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曹雪芹生日问题

再探曹雪芹生日问题


关于曹雪芹生于1715年7月17日,我已有一系列文章予以证明,可谓证据确凿,有理有据。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的这一学术观点,至今还是没有被绝大多数人认可。或许人们固执己见?或许人们担心利益受损?或许因为我名不见经传?等等一切,我无暇顾及,也不想深究。我所能做到的,就是不懈努力,勤奋写作,不断加强我文章的证明力、说服力,从而使我对曹雪芹生日问题的破解,得到大家的公认。

我已说过了,贾宝玉生日,是在贾敬之死的前一天。换句话说,我们只要考证出贾敬之死的具体日期,即可知晓贾宝玉的生日日期。在书里,曹雪芹明确写明自己是“石兄”,是“通灵宝玉”,最终被贾宝玉衔在口中诞于人世。这也就是说,贾宝玉生日即是曹雪芹生日。

贾宝玉下凡时“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此当然是盛夏无疑。而贾敬死时,根据尤氏说法,“目今天气炎热,实不得相待,……三日后便开丧破孝”,言下之意,当然也是指盛夏无疑。而我推考出的贾宝玉生日是在7月17,此日期,恰与上面所叙相符。

7月17,乃阳历,按1715年阴历,乃六月十七。换句话说,贾敬死于阴历六月十八。此日期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六十四回开头的“初四”得来。这“初四”,指的是七月初四,而非六月初四,因为六月初四往前推半月余,乃五月十八。五月十八加上贾敬停灵三十五天后出殡,日期为六月二十三。但书中写明贾敬“送殡”,是在黛玉作《五美吟》的“七月瓜果之节”,故“六月初四”,显然是不对的,而七月初四,则完全相合。

黛玉作《五美吟》,是在七月十五之鬼节。七月十六,贾母到宁府特为贾敬之死而痛哭,并生病,“又过了数日,乃贾敬送殡之期”。我们知道,贾敬死于六月十八,加上三十五天,是七月二十三,此日期,正与贾母七月十六生病后“又过了数日,乃贾敬送殡之期”相合。

七月初四,贾珍已回到贾府。贾珍从京都奔丧回到贾府,据尤氏说法,“至早也得半月的工夫”(六十三回)。故贾敬当死于六月十八。或有人认为七月初四往前推十五天,当是六月十九。这话当然说得有道理,然而问题在于贾珍到达铁槛寺,时在七月初三清晨。从七月初三往前推半月,乃六月十八。

或有人要问,你怎知贾珍到达铁槛寺,是在七月初三清晨?那么我们看六十四回开头,“于是连夜分派各项执事人役,并预备一切应用幡杠等物。择于初四日卯时请灵柩进城,一面使人知会诸位亲友”。从此话“连夜分派……择于初四”中可看出,贾珍到达铁槛寺,是在七月初三,如是在七月初二、或初一,则根本无需“连夜”行动。正因为“择于初四”就是在次日,故需分秒必争,“连夜”行动,难道此还有怀疑么?

贾敬“送殡”至铁槛寺,时在七月二十三,小说写明“等过百日后,方扶柩回籍”(六十四回)。此话,实际上在后文即有照应。

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时在十一月初。此话说来颇长,且听我慢慢道来。

贾琏在贾敬出殡后便开始筹划并偷娶尤二姨。六十四回末,写明“这里贾琏等见诸事已妥,遂择了初三黄道吉日,以便迎娶二姐过门”。句中“初三”,明显是指八月初三,这一点,只要我们认真阅读红楼梦文本,即可知晓。--在这之前,已有“大约必是七月瓜果之节”一语,又有黛玉《五美吟》,还有贾敬“出殡”。贾琏筹划并偷娶尤二姨,“使人看房子打首饰,给二姐置买妆奁及新房中应用床帐等物。不过几日,早将诸事办妥。已于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买定一所房子,共二十余间。又买了两个小丫鬟。贾珍又给了一房家人,名叫鲍二,夫妻两口,以备二姐过来时伏侍”。--总之,忙忙乱乱,安排妥当,贾琏“偷娶”,前后一共用了大约十天的时间。

八月初三,贾琏与尤二姐“成亲”,无可置疑。然而,贾琏出月后,便去了平安州,此时,已是九月初。贾琏在去平安州的路途中,把尤三姐说给了柳湘莲。九月中旬,贾琏回到贾府。柳湘莲在九月内回京,然而悔婚,以致尤三姐自刎丧命。(小说写柳湘莲八月内方进京,此“内”应为“后”,这从语气中也能看出)。

贾琏到了平安州,上司“瞩他十月前后务要还来一次”,故贾琏十月又去平安州。而王熙凤在贾琏走后的十月十五,将尤二姐骗进大观园,随后掀起“诉讼”,并顺势大闹宁府。从小说具体描写来看,无疑进入十一月初。

王熙凤大骂贾蓉“亲大爷的孝才五七,侄儿娶亲,这个礼我竟不知道”。这话,其实骂得一点都不错,因为我们知道,贾敬死后三十五天,贾琏便筹划并偷娶尤二姨。这实际上也透露出贾敬享受的是“五七”出殡之待遇,他比不上秦可卿“七七”出殡的待遇,因为秦可卿乃贾府国贾珍之“皇后”。

贾蓉面对王熙凤大骂,惟有磕头求饶的份儿,但他说“如今我父亲正要商量接太爷出殡”一语,却与前文“等过百日后,方扶柩回籍”是暗暗关合的。因为王熙凤大骂贾蓉,时在十一月初,而贾敬“送殡”至铁槛寺,时在七月二十三,两者相距的时间,恰是“百日”。

六十九回,有一小段文字,点明贾珍扶柩回籍,此时,贾琏刚回贾府不久,时序已是腊月十二。(六十八回,小说写贾琏去平安州后,偏值平安节度巡边在外,约一个月方回。贾琏未得确信,只得住在下处等候。及至回来相见,将事办妥,回程已是将两个月的限了。我们看贾琏十月初去平安州,回到贾府,时在十二月初,两者暗暗关合,滴水不漏。)贾珍走后,王熙凤加紧迫害尤二姐,致尤二姐吞金自逝。可怜二尤,一个死于九月底,一个死于年岁前,都成了男人玩弄的牺牲品。(作为迫害尤二姐的报应,王熙凤恰在两年后的冬末悲惨地死于狱神庙。曹雪芹精美的艺术构思,常令人拍案叫绝!)

六十五回,“眼见已是两个月光景。这日贾珍在铁槛寺作完佛事,晚间回家时,因与他姨妹久别,竟要去探望探望”。文中“两个月”,是指距贾敬死期之六月十八。也就是说,贾珍去与尤三姐鬼混,时在八月十八左右,此时,贾琏与尤二姨“成亲”已有半月了。但贾珍在尤三姐面前,只能沾点“挨肩擦脸”的小便宜,想娶进门,谈何容易!最终,贾珍只得“忍痛割爱”,听凭贾琏将尤三姐说给柳湘莲。

又有六十九回,尤二姐因无人在侧,对贾琏哭泣:“我这病便不能好了。我来了半年,腹中也有身孕,但不能预知男女”。话中“半年”,是指距贾敬之死,因为尤二姐来贾府,紧接在贾敬死后。我们看尤二姐对贾琏说话时,时间正是在当年年底(贾敬死于阴历六月十八)。

我写上面这些是何意思?那意思是很明确的,即我所推考出的贾敬之死在阴历十八,完全是正确的。此“六月十八”,在红楼梦里,可谓左右逢源,如鱼得水,而并非象其他四月二十六、五月二十六、五月初五等等四处碰壁,到处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因为贾宝玉生日在贾敬去世前一天,故贾宝玉生日即在阴历六月十七,换成1715年公历,当是7月17日。而贾宝玉生日,也即是曹雪芹生日,此点,我在前文已叙述过了,至于有人拿“过会”、“斗草”、“芍药花落”等等来说事,我已明确表态,那是“诗情画意”,是为美化小说画面、为小说主题表达之需要而服务的,它们不能用来证明曹雪芹生日(详情请参阅拙文《过会*斗草*芍药花落》)。

或有人认为红楼梦是小说,即虚构,故曹雪芹生日不能从红楼梦中来。持这一观点的红友显然进入了一个误区。因为我们知道,小说“虚构”,并不等于排斥写实,何况,红楼梦开篇就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话的意思很清楚,即红楼梦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六十一回,小说有一大段文字写“杏子”。杏子上市,时在四月底、五月初。但六十二回写贾宝玉生日,时序已到六月中旬,两者相隔一个多月。这一点,我们需认真阅读红楼梦才行。有人以为我研究红楼梦,占有多少资料似的,其实,研究红楼梦,最主要的资料当是红楼梦本身。也就是说我们必须熟读、细读、精读红楼梦。 --当然,我指的是古本红楼梦,特别是带有脂批的甲戌本、庚辰本红楼梦!

附记:贾琏偷娶尤二姐,时在八月初三,可六十五回,时在八月底之前,尤二姐怎么跟贾琏说“我如今和你作了两个月夫妻”?我理解,尤二姐口中的“两个月”,是指七、八两个月,不是指实足的两个月。记得秋桐曾骂尤二姐是“先奸后娶没人要的娼妇”,由此看来,贾琏与尤二姐勾搭成奸,实在娶进门之前。但秋桐骂尤二姐所怀孩子是“杂种羔子”、“掺杂”,未免冤枉了尤二姐。因为尤二姐虽与贾珍、贾蓉聚淫,但所怀孩子,应属贾琏无疑。为什么呢?因为胡太医给尤二姐看病时,贾琏说尤二姐“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作呕酸,恐是胎气”。我们算算日期,此时已年底,距八月初三,已逾四个多月。但我在此要说句题外的话,红楼梦里,时间顺序有时稍有混乱,特别是在枝微末节上(比如"芍药花落"),我们不能过多着眼。道理我已说过了,我们当学九方皋,眼里只有千里马,而不见牝牡骊黄。

另外,有人认为六十四、六十七回不是曹雪芹原著,这根本是误导,红迷朋友不必相信。说这话,当然也有某些红学家,但我要说,我爱老师,更爱真理。(说明:我指的六十四、六十七回,不包括程高本,主要指戚序本。)

下面,我们说曹雪芹生年在一七一五年的问题。

敦敏是曹雪芹的好朋友,他有诗云:秦淮旧梦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诗里说曹雪芹籍贯在南京,生活在北京。我们知道,曹雪芹家在1728年遭难,举家北迁。如果说曹雪芹离开南京时年龄仅四五岁,则“秦淮旧梦人犹在”,实令人难以理解。因为曹雪芹年龄太小,恐怕很难有“梦中人”在脑海。而依曹雪芹生年在 1715来算,则曹雪芹离开南京时,年龄已十三岁,此时有“梦中人”,实不稀奇。

敦敏另外一首诗<赠芹圃〉,诗中亦有同类句子: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风月忆繁华。--我想,诗句不用解释了,四五岁孩子离开南京,“秦淮风月”不可能印象深刻,而十三岁少儿,离开南京后,情况当然会大不相同。

(顺记其弟敦诚诗句在此:“扬州旧梦久已觉”、“废馆颓楼梦旧家”,一并供红迷朋友思考)。

其实,我们说曹雪芹生于1715,在很大程度上,是与曹雪芹晚年好友张宜泉大有关系的。众所周知,张宜泉有一首“伤芹溪居士”诗,诗前有一小序云:其人素性放达,好饮,又善诗画,年未五旬而卒。--曹雪芹,据脂批,是在壬午或癸末除夕去世的,时在1763或1764,往上倒推四十八九,则为1715左右。(说明:我个人观点,赞同曹雪芹死于癸末除夕)。

可我认定曹雪芹生于1715,还有《红楼梦》文本本身的原因。五十六回,写“甄宝玉”年龄十三岁。甄宝玉,生活在南京,实际上也就是“真宝玉”,这一点,脂批中有多处点明。〈红楼梦〉二十五回,写宝玉遭魇,癞头和尚手擎“宝玉”长叹一声:“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十三岁,在曹雪芹心灵深处,是何等巨大的痛苦和心结!!应该说,曹雪芹离开南京到北京时,年龄正是十三岁。

或有人认为此说牵强,可我认为此说丝毫不牵强。为什么呢?因为红楼梦里的“宝玉”,乃“石兄”,乃“通灵”,乃曹雪芹自己。

另一方面,“宝玉”遭魇,实被马道婆所害。真实生活中,曹家也是被人所害,而且应该是比较亲近的熟人(包括“赵姨娘”、“贾环”。--红楼梦,尽管是小说,但它不可能完全地脱离生活真实。二十五回,宝玉遭魇一段,有朱笔脂批云:宝玉乃贼婆之寄名儿,况阿凤乎!三姑六婆之为害如此,即贾母之神明,在所不免;其他只知吃斋念佛之夫人、太君,岂能防范得来?此作者一片婆心,不避嫌疑,特为写出。看官再四着眼。吾家儿孙慎之戒之!)

曹雪芹生于1715,我们还可以参考一下曹頫一七一五年三月七日的“上奏”,内容摘要如下--

江宁织造主事曹俯谨奏,……伏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将奴才承嗣袭职,保全家口,……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曹颙)嗣有在矣。
上述奏折中所说“已及七月”之胎儿,是否曹雪芹?我们结合贾宝玉生日,应确认乃曹雪芹无疑,否则,这世间奇巧之事岂不太多了一点!(在我目光所及范围,我还没找到曹家有什么人的生日与“已及七月”的曹雪芹那么相象)。

红楼梦二十九回,写张道士说贾宝玉长得极象他爷爷,说话间,张道士与贾母均流下眼泪。这里面,实透露出曹雪芹真实的生活投影。也就是说,曹雪芹无疑是“贾母”的亲孙子,却不是“贾政”的亲儿子。这也就与我们上述“奏折”扯上了关系,使我们更坚定不移地相信,曹雪芹生年就在1715年!

最后,我顺便说一下有关脂批。

红楼梦十八回,是全书写得最豪华、最有皇家气派的一段文字。脂批好几处点明“难得他写的出,是经过之人也”;“《石头记》得力擅长,全是此等地方”;“非经历过,如何写得出”。--当然,其他还有多条,在此不记。

或有人认为“元春省亲”是从曹家接驾转化而来,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据此知道曹雪芹当生于1715!还有,红学界公认曹雪芹写作《红楼梦》,起草于1744年之前。试想,一个不满二十岁的青年能写如此长篇?或有人会“据理力争”,会相信,但我不屑争辩,也不会相信的。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作者的文学水平、学识水平,更关系到作者的人生阅历、生命感悟!何况,甲戌本《石头记》凡例云:以致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作者称自己为“半生”,当三十岁左右无疑。--不过,有人认为红楼梦是前后颠倒跳着写的,对此论,我只能报之苦笑而已。

此文是我应红友之约而写,当然写得很粗糙,但我实不愿意重复过多,冷饭重炒。对于曹雪芹的生日问题,我已经觉得说得够多,够细了,如红友还不能认同我观点,我也无可奈何,只能有待于时日,相信早晚会有一个公断。

 

王根福
2008.10.21
2011.9.7.已阅。
               


日志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日志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