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道简史

中国的香道文化历史悠久,无论是九五之尊的帝王、将相,还是学富五车的墨客骚人、大德的僧道,均以香为伴。自东汉后期始,医学书、植物书、史书、文学作品中都能见到关于香的记载,推算来,中国的香文化“萌发于先秦,初成于秦汉,成长于六朝,完备于隋唐,鼎盛于宋元,广行于明清。”有人说,香道是日本人发明的,其实不然。“香道”如中国人推崇的“茶道”一样,在中国早已有之。中国古代诗人屈原《离骚》中“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便是关于香的记载。汉朝王公贵族迷恋各种香料,或焚香、或香身、或熏衣、或佩香囊、或插戴香草、沐浴香汤。汉时,上朝时还必须佩香,“尚书郎怀香握兰趋走丹樨,有的竟要含鸡舍香伏奏事。曹植便有赋曰:“御巾䢽粉君傍,中有霍纳都梁,鸡舍五味杂香。”魏晋巨富石崇家厕所都要用沉香汁浇洒,如厕者,必须换新衣而出。昏君隋炀帝更是爱香如命,每至除夕夜,他就要在宫殿前诸院堆大山数十,将沉香置放小山之上,再用甲煎香沃之,焰起数丈,香飘数十里,一夜之间,便用去两百多车及两百多石的甲煎香,规模之大,用香之多,无人能及。唐玄宗之国舅、杨贵妃的哥哥杨国忠则以沉香为壁、檀香为栏,再用麝香、乳香和泥饰壁,造“四香阁”。到了五代十国,南楚国君马希范更为奢侈,他痴爱沉香,造了九龙殿,以沉香造筑八龙,长逾百尺,绕柱而上,自居之中,每次上朝前先让人在龙腹中焚香烟气缓缓从龙口逸出,气势浩然。规模如此的沉香建筑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到了宋朝,香文化达到了高潮,以之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并将这种艺术形式推向高潮。宋代上流社会将品香、挂画、斗茶、插花称为文人“四般闲事”。那时,品香时的香席仪式及香具也都已具备,人们还亲自制香,写香谱。贵族们干得起劲,士大夫也紧跟其后。用于焚香的熏炉也越发考究,有铜的,也有鎏金错金的。用于闺房的“香鸭炉”也应运而生。宋圜悟克勤禅师有诗曰:“金鸭香销锦绣纬,笙歌丛里醉扶归。少年一夜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以后,又有狮形或瑞兽形的“金兽”“金猊”的香炉产生。李清照词曰:“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徐伸《二郎神》曰:“漫试著春衫,还思纤手,熏彻金猊烬冷。”宋朝时有许多文人喜雅集一阁闻香赋诗,尽心尽乐。因此,宋时内廷还设有香药库,真宗皇帝还专门赐诗“每岁沉檀来远裔,累朝珠玉实皇居。今辰御库初开处,充㸾尤宜史笔书。”宋人很讲究香品的形态,“楼木以为之,以范香尘为篆文,可做“寿字香”“心字香”“线香”,文人也不甘落后,将香引入墨、茶之中,称为“香墨”“香茶”。到了明清时期,文人更爱香,品画焚香,品茗焚香,抚琴焚香。。。。。。生活中只要有雅事,焚香几乎不可缺。曹雪芹名著《红楼梦》中无处不存香,黛玉的“幽香”、宝钗的“冷香”、秦可卿的“甜香”。。。。。。到了民国,战乱频繁,香文化几乎断了代。一直到改革开放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关注传统文化,香道文化得以承脉,但客观讲,大多数人玩的是烧香,而不是品香、赏香,这样也就把老祖宗的香道文化降到最低的底线。如何做到真正弘扬了中国香道文化,那还得靠有识之士趋探究。古人喜欢香,从开始皇帝高官垄断的奢华享受到后来文人士大夫追求个性的高雅情趣,从有形之香到体悟自己内性的法身之香,从而摆脱缠身的俗事,让自己静下心来,远离喧嚣,我想,今人玩香也应当遵循此法则,只有这样,中国的香道文化才能得以发展,得以扩大。

上一篇:制香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