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没有见过海洋,只是惊叹其浩瀚的蓝色,执着莫若对于孤独文字的迷离,一如遥望星空夜幕,点点的星光,微弱而明亮。其实,所能看到的,不过是你所能看到的,仅此而已。

  竭尽所能的律动,随着风,在平坦的镜子里,群魔乱舞。已经被生活逼迫到了随心所欲的境地,跟自己的影子若即若离,有人冷眼看尸骸枯骨,最后自己也不免落地成埃。或许飞蛾扑火的执着让人难受,如同茶叶随意飘荡沉浮留下了大段的苦涩,梦到了白云,接下来就是高空坠落,七窍流血。

  谁都有往昔年少,但是那些年的悲伤,那些年的梦想,还有那时形影相随的朋友,都已经被时间洗涤,留下的只是能留下的。在随后的岁月里,将很多的东西都回忆,一次一次的戚戚怀念,不过如此。何况,这不过是一个人的顾影自怜。

  时间让人沧桑,也让人将更多的记忆埋葬。走的路多了,就会忘了是哪一个路口曾经遇到过。想回去才发现,原来这路如同镜子。碎了后,中间会有永远无法跨越的沟壑,哪怕用心去拼凑,留下的也只会是血。那张熟悉的脸,也多了一条无法磨灭的伤痕。

  生活不会停留在原地,循环的数字再次出现,已经不是当初的一丝一弦。明亮的夏夜,繁星如眼,入目的每一颗都是在亿万光年之外,耗尽几个轮回积攒的力量在燃烧。能看见,因为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还有那星一直在闪耀。

  没有人在乎尘埃,是随风而落,还是坠入眉间。其实,尘埃就如茫茫人海,擦肩而过,彼此今生缘尽。看不见的尘埃,就像夜空中那些看不见的星,隐藏在黑暗中沉淀,期望有一天能将微弱的光闪到地球上,哪怕肉眼看不见,能被望远镜扫到也好。这样的星,或许等到了这一天,但是地球早已到了时光的尽头,多少轮回绽放的星光将被黑暗吞噬,难以逃离。

  世间权利最大的就是时间,他可以主宰任何东西的生死,跳跃过空间,一眼秒杀万物。如果有什么能将时间杀死,或许我可以从暮年重回年少。再次在柳絮纷飞的季节,等一个蓝色娟秀的背影。

  没有如果,枯骨不会白发苍苍。我站在时间的长河边,眼看着那个渔夫将我的记忆捕捞,水浅满仓。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