身风沙,静下浮躁不堪的内心,反复低吟咀嚼那悠远苍凉的诗句: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